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报·ZAKER广州 2017-12-05
女孩头痛三年四处求医无果,原来脑里有条7厘米的虫子
index_new5.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font3.html

 

新快报记者 辛捷恺 通讯员 刘文琴 报道 7 厘米长的小虫子,3 年来不停在女孩小雨的脑干中移动,折磨得这位花季少女要死要活。3 年辗转多家医院,却被诊断为 " 结核性脑膜炎 ",耽误了治疗时间。好在家人一直不放弃,最终在孙逸仙纪念医院手术室里,医生利用微创手术,将虫子从她的脑部取了出来。

三年脑部病变 四处求医无果

小雨早在 3 年前就出现了好几次癫痫发作,做头部核磁共振检查时在脑部发现了一个占位病变,而位置恰好在脑干。当地医院根据小雨的症状,疑诊为 " 结核性脑膜炎 ",并进行为期一年多的治疗,病变始终未有明显好转。

在这期间,一家人带着小雨到处求医检查,花费巨大,但因为病变部位恰好在生命的中枢——脑干,这是一个手术禁区,当地医生纷纷表示手术切除风险太大,一直主张口服药物试试效果。

一筹莫展的小雨父母,只能是多方辗转求医,最终得到一家县级神经科医生的推荐,来到了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在全面了解了小雨的病情和求医历程后,闫振文副教授意识到病情没有这么简单,便邀请了放射科袁小平副主任医师和神经外科的郑眉光主治医师共同会诊。

专家紧急会诊 找出移动元凶

几位专家对小雨历年的检查进行了排序分类,特别是头部影像学检查进行逐一分析,有一个重大发现:患者颅内的病变随着时间的发展,出现了位置变动,从最初的脑干左侧开始,后出现在脑干右侧,最后到了脑干的右后方。

袁小平副主任医师分析,对于可以在脑内 " 走动 " 的病变,可以考虑的疾病不是很多,其中首先考虑脑寄生虫感染,而又以脑裂头蚴病最为常见。而之前小雨在求医的过程中从未进行过寄生虫方面的任何检查。

事不宜迟,小雨的血液和脑脊液样品测定结果,肯定了专家们的意见: 裂头蚴抗体为阳性,而其他寄生虫抗体均为阴性。这就意味着,患者脑内的那个多年病变极有可能就是裂头蚴。但这需要得到虫体的证明。

很快,如何手术切除病灶摆在了神经外科医师的面前。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神经外科主治医师郑眉光指出:脑干,是连接大脑和脊髓的必经之路,也是人体心跳和呼吸的生命中枢,属于神经外科的手术禁区,即便是有多年手术经验的脑外科医生,面对脑干病变也会束手无策,而如果不把这个病变切除,种种迹象表明,脑内的这个虫体依旧是活着的,还会继续在脑内爬行,轻则引起癫痫发作,重则面临生命危险。

微创锁孔手术 取出脑干虫患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手术一旦出现差失,也极大可能会引起患者终身残疾甚至命丧黄泉。女孩发病已有数年之久,病痛的折磨已经让这个花季少女出现严重的神经并发症,郑眉光医生连续几天对手术入路,虫体移动路径和手术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风险,和患者家人进行详细沟通,确保做到万无一失。

2017 年 11 月 25 日中午,患者被安静的送入手术室,家人和亲戚在外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待,这一天等待的时间太久了,或许一切也该有个交代了! 3 个小时后,一条长约 7 厘米的如同白面条一样的虫子从女孩脑袋里被 " 抓 " 了出来,虫子在水里面不停的扭曲挣扎,头部不停伸缩,这就是裂头蚴。

多年的顽疾终于找到罪魁祸首了。神经外科医生团队采用微创锁孔手术,以微小的创伤取得手术成功,女孩术后第 2 天就能下床活动了,家长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一个生命从此从虫子诱发死亡的威胁阴影下解脱出来。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神经科副教授闫振文介绍,裂头蚴学名为曼氏迭宫绦虫裂头蚴,其成虫寄生在猫、狗的肠道中。虫卵随粪便排出,并在水中孵出幼虫,幼虫被剑水蚤吃后,便继续发育成原尾蚴,原尾蚴寄生在青蛙、蛇等野生动物体内。 当人进食了未煮开含虫卵的水或含有原尾蚴的食物后,虫卵先是在人的肠壁上吸附,然后孵化成幼虫,幼虫再通过血液循环进入人脑,并在人脑中游走,吸取脑细胞营养发育长大。脑裂头蚴病较少见,依寄生脑内部位不同,可有阵发性头痛、癫痫发作、抽搐、偏瘫、肢体麻木、昏迷、喷射性呕吐、视物不清等症状。因此,管住嘴,特别是不要吃未煮熟的野生蛙类和蛇类,不要等到被病痛折磨过后,才会觉得健康来之不易,才会对生活心生敬畏。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打开小程序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