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份虾饺,没有创意,只有感情
深夜谈吃10-12

 

今天无意中查看了微信里半年内无单聊的人,发现居然有超过 4/5 的人半年来还未说过一句话。上千个联系人,我甚至都想不起来他们是谁,又为什么会出现在好友列表里。

蔡康永曾说过:" 长大就是一个扫兴的过程。" 不断扩大的社交圈子,忙碌的应酬,觥筹交错间的强颜欢笑 …

但好在啊,好在我们还有那么一帮老朋友,不管走多远,也未停过联系,也始终互相羁绊着,牵挂着,期待着再次相聚时,能痛快地喝上一杯,吃上一顿。

——深夜君

- 正文 -

中学时代,我有五个死党。说不清怎么玩到一起了,反正当年在班上我们不是最铁的朋友,反而是毕业后常常聚在一起。

高中毕业后,我和阿欣去了同一座城市念书,我念本科,阿欣念专科。阿丰去了另一座城市念本科。阿狼和阿波留在了家乡的城市念书,阿富复读去了。

我们见面的次数慢慢从一个月一次,变成一年四五次,再变成一年一两次。大学把我们分到了不同的生活圈子里,圈子不同了,再见面就不知道聊些什么。无非是:这个同学结婚了,那个同学生孩子了。惊讶半刻,开始哑言。后来,我们聚会的形式变成了吃饭和唱 k。吃饭多好,不说话,光顾着吃便可。唱 k 也很好,震耳的音乐可以化解不少尴尬,抢几次麦克风,便有了话题。

年后,快开学了。不知道谁在群里喊一声,聚个会吧。我们就约了去吃早茶。说是早茶,反正当天我是十点半起的床,十一点出的门。

随便穿了件外套,就出门了。有人说,女孩和你见面化妆的成本可以断定你们的关系。是的,这群人就是踢踏着拖鞋去见也没关系的人。

我来得算早,在群里喊了声。" 我在 *** 靠窗的位置,瘦了,没变漂亮!"

人来得差不多,就开始点餐。

" 这顿我请。随便吃!" 阿波已经工作了。清晰记得上一顿饭,我们都是学生,在放长假。转眼,阿波就毕业工作了。

" 叉烧包,流沙包,清蒸牛肉丸,果皮猪肉丸,陈村粉蒸排骨,蟹子干蒸,皮蛋瘦肉粥,炸两肠粉,韭菜煎饺 …" 勾得差不多了,叫来服务员,点餐。

" 诶,你点了虾饺没?" 阿狼说。

" 啊!对!居然忘了!" 我说。

阿富再次示意服务员,补点了虾饺。" 要两份。"

" 在哪儿?" 阿欣来了电话。

" 老地方嘛。" 阿波回道。

菜上得差不多了,一份虾饺三只,皮薄且透,红红的虾肉塞得胀鼓鼓的。两份刚好一人一只。我把筷子戳进虾饺里,把它夹起来,剔透的虾饺皮被戳破,里头的汁溢出一点。

" 你现在还不会拿筷子阿?不是都快毕业了吗?" 阿丰笑了。

" 我们学生都是用勺子的好吗?" 我反驳。

" 诶不对!阿波当年就是用筷子吃饭的,还左手拿呢!" 阿富说。

" 他那是为了吸引女同学注意。结果并没有什么用。" 我们都笑了。

阿欣到了。" 怎么每次都是这个地方啊,菜式都一模一样。好没创意噢!"

我说:" 对啊,我们下次换别的吧。"

一桌六个人就在手机上搜索各种好吃:自助餐,东南亚菜,韩国菜 … 趁着大家都搜索得起劲儿,阿狼偷偷夹了最后一只虾饺。

" 诶,阿欣还没吃呢!" 我伸出筷子正打算横截住虾饺。阿狼手快,抢先一步把虾饺一口吞进嘴里。

" 服务员,再来一份虾饺吧。" 阿波唤来服务员。

" 要两份!" 阿富喊道。

几个人又埋头继续翻手机,找下次聚餐的点。

" 算了,不如还是来这吧。"

" 对啊。这里的虾饺好好吃!"

走的时候,和一桌吃得精光的茶点,六个人合了照。突然觉得,只要还是同样的人,在哪儿吃,吃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呢?生活本来就不需要太多创意。

文 / 李雨

图片 / Google 图片(循 CC 协议使用)

BGM / Open up your heart and let the sun shine in -Frente!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