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教授在阳台躺 20 多天 老伴不肯开门

85 岁老人在阳台上摔倒,躺了 20 多天,下半身满是粪便。

昨天下午,杭州浙大御跸社区发生一件骇人听闻的事。一对 80 多岁的空巢老人许久没在小区露面了,因为联系不上老人,女儿带着民警强行破门而入。看到屋内的情形,大家都惊呆了。

老太太坐在客厅里的板凳上,而她的老伴躺在满地杂物的阳台里,一丝不挂,很虚弱,下半身沾满了粪便,整个阳台臭气熏天。

老太在家里始终不肯开门

昨天下午 3 点多,记者赶到浙大御跸社区,老人家的楼底已经围了不少人,大家的目光集体锁定在三楼门外。

" 这家老头子好多天都不见了,差不多半个月了吧,以前可是每天都会下楼的。" 一位邻居说,这对老夫妻身体都很健康,头一回这么长时间不出家门。

在三楼老人家门外,老人的女儿和一位民警正在敲门,民警对着门里喊:" 老太太,你把门开一开,我是派出所的,来确认一下你和老伴是否身体安好。"

里面传来老太太的声音:" 不需要,我们很好,你们明天再来吧。"

老人的女儿要求民警把门撬开,民警继续捶门:" 不行,今天必须开门,你不开门我们就撬门了。"

" 我犯了什么法,你要来撬门,我都这把年纪了,就在这里,跑不了。" 老太太的声音有些激动。

在老人女儿的坚持下,民警叫来开锁匠。大约在 3 点 20 分,开锁匠提着工具来了,撬掉了门把手。" 里面被反锁了,要想开门必须整个撬掉,撬掉后锁就得换了,费用大约 500 元。" 开锁匠讯问民警的意思,民警和老人的女儿交换了一个眼色,吩咐开锁匠继续工作。

开锁匠拿出斧头和钳子,开始破门," 咚咚 " 撬锁声,引来老太太大声的抗议,民警再次要求老太太主动开门,老太太仍然不肯开,反而在门里 " 咚咚 " 地捶了起来。

老伴躺在阳台里一丝不挂

下午 3 点 40 分,锁撬开了。民警示意大家先退后,一只手从腰间拿出电警棍,一只手轻轻将门勾开。大门被缓缓打开,里面一片静悄悄,屋子过道里堆满了杂物。

老太太戴着一副眼镜,面无表情,坐在客厅的小板凳上,看着进来的人。" 你老伴呢?" 民警问,老太太扭过头不答话,手里紧紧拽着一段白线。

民警走进一间敞着门的卧室,房间直通阳台。" 在这里,快打 120。" 民警一声呼喊,大家集体奔了过去,所有人都吓傻了眼。

老太太的老伴一丝不挂地躺在满地杂物的阳台地上,双腿微微曲起,下半身全是粪便和报纸碎屑,老人的十个手指盖上也沾满了粪便,整个阳台散发着浓浓的馊臭味。

老人的女儿轻颤地喊了声:" 爸爸。"

女儿商女士(化名)说,她半个月前就联系不上父亲了。" 我在西安工作,他是我爸爸,坐在客厅里的是我继母,我很少来这里,这里不是我的家。" 商女士说,以前来杭州,都会单独跟父亲吃顿饭,最后一次见父亲是在今年过年时。

商女士最后一次跟父亲通话是在半个月前,之后家里电话就打不通了,手机也关机。昨天,她抛下工作特地从西安赶来,却见到了这副场景。

上周老太也曾阻止民警撬锁

发生了这样的事,邻居们也目瞪口呆。" 我觉得老太太人挺好的,对谁都客客气气的。" 邻居傅小姐回忆,上周日傍晚,也有人来敲门,这人自称是老太太女儿的同事,她也帮忙一起敲了,里面一直没人应答,后来这人请来民警和社工来撬门,撬到一半,里面老太太喊话出来,说自己安好,不希望被人打扰。

" 当时老太太说自己很好,老伴走亲戚去了,不在家,自己已经睡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傅小姐说,老太太一出声,社工和民警才安心离开。

那天之后,傅小姐说,她隔几天就会去敲敲门,可里面始终无人应答。

在客厅里,老太太坐在板凳上看着大家,一言不发。

" 你老伴怎么会在阳台上,你没给他饭吃吗?他躺在阳台上多久了?" 民警问老太太。

老太太突然情绪激动起来:" 事情不是我搞砸的,你们进来我心里的石头也落下了,是他自己一步步走过去的,我怎么会不给他饭吃,他吃得比我还要好。"

接着,老太太见商女士进进出出,开始骂骂咧咧:" 我就是不让你们进门,以后等我死了房子就还给学校。"

一名老邻居低声劝着老太太:" 哎呀,你这样是不对了,怎么能对老头子那样?" 老太太手里搅着那段白线,抬起头,一连说了好几个 " 一言难尽 "。

老太太说,自己和老伴是分房睡的,通阳台那间是老伴的房,她住隔壁那间,大家一直各过各的,互不干涉。

记者在屋里打量了一番,客厅地上堆满了东西,脸盆、旧风扇、塑料袋 …… 还有几只西红柿和苹果,老太太的房间也是如此,杂物很多,很乱,而商老伯的房间截然相反,东西摆放得很整齐,干干净净的。

老人在阳台上躺了 20 多天

就在此时,120 救护车来了,医生对商老伯做了初步的诊断:有发烧,后背有大量褥疮,要赶紧送医。

商女士赶紧拿了件衬衣将父亲的身子盖住。老人被抬到楼底时,积满了眼屎的双眼缓缓睁开,商女士凑上前,轻轻唤一声 " 爸爸 ",老人伸出手握住商女士的手,应了一声 " 哎 "。

几名老邻居看得眼都红了,其中一名女邻居曾是这对老夫妻同事,她说:" 两个老人以前都是浙大老师,结婚也有 40 多年了,实在想不到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商老伯很快被送往浙大一院急诊室。" 伴有发烧,背上有好几块褥疮看情况达到三级了,已经深可见骨,脚上也有,还是比较严重的。" 几位医生翻动老人的身子后,做了诊断。

一名姓应的医生说,老人目前没有生命危险," 老人家两天没喝水了,好多天不吃饭了,现在没什么力气,胃也有些萎缩,身体还需进一步做检查。"

商女士请了护工为父亲擦身子,用热水擦完脸,商老伯精神好多了,双手扯着盖在胸口的布,不停为自己擦拭着。

" 爸爸你别动,这布脏,让护工给你擦,保证给你擦得干干净净。" 商女士红着眼睛说,父亲 85 岁了,是浙大老教授,平时特别爱干净,从来没这么脏过。

看着父亲精神好点了,商女士便询问他,怎么会躺在阳台上,多久没吃饭了。

商老伯闭着眼睛算了算:" 有 20 多天了,我自己跑到阳台上,摔了一跤,起不来,饿了就吃点饼干。"

商女士问:" 她是不是不管你?"

商老伯红了眼,颤了颤嘴唇,点了点头。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09-27 来自腾讯
原网页已经由ZAKER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热门推荐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