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意陪你吃辣的人,注定是真爱
深夜谈吃04-21

 

又快到了旅行的季节了,我很佩服那些能够常年结伴同行的情侣,也佩服那些异地掐着日子期盼穿越山水能见一面的情侣,如何强大的信念才能支撑两个人一起走这样的一段路。

今天,深夜君带来一个故事,故事里小两口的情愫都被融在了一锅冒菜里,那浓烈的幸福的味道,扑鼻一整夜。

——深夜君

- 正文 -

阳春三月,正是踏青访友的好季节。好不容易等来清明小长假,前翘两天课,后翘一天,我踏上了自己的访友之旅。此 " 友 ",为男朋友。这是我第二次为异地恋,一个人出远门。西安和成都的距离,一路远去,数不清的隧道,陆续近二十个小时。我佩服人的意志力,可以说服肢体,心甘情愿赴一场约定。

丢脸的是,自己逞能独自坐动车想突然出现给他一个惊喜,没想到我直接坐去了都江堰,把惊喜变成了惊吓。还好,福兮祸之所伏,我吃到了有生以来最好吃的冒菜。

我是在都江堰景区旁边一排木制小屋中找到的那家店。店面普通,陈设给人以家的感觉。进门就是一个摆满了各种蔬菜的长桌。话不多说,从来不挑菜,自称 " 蔬菜粉碎机 " 的我,颇有自信地夹了满满一脸盆的菜。老板满脸的笑容,我相信他是满意的。

端上来的冒菜,红色的辣椒油包围着各色食材,辣而不辛,麻而极香。饿极了的我看到这盆菜肯定如饿狼见肉,以至于忘了我在哪里,何处有谁。吃到动情处,辣得鼻涕挂到鼻尖了,都舍不得放下夹着牛肚的筷子。在鼻涕即将自由的瞬间,突然有纸接住了它,并顺便帮我擦了鼻涕。抬头,奔赴千里想见的人,就在我的面前。许是太辣,眼泪登时就下来了。

或许,这一次他又在我旁边,默默地看我吃了很久,不言不语,只在擦鼻涕的时候,相视一笑。

我喜辣,爱吃菜。麻辣烫、冒菜、砂锅、火锅、米线,所有麻辣水煮菜系列都是我的心爱。异地恋四年,见面的日子屈指可数。每次吃饭,我们从来不商量吃什么,去哪儿吃,他总是会在某家麻辣烫店前停住,掀起门帘:" 进吧 "。

点菜后,我总要嘱咐店家 " 辣椒多点,多放香菜 "。每次总要辣到鼻涕眼泪涕泗横流大汗淋漓才过瘾。记得第一次去成都,待了五天,吃了九顿火锅。我肆意享受着味蕾相逢知己的畅快,把人生中最肉麻的情话都给了红油翻腾,麻辣劲爆的火锅。回到西安,才听他说,他久不吃辣,突然吃了那么多天的火锅,导致大半个月的便秘。我才知道,和我不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他并不是嗜辣之人。

一瞬间,心里某个地方塌方了。有人说,口味不一致的人,是生活不到一起的,因为饮食习惯会打磨性格。口味不一,导致性情相悖,最终劳燕双飞。那么他是多么牵就,才能陪我吃下那么多辣椒,有那么多勇气,一次次掀开门帘,说 " 进吧 " 的呢?

《熟悉的味道》节目里,陈凯歌说陈红以前觉得北京豆汁儿臭,但嫁给他后,喝豆汁儿二十年,现在反倒离不开那个味儿。说这些话的时候陈凯歌的表情是相当得意的。喝下的不光是豆汁儿,还有陈红对他二十年的情深意切,心意绵绵。不论外界的声音多么刺耳,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爱情,当得上水的净、玉的美、雪的纯。

谢娜在给张杰的信里说,人的一生会遇到约两千九百二十万人,两个人相爱的概率是 0.000049,感谢这 0.000049 的概率,在我们身上变成了百分之百的爱情。我也要感谢这 0.000049 的概率,让脚步拉近数千里的山水,让我找到了愿意陪我一起辣哭的人。

爱一个人

想一座城

心依恋的地方

四季总是郁郁葱葱

祝愿如我般喜辣的你

牵手愿意陪你辣哭的人

文 / 任青青

图片 / 任青青

BGM / Fingertips-Leo Kalyan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发送

Misguided Ghost
04-22
找一个能合口味的人,多好
圈圈圈圈公主
04-21
一起辣哭的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