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小洲将消失 400 栋民房永沉江中
合肥晚报 吴芳04-21

 

安徽芜湖曹姑洲是长江上一个名不经传的冲积洲,形成于明代,至今已有六百多年历史。但从 1983 年长江洪水之后,曹姑洲不断坍塌,沉入江中。2000 年洲上 2000 多居民开始被迫移民,曹姑洲面也越来越小。图为 2017 年 3 月 25 日航拍曹姑洲。

这几年,400 多栋民房全部沉入江中,2016 年一年塌掉数百米,原本几公里长的曹姑洲,只剩下一公里不到 …… 图为 2006 年前,就有 200 多栋房屋踏入江中(2006 年 8 月 4 日摄影)

第一次登上曹姑洲是 2006 年 8 月 4 日,从码头乘船上洲不到 10 分钟。图为当年的码头非常热闹,曹姑洲人将蔬菜送到市里。(2006 年 8 月 4 日摄影)

时隔 6 年之后的 2012 年,记者第二次登上曹姑洲,依然沿着那条线路,那时的江面却变得更宽了。漫步洲上,当年的那些房屋,那些土地已经不复存在,那些曾经充满生机的村落已经变得破败与荒凉。图为几棵大树塌入江中。(2012 年 2 月 3 日摄影)

近日,记者第三次欲往曹姑洲,得知因为江水冲击,面积越来越小,已经不允许人随便上去了。最后记者经过海事部门的允许后,在船家陈肖家的帮助下再次登上曹姑洲。

陈肖家是长江边的渔民,在长江上漂了一辈子。他说自己虽然没在曹姑洲上生活过,却一天天看着曹姑洲在消失。" 不可思议,去年一年塌了将好几百米。" 春日的江面依然有些寒冷,江水不断拍打着江岸,哗哗作响。陈肖家发动自己的小船,向着江中心的曹姑洲疾驶而去。图为曹姑洲上废弃的窝棚。(2017 年 3 月 25 日摄影)

陈肖家有两个女儿,都已经出嫁。现在老两口以船为家带着一个外孙女生活,禁渔期则以政府的补贴为生。对于曹姑洲,陈肖家并不陌生。图为一些移民的居民常常通过班船回到洲上,打理仅剩的田地。(2012 年 2 月 3 日摄影)

曹姑洲最多的时候有 10 个村民组,400 多户 2000 多人口,有好几千亩耕地。图为 2006 年 8 月俯瞰曹姑洲,上面还有很多房屋,如今已经全部消失。

早在 1983 年之前,曹姑洲还是很稳定的。1983 年那场大水,整个曹姑洲几乎沉入江底,水退后,曹姑洲就开始逐渐崩塌。原来的曹姑洲南北长有好几公里,宽也有 2 公里。图为一个当地人查看自己的房屋。(2006 年 8 月 4 日摄影)

据悉,曹姑洲始出于明代,至今已有 600 多年历史。最早是长江在四褐山下的一个泥沙冲积滩,原本叫新沟,后来逐渐向江心扩展。水枯时丰满,水涨时瘦小,形成一个南北向的鞍底形沙洲。逃荒人发现这一块绿地,随后寄居的人越来越多。图为 2006 年时,洲上还有少量居民居住。(2006 年 8 月 4 日摄影)

洲上人最初住的是土坯墙芦苇顶的房屋,靠打芦柴、编苇席、捕鱼蟹为生。再后来他们和新沟一道划归当涂县管辖。明洪武十五年(1382 年)定天下河泊所二百五十二处,掌收渔税,新沟河泊所是其中之一,设在四褐山下,有门楼、公厅、宫廨、吏舍。清朝末年筑堤围垦,有耕地 2000 多亩,主要产蔬菜,供应芜湖。直到 1956 年划归芜湖。图为曹姑洲人沈德平的妻子在收小白菜,他家在洲上还有 2 亩地。(2012 年 2 月 3 日摄影)

关于曹姑洲的来历民间也有很多传说。有人说,洲上有一个种花姑娘叫曹毓姑,天然淳朴,如花美丽,经常到芜湖长街卖花。明朝皇帝朱元璋要选妃子,被县衙掳去,姑娘宁死不屈,投江自杀,她的绣花鞋漂浮江上,化为曹姑洲。图为张安银住在临时搭建的窝棚里,他家的三间瓦房 2010 年塌入江中。(2012 年 2 月 3 日摄影)

还有一说,是此洲属于一曹姓地主,一天他带着千斤小姐到江中游览,到四褐山下,见新洲草木蓊翳,长江浮光掠金,意荡神驰,小姐出口成章:" 闺阁寂寞十八载,今随慈父游江来,忽见新洲露奇景,万愁烟消心花开。" 父亲见姑娘高兴,答应把这个江心洲开辟成花园给女儿作嫁妆,曹小姐欣喜过望,仰首大笑,却不慎落江而死 …… 图为居民搬迁后,晏为友在曹姑洲上办了一个养鸡场,他身后是隔江的芜湖发电厂。(2012 年 2 月 3 日摄影)

传说延续了几百年,传说中的曹姑洲都是美丽的化身,如今逐渐消逝,难免让人感怀。图为靠近江边的岸线满是倒塌房屋的废墟,岸上的房屋也摇摇欲坠,现在已经消失了。(2012 年 2 月 3 日摄影)

十几分钟后,陈肖家将船稳稳地停靠在曹姑洲岸边。登上曹姑洲,顿时一片荒凉袭来。行走在洲上,上几次看到的房屋旧址已经全部消失,只留下一些残存的木板和生活用品,淹没在沙滩上。图为一个曾经的居民回到洲上看看自己的地。(2017 年 3 月 25 日摄影)

如果不是尚存的一些菜地,以及地头搭建的几个临时窝棚,让整个曹姑洲尚存一些生机,谁会想到以前这里还曾经是热闹的地方。图为曹姑洲上,现在还种着麦子。(2017 年 3 月 25 日摄影)

据悉,曹姑洲从 2000 年开始移民搬迁,最初还有少量老人留守在洲上,后来还有班船路过曹姑洲,一些老人舍不得上面的土地,还上去耕种。再后来,曹姑洲被一个外地人承包种麦子。而现在整个洲上,原先 400 栋老房子都已经塌入江中,荡然无存。图为 2012 年时,曹姑洲上还剩着几栋房屋。

从记者第一次登上曹姑洲至今已经 11 年时间,尽管只登洲三次,却目睹了曹姑洲塌陷过程,从当初的几公里到现在不到 1 公里,过程让人心惊。图为 2006 年,曹姑洲边的新洲还很小。

600 多年,大自然造就曹姑洲,却在短短几十年即将消失。就在曹姑洲在不断缩小之时,而旁边的另一座新洲却正在不断扩大。图为 2017 年时,新洲已经扩大好一倍。

有学者称,曹姑洲的塌陷,让人在叹服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的同时,人类活动也加剧了长江冲积洲变化。究其原因,长江三峡大坝的建成,使得长江中下游江水流速改变,含沙量降低,从而打破了长江水质含沙量的动态平衡。另外,与政府部门对长江防洪的建设重视也有关联。图为渔民废弃的渔船逐渐被江砂埋没。(2012 年 2 月 3 日摄影)

目前,像曹姑洲这种现象在其他江段也有发生,从长江防洪角度来说未必是坏事。离开曹姑洲已经是下午,伴随着 " 突突 " 的发动机声,曹姑洲在视野中逐渐远去,不知道几年后曹姑洲是否还在。图为房屋沉入水中,潮水过去,墙脚露出水面。(2012 年 2 月 3 日摄影)吴芳 / 摄影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 " 乙图 " 微信公众号(yi_photos),欢迎留言。

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

编辑瑞瑞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