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老城区的味道,是谁的魂牵梦绕
野录04-23

 

本文授权转载自:知咚

作者:有嘢食

公众号 ID:zhidong61

有个问题是“什么地方值得为了吃去一次?”答案排名第一的便是潮汕。这个中国美食版图上至关重要的一块,有一小部分人乐在其中,它不追求清淡、鲜或香辣,但每种滋味都恰到好处。也正是因为这样,才圈粉无数。

汕头小公园这块儿,有全国唯一呈放射状格局的骑楼街道,许多美味也藏匿在街头巷尾。东南亚的老华侨至今念念不忘的是,多年前他们租住于此时小公园一带飘着的香气。

潮汕人很爱“粿”,它是一种用秫米、粳米先磨成粉,或是用地瓜粉制作成的食物。当地人将做法发挥得淋漓尽致,街上随处可见各种“粿”店,粿汁、无米粿、炒粿 ……

“粿汁”这样的名字对外地人来说可能不太好理解,其实就是汤河粉。粿条是放在米浆里来煮的,加上卤好的码子,更加符合潮汕人的口味。福平路 77 号,一家粿汁店,它是老城区里门脸最老的一家店了。门口摆着折叠小方桌和板凳,门是一片片的木板门,店里放了一个放卤菜盆的操作台后就只能容下一人。老板是位胖胖的大爷,每天早上七点来店里煮粿条,一煮便是三十多年。

早餐来碗粿汁特别满足。大爷会从罐子里舀两大勺粿条递给阿姨,卤味盆里的卤味就自选了。煮得绵软的苦瓜和油豆腐,一看就很入味的五花肉和猪粉肠,还有鸡蛋、香肠、肉皮 ...... 种类特别丰富,阿姨都给切成小块儿。和着呼噜的粿条,吃起来开心得心里好像在放烟花。

沿着这条路往前走,是一家卖蚝烙和炒粿的店。蚝烙做得很地道,用地瓜粉和蛋液和着大个的蚝,只用加点胡椒粉调味;然后倒入煎锅,摊成圆形,一面熟后翻过来煎另一面,期间要不断地浇热油。

这个老手艺是爸爸传下来的,做了四十多年。小孩不愿意学,因为找到了赚钱更多更轻松的法子。夫妻俩如今也不为赚钱,只是歇下来了也没事,那能让喜欢吃的人多吃一天就是一天吧。他们一直坚持分享蚝烙最好吃的时刻,吃的时候会不断叮嘱客人趁热吃,蚝烙外卖的盒子上开了个口,说是为了不让蚝烙变软影响口感。

在做蚝烙的大平底锅里,还能看到一小块一小块有点像地瓜块的粿。这个粿是先将米浆放大锅里蒸,一层层地蒸,每层十分钟,熟了再加一层,三十多层蒸好后晾凉就成了很扎实的一大块。切成滚刀块下锅炒,打颗鸡蛋,加青菜和番茄,最后洒葱花。外表金黄,咬开是绵软的白色,蘸上白糖粉,煎过的外皮搭上甜滋滋的味道,意外的是一点都不腻。

这家店往左走至升平路,遇天后宫(老妈宫),天后宫对面巷子里有家百年老字号粽球店。这儿的粽球比别家好吃在哪儿呢 —— 糯米是先加鱼露用猪油炒过的,油香透亮。馅料特别丰富:扇贝,虾仁,蛋黄,栗子,白果等等,还有了一味店家不愿透露的秘方,用一个铁盒装着,宝贝得紧。煮好后的粽子浇上甜甜的汁,甜蜜里面,每咬一口都是不一样的馅,从甜到糯,再到香,彼此交融。

在旁边人民广场处,有一家豆花店。它不像一般豆花水嫩,因为里面加了地瓜粉和石膏,扎实得很。这老板娘从爷爷手中接下此店,至今已有三十余年。这活可并不容易,丈夫每天早上四点就得做豆花,黄豆前一晚泡好,磨一个钟再煮一个钟。煮也有讲究,先将一半豆浆煮开,拌入地瓜粉,然后另起一锅煮剩下的豆浆,煮开后倒入第一锅,加石膏,再搅拌至凝固。青花瓷纹路的一小碗,醇厚的豆香搭着糖粉,甜滋滋软和和。

不说游客流连忘返,评价一个东西是否受欢迎还得看当地人。哪怕是飘着小雨,也有很多人特地开车赶来,或是举着伞慢慢地跺过来,用家乡话熟练地和老板娘点餐,偶尔也话几句家常。然后小口送完一碗,满足地离去。附近中学下课后,一拨拨的学生围满一张又一张桌。这些不变的味道与不变的人,让老汕头好像更加亲切踏实。

这些只是潮汕美食中的冰山一角,希望你去时每个味道都还在,都没变,吃到时也和我一样觉得开心。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