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小刚斥责:垃圾观众造就垃圾电影
第一财经06-19

 

导演冯小刚与导演陈可辛在论坛上对话

在 " 工匠精神 " 成为高频词的今天,似乎中国电影也绕不开这个词。6 月 18 日,第 20 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的首场金爵电影论坛就以 " 用工匠精神,打造中国电影 " 为题,邀来导演冯小刚、陈可辛,以及学者戴锦华和作家张大春对谈,导演、学者与作家站在各自的立场,进行了一场 " 关于中国电影的不吐不快 "。

2015 年,中国电影市场规模超越日本,国内票房市场首次突破 400 亿元大关。2016 年,中国电影市场出现单片票房 33.92 亿元的《美人鱼》,全年票房累计达 457 亿元。但在 2017 年前几个月,高歌猛进的电影市场可谓遭遇 " 雪崩式滑坡 "。

面对中国电影市场由火热到平静,一贯敢说敢言的导演冯小刚直言这是好事," 因为观众正在用选择把影视圈的一股污水排出去,我很开心 "。他直言," 中国垃圾电影横行,和大批垃圾观众密不可分,正是他们给了烂片存在的土壤。观众是导演的上帝吗 ? 当然不是,观众应该是导演的对手,作为导演,应该考虑的是怎么征服你。如果非要加一点敬意的话,就是把观众当成一个很不好对付的对手。尊重观众和尊重观众兜里的钱并不是一回事。"

从 " 越骂越看,越看越骂 " 再到现在的 " 越烂越卖 ",站在中国电影的 " 怪现状 " 之上,学者戴锦华立即反驳:" 责任当然不在观众,而是影视资本的高度垄断 "。戴锦华举例,太多的院线掌握了话语权,高度垄断造就了观众选择实在有限,他们本身是被动而无奈。另一方面,中国观众是新观众,很多城市的影院都是重新复苏,数量级的增长带来的是大 IP、小鲜肉的集中。作为观众,选择依旧有限,这些都是电影市场不健康的状态。

戴锦华坦言,电影票房目前遭遇的滑坡,从一定程度而言是利大于弊,因为这预示着喂养式放映在破产,观众在成熟。" 比如艺术电影一票难求,不是说观众有多崇高,而是证明体量已经足够大。这 ( 种现象 ) 是在呼吁我们的导演,是时候拿出具有诚意的电影了。分众的时代,为更多类型的电影带来机会。中国最好的电影和世界最好的电影相比,并不丢人,最差的电影相比较,也没有更不堪。但可惜的是,支撑中国电影整体基盘的平均水平令人堪忧,整体工业水准还不够。"

导演陈可辛显然与冯小刚有着更多的感同身受,早前他就曾因在微博上放言 " 有什么样的观众就有什么样的导演 ",遭到网友攻击。在现场,陈可辛也从电影人的角度讲述 " 选择对于导演同样被动 "," 一部电影的正常票房是首日票房的 5 到 8 倍,能够上 10 就已经很好。《七月与安生》的首日票房大概一千万,最后票房是首日的 17 倍,这不能说明电影拍得有多好,也不能说电影的公关有多差,而是电影作为一种产业,影院有他的经济成本,许多人辛辛苦苦做了两三年的电影,可能就靠上映那两三天的运气,这些不能指望体量变大就得以解决。如果没有第一天的一鸣惊人,可能根本就来不及等第二天。"

面对电影业的浮躁和急功近利,是取悦观众还是坚守原则,很自然回到整场论坛的主题——工匠精神。戴锦华笑言,工匠精神是近来十大流行语之一,能套在任何类型上,但如果套在电影上,根本不够。" 电影首先是艺术,艺术必须是原创,电影是朝向所有生活面的窗口,只要你想,你会从电影中得到。如果要让搬砖工人爱搬砖,是可耻的,但电影制作者必须爱观众,爱电影。现在还有多少这样的人 ? 就目前整体的中国电影水准,如果只以工匠精神来要求,那最多就是个技术上的及格。我们今天在主流电影论坛上谈底线,是希望由此起跳。"

在解读工匠精神时,冯小刚回忆,当年拍《温故 1942》时,曾和刘震云沿河南、山西、陕西、重庆等地走了三个月,正是在路上看到电影中出现的一个个形象,用最笨的方法去完成电影,不选择走捷径。他认为,这就是电影人作为匠人的表现。陈可辛则坦言,自己一直都是尽可能拍市场需要的东西,从市场的需要出发,但每次做完后,市场的热度已过,他并不觉得可惜,因为自己已经爱上创造的角色。" 毕竟当年《金枝玉叶》从开拍到上片只有一个半月,修片甚至只有五天,但结果并不粗糙,那也是一种工匠精神吧。"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