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算出贪官们究竟在床底下藏了多少钱
经济学漫谈04-21

 

贪官们的钱藏在床底下不动,这部分现金就等于是退出了流通,不再换手或支持 GDP 的创造,直接导致狭义货币流通速度的下降。

文◈杨桓兴

转载自公众号:经济学漫谈

(ID:TalkEcon)

我们都知道贪官们很贪,我们都想知道贪官们究竟贪了多少钱。那怎样可以估算这个数字 ?

一个直接粗暴的办法就是组建一个由侦探和会计组成的庞大团队,对每个有嫌疑的官员进行监控。跟踪他们的行踪,窃听他们在厕所里打的电话,检查他们花钱的记录等等,但是这种做法的效率太低并且非常劳民伤财。如果把组建这个团队的支出直接发给官员们,或许可以让他们少贪点 !

另外还有一个间接的方法,是这里主要要讲的。这个方法的关键在于贪官们的存钱方式和普通大众不同。大众会将收入用于日常消费,多余的用于储蓄或投资,他们典型的储蓄方式是银行存款。贪官们的钱来路不正,所以他们不敢大手大脚地消费(会引人注意),也不敢把钱存在银行(太容易被查到)。

剩下唯一方式就是储藏现金到床底下、黑黑的储藏室里、破旧的老房子里 ...... 记不记 得近几年好多老虎被抓的时候他们的家里被搜出几千万甚至几亿的现金?想着床底下一扎扎坚实的人民币,估计他们睡觉的时候满足踏实,同时又会有一丝焦虑和不安。

贪官们这种独特的储钱方式会反映到宏观经济之中。具体地说,它会降底货币流通速度。在经济学中,货币流通速度的定义是 GDP 除以货币总量,它反映了一块钱在一年中平均能够支持多少块钱 GDP 的创造(或换手了几次)。

例如,年初老张用一块钱硬币从老王那里买了两根油条当早餐。晚上老王清账时不小心把这一块钱硬币掉在了店里的角落。到年底的时候老王在角落里发现了这枚硬币,并用它从老李的报亭里买了一份报纸。在这一年中,这一块钱硬币换手两次,支持了两块钱 GDP(油条和报纸)的创造,所以它的货币流通速度是 2。经济中钱换手越快,一块钱就平均能够支持更多 GDP 的创造,货币流通速度就越高。

沿用前面的例子,如果一年中那枚一块钱硬币换手 5 次(老张用它从老王那里买油条,老王用它从老李那里买报纸,老李用它从老赵那里买青菜,老赵用它从老吴那里买纽扣,老吴用它从老周那里买糖果,那么这枚硬币的货币流通速度就是 5。

2015 年中国的广义货币流通速度为 0.5,全世界最低,比经济萧条的日本还低。

由于货币总量分成狭义货币(M1 现金 + 活 期存款)和广义货币(M2 狭义货币 + 定期存款 + 储蓄存款),货币流通速度也相应地分成狭义货币流通速度和广义货币流通速度。贪官们的钱藏在床底下不动,这部分现金就等于是退出了流通 , 不再换手或支持 GDP 的创造,直接导致狭义货币流通速度的下降。广义货币流通速度也会下降,但下降的幅度不如狭义货币流通速度那么显著。

现在我们来看一下数据:2015 年中国的狭义货币流通速度大约是 1.6,而同期美国大约是 6,韩国为 2.6,巴西是 2 左右。美国的货币流通速度高是因为它的金融体系完善,支付大都用支票和信用卡,而国人对现金还有一种惯性的偏好。但是中国的货币流通速度比经济发展程度相仿的巴西低有点不正常。

从纵向看 ,2010 年中国的狭义货币流通速度为 1.77,高于 2015 年的 1.6。这就更不正常了。因为在 2010-2015 这段时间,信用卡的使用快速普及,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蓬勃发展,这些因素都应该加快货币流通的速度。对货币流通速度下降的一个合理解释就是贪官们贪了很多钱,又把它们藏到了床底下了

以上分析告诉我们可以用一个间接而且低成本的方法估算贪官们总共贪了多少钱。根据大众的支付方式我们可以估算正常的狭义货币流通速度,把这个正常的流通速度和事实上的流通速度相比较,我们就能估算全国范围内贪官们的贪腐程度。

因此如果想知道贪官们究竟贪了多少钱,其实应该组建一个估算正常狭义货币流通速度的研究团队。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发送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