从伊拉克回国的烧伤重症患者成功获救
新快报·ZAKER广州09-10

 

新快报记者 高镛舒 通讯员 彭福祥 / 文 郗慧晶 / 摄

" 我当时躺在伊拉克的病床上,一直和翻译官说我要回国。" 烫伤后回到祖国接受治疗的蒋先生和新快报记者这样回忆道。

事件回顾:被 800 ℃高温熔化的钢水喷溅导致全身多处钢水烫伤

伊拉克突发炼钢炉爆炸事件的受害人 42 岁的蒋先生,在事件中全身多处被钢水烫伤。9 月 7 日,新快报记者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下称 " 中山一院 ")见到了穿着白色弹力衣的姜先生,部分残余创面已经看到新生上皮生长,记者观察到,蒋先生除了右侧下眼睑外翻,其余精神状态良好。他对国内医疗水平赞不绝口," 我是亲身对比过(伊拉克和中山一院)的,在伊拉克治疗生不如死,过来广州一两天就能吃得下饭,差不多十来天就感觉很好了。"

回忆事故,蒋先生表示能活下来算非常幸运了。

他在伊拉克炼钢厂做炉长,出国这 1 年里,他主要工作就是穿着特制工作服在高温环境下工作,从当地的废弃品(包括很多废旧钢铁武器)中提炼。伊拉克时间 7 月 25 日晚上 21 时(北京时间 26 日凌晨 1 时)突然炼钢炉爆炸,半个车间都被炸了,他在距离约 2.3 米的地方作业,被 800 ℃高温熔化的钢水喷溅导致全身多处钢水烫伤。" 爆炸当时,头昏昏的,全部都是黑烟,钢水都飞出来了,当时耳朵是懵的,眼睛只能看到红光。"

随后,蒋先生被及时送往当地医院,他出现反复高热、创面感染、脓毒血症,眼看就有生命危险。" 那边的医疗没有中国的好,我当时躺在床上一直和翻译官说我要回国。"

8 月 2 日蒋先生终于如愿回国治疗," 回国飞机上没有专门的医护人员,担架上机拆了两排座位,十几个小时就这样躺着回来。当时整个飞机都弥漫着臭味。" 蒋太太告诉记者," 一回来刚刚拆开(身体的包扎)臭得很,现在都恢复得挺好的了。"

国内绿色通道悉心医护 让患者快速痊愈

" 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后经由机场急救车护送到我院,记得当时是凌晨 4 点。"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下称 " 中山一院 ")烧伤(创面)外科、特需医学美容中心教授徐盈斌回忆道,蒋先生是烫伤的第七天入院的。接到他的时候他情况较差,入院诊断为成人特重度钢水烫伤。虽然神志清醒,但体温高达 39.4 ℃,全身烧伤面积共 30%,其中深Ⅱ度 2%,Ⅲ度 28%。创面痂皮颜色灰白,无可见明显树枝状血管栓塞,痛觉迟钝,皮温降低。" 我院马上开通急诊绿色通道,为患者节省了 1-2 天的治疗时间。"

此外,护士长谢肖霞告诉记者,她和全科护士们,每天陪着蒋先生做关节活动、做眼睛转动操," 送来的时候他身上的纱布都发绿的,我们勤快的更换纱布,患者说在这边都不会闻到(身上的)臭味了。" 经过国内一个多月的治疗,蒋先生基本痊愈了。

" 我们很怕他眼睛瞎了,他来的时候都是模糊的,看不清,当时眼睛只有红光,手几个手指都看不见,现在可以看到人形了。" 徐盈斌表示,目前蒋先生的视力眼睛正在逐渐恢复,治好后的蒋先生下半辈子还能重新劳作,继续加强康复锻炼及抗瘢痕治疗,择期手术治疗右侧下眼睑外翻,就可以了。如果不整形,这个礼拜就可以出院。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