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美国再次强盛”不靠弱美元
第一财经04-21

 

原标题:《陶冬:美国想要强美元抑或弱美元 ?》

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后,曾经向一位商界大佬请益治国方略。对方告诉他,Hire people smarter than you are, and listen ( 聘请比你聪明的人,然后听他的 ) 。特朗普是一位商人,完全没有从政经验,对经济学也不甚了了,在经济政策上的确要从善如流。

特朗普最近发炮,认为美元汇率过于强劲。言语甫出,美元大跌。但是几天后,他的财政部长却声称,强美元符合美国的长远利益。特朗普团队在政策上公开表达相反的意见,并不稀奇,但是这次关于美元的不和谐声音,其实反映出不同的经济政策理念和重心。

特朗普的经商黄金期 ( 也是他的破产高发期 )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美日在汇率上斗法,以期获得竞争优势 ( 尤其于汽车业 ) 在他的认知中留下深刻的烙印。特朗普比精英们更深刻地认识到中低产阶级目前的绝望与愤怒,巧妙地利用社交媒体将愤怒化为选票,成就了一场选举逆袭。他 make the America great again 竞选口号的一个重要环节就是制造就业机会,汇率政策和贸易谈判乃是基石。

但是自从上世纪九十年代鲁宾担当克林顿内阁财长以来,美国财政部一直奉行着强美元政策。强美元带来了海外资金的流入,令外国储蓄为我所用,拉低利率和资金成本,减轻了财政负担、刺激了楼市、股市,也为美国的创新行业提供着资金支持。

这两种观点,难言孰是孰非,前者意在帮助制造业,后者试图用动态金融制造新的增长点。此时此刻的问题是,哪一种更接近现实,得手的把握更大一些。笔者认为强美元的目标更容易实现。世界各大央行中,美联储是唯一一个明言加息的,不仅加息力度在加强,甚至打算收缩资产负债表,减少流动性。这就使得美元成为 QE 世界中的异类。从经济增长看,美国的就业复苏远远超前于其他国家,完全就业之下工资上涨也开始加速,通货膨胀压力时隐时现。再加上地缘政治和欧洲选举变数,美元作为强势货币这个趋势,估计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当然由于美元前一段时间升值过急,因经济数据或政治消息,汇率出现短期回调并不令人意外。

最近特朗普的许多政策基调,都出现了修正甚至转向,他在从一位狂野的候选人转变为面对现实的总统,说明他有能力听取不同意见,甚至打倒 " 昨天的自我 "。相信特朗普时不时要谈谈弱美元,为升得过急的汇率降温,但是笔者认为美国会维持强势美元的国策,唯有如此才能将资金成本保持在较低的水平,为财税改革背书,为缓慢地实现货币环境正常化制造稳定的环境。" 让美国再次强盛 ",不靠弱美元。 ( 陶冬系瑞信董事总经理、亚太区私人银行高级顾问,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

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 " 首席经济学家论坛 " 微信公众号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