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一直被骂的坏女孩,其实只想做自己
时尚芭莎10-13

 

十四岁那年,她是世人眼中的蒙塔娜;二十岁那年,她拥有人们艳羡的甜蜜恋情;二十一岁,她成了全世界皆知的坏女孩。人们曾对她赞美,也曾提到她只剩指责。这一切都属于二十五岁这年的麦莉 · 赛勒斯,好的、坏的,每一面都是她。

为了这一次 BAZAAR 的拍摄以及她第六张音乐专辑宣传照,麦莉 · 赛勒斯旧地重游了洛杉矶城外山区的这个小镇。这里有无数部电影、电视节目和商业广告里的画面。只是,麦莉并没有一下就想起她上一次来到这里是 2013 年——拍摄她第四张音乐专辑《Bangerz》中的视频。

连衣裙 Chloe

戒指 Bulgari

戒指、耳环 私物

一切就好像上辈子的事了

这样的形容不能算是夸张,毕竟不是所有 25 岁的女孩都能拥有从童星到摇滚歌手、流行文化偶像、网红这样丰富的经历。而此刻随意坐在小镇杂货店台阶上的麦莉,面对着塞满了本次拍摄所需的飘逸、柔美服饰的箱子,自在地穿着一条蓝白色复古喇叭长裤,已然褪去了少女的青涩,却依然率真、依然年轻。

连衣裙 Dolce & Gabbana

别人眼里的我

" 我十一二岁时 , 被一群老男人指点着戴上假发、化上浓妆。我们都在潜意识里被注入了不自信和盲从,所以很多人迷失了方向和自己,只为了成为别人口中的那个‘谁’。"

献唱 2017MTV 音乐录影带奖

麦莉 · 赛勒斯决定为了自己而转变,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她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尼古拉斯 · 斯帕克斯同名小说改编的的纯爱电影《最后一支歌》,让她遇到了现在的未婚夫利亚姆 · 海姆斯沃斯;吸烟事件让她遭到反毒品组织的批评;令人咋舌地半裸出现在《名利场》的封面上;在青少年选择奖颁奖舞台秀出一段钢管舞;2013 年 MTV 音乐电视奖舞台上她身着肉色内衣裤大跳电臀舞,让电视机前的家长们忙不迭的遮住孩子们的双眼。

影片《最后一支歌》海报

" 你熟悉的某人忽然说‘这才是我的真面目!’,的确是有点吓人。从小人们就都认识我了,而且自以为很了解我。我看到很多评论都在说‘我们想让麦莉归来’但你们决定不了哪个才是真正的我,我一直在这里。" 真实的麦莉勇气十足,但也有女孩的敏感。麦莉曾在拍摄《汉娜 · 蒙塔娜》时为了让一位不友好的女搭档喜欢她而去游说她。

在《汉娜 · 蒙塔娜》饰演 Hannah Montana

可惜,随之而来与妮琪 · 米娜的种种纠缠再一次将麦莉推进了舆论的旋涡。麦莉失落于这次创伤,尽管她的出发点是好意的,结局却不甚美好。在妮琪事件后,麦莉隐退了。她巡演推广与 Flaming Lips 的合作专辑,这张专辑被人们赞称为 " 古怪得恰到好处 "。麦莉搬到了马里布,在那里她有一间被涂成彩虹色的录音工作室和养猪场。即便是拍摄的这个早晨,她还帮她的小猪们洗了澡。" 我需要和小猪们在一起,它们让我拥有好的心情。" 这一段沉寂让麦莉有时间发现一些以前从未留意的事。" 从成为童星开始,我就一直承载了很大压力,我从来没有意识到它们到底有多么大。这种伤害一直延续到今年。"

上衣、半裙 Versace

永不说 " 永不 "

麦莉 · 赛勒斯在休假期间管理着于 2014 年创立的 Happy Hippie 基金——致力于帮助和扶持青年流浪汉等弱势群体的基金。曾经,麦莉的感情生活饱受争议,深受舆论之害的麦莉决定发起反抗:" 我每天都要打好几个小时的电话给心理专家,所以我能用比较专业的知识去看待问题。" 麦莉倡议:" 我们每个人都是一块空白画布,你此生的任务就是用你自己喜欢的方式填涂。只要你想,你随时可以擦掉重来。"

羊毛衫 Missoni

麦莉的拍摄都是自己化妆,最淡的妆容,从前那些惊世骇俗的人设仿佛暂时退出了麦莉的清单。" 我不想被那个身着暴露、吐着舌头的形象固化。一开始,那些形象是在表达‘女孩权利解放自己。’但是之后我发现这些形象被性感化了,而且很多人都在模仿。朋克,应该就是反其道而行之。"

麦莉的事业线高低起伏,而现在正是她口中的另一段 " 过渡 "。如果更为直观地理解这种转变,可以从过去几个月中麦莉与媒体的隔绝到她如今的妙语连珠这种改变看出来。她解释着:" 人们总认为改变是坏事,就像人们会说‘你变了。’,这句话通常是负面的。但其实,人的一生始终都在改变。"

" 怎样算是楷模?" 正在思考她的下一个定位的麦莉 · 赛勒斯问自己。" 我想通过我让人们看到生活的更多可能。这不是什么特立独行,我只是希望能做自己。"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