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面瘫脸能够霸屏
南周知道10-12

 

汉斯 · 贝尔廷在《脸的历史》里说," 我们生活在一个不断生产脸的脸性社会里 " 表现在," 任何没有脸的东西都不敢堂而皇之地登上广告牌 "," 脸部政治和广告美学 " 使得脸已经被政治化和市场化。

" 知道 "(nz_zhidao)跟你谈谈,为何面瘫脸能够霸屏。

霍建华(资料图)。(新华社 / 图)

娱乐圈里,有很多颜值在线而演技不在线的明星被吐槽 " 面瘫脸 "。比如公认不会演戏的杨颖,模特出身的她,除了扮相美什么都没有了,无论是开心、难过、生气、心碎都是一个表情到底,表情僵硬而勉强。比如只会瞪大眼睛一脸无辜茫然的唐嫣,几乎成了 " 傻白甜 " 角色收割机。比如演什么都是表情变化不大的刘诗诗,说好听些是 " 恬淡 ",说不好听是 " 适合静态面瘫故作忧郁 "。

除了小花们," 面瘫脸 " 的小生老生更多,比如永远耍帅扮酷的黄晓明,明明有演技,就是舍不得用力演。比如禁欲系面瘫霍建华,高兴是板着脸、难过还是板着脸,观众只能脑补来感受他的喜怒不形于色的情绪到底在表达什么。也有面瘫被点赞的,比如内涵型面瘫陈道明,那种霸气侧露的冷漠脸,还真不是谁都能演出来的;比如 " 都教授 " 金秀贤,在所有场合都是一脸面无表情的样子,但该人设是绅士范儿,你总不能要求一位外星球来的绅士嬉皮笑脸或痛哭流涕吧,再说,外星球的人什么样子谁也没见过,那么他演成啥样就啥样吧。

为啥面瘫脸越来越多呢,就像戴上了一张面具?说到面具,在古典时期,由于距离的原因,观众离得远,演员的五官和表情必须很夸张,观众才能 get 到,所以演员表演本来就是戴着面具的,比如中国的戏曲,演员画着浓重的戏妆,白脸、黑脸、红脸分别代表着不同的人设,在莎士比亚的舞台上,演员会戴着面具或半面具。浓妆和面具都对观众是一种暗示,演员在和面具的角力中一步步走向成功。

为了通过真实的脸来表现人物,莫里哀专门为演员编写了全新的对白,一张脸上所能表现的一切使得观众耳目一新,瞬间即可变幻出一张有生命的活面具,当时曾经有人对某位演员评价道 " 从未有人如此淋漓尽致地展现自己的脸 "" 在同一部戏里变脸不下二十次 " 从此,表情生动与否成为了演员演技在线与否的衡量标准。

电视剧《孤芳不自赏》,杨颖。(东方 IC/ 图)

为何古典时期的演员戴着面具、画着浓妆,观众也会为之癫狂,而现代影视剧里的演员,顶着一张类似于面具的面瘫脸,会被千夫所指呢?

毕竟,"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 的技术性训练,是一位演员付出的心力努力的见证。一张完全没有变动的脸,一张不怎么愿意投入感情的脸,深深地对观众造成了伤害。观众们会感到自己付出的票价、花费的时间、投入的感情与得到的艺术享受不符。

在古典时期的剧院里,发生在观众和演员之间的是一种直接和真实的交流。而大众媒体制造的明星与普罗大众之间的无名脸之间,不再有这种直接的交流。脸被图像取代,甚至演化成一种抽象式的暴力,它在操控观众的同时却不再回应他们的目光,脸变得遥不可及且仅仅指涉自身。电影电视里的脸,都是一张 " 匿名 " 的脸,而投入的观众却很容易误认为是一种 " 面对面 " 的交流,大众的感情容易所托非人,人们面对的只是一张张面具,这面具背后并不存在一个个活生生的 " 人 ",电视里的脸越放大,电视机前的观众越渺小,而观众越渺小,越希望知道自己感情倾注的明星是一个什么样的 " 人 ",在这种情况下,明星的面瘫,和他们被曝光的负面隐私一样,会对观众会造成 " 二次伤害 "。

可是,既然会被伤害,观众为何还会追捧这些面瘫明星?托马斯 . 马乔在《剖析图像权力》里说 " 脸是我们身上代表了社会性的那一部分,身体则属于自然 " 脸和脸上的表情,既然是社会性的,就必然会受到社会的影响。现代人生活节奏加快,导致大众审美走向了单调,在大眼睛锥子脸的网红脸的审美之后," 明星脸 " 更是一种媒体的产物,它所面向的并非是某个观看者个体,而是籍籍无名的广大人群,后者试图在这些明星脸中找到一张能够代表他们的集体面孔,这种审美的呼唤,也使得女明星里的微调、整容、化妆,也趋向单一化。例如近几年的大众审美趋势是倾向于 " 美少女 "" 花美男 " 人设,于是明星在任何角色里引领的审美,都是萌萌哒少男少女感,女明星不管是不是已经是辣妈熟女的年龄和状态,都要争当少女。因为 " 美女 " 的代名词,就只有不谙世事、无辜单纯的少女了。

在 1980 年代中国大陆以及台湾、香港两地的新电影运动中,涌现出的那些性感、妖冶、成熟、生动复杂的女性形象在现代的影视剧中越来越少见,比如《红高粱》里的村妇九儿、《花样年华》里的少妇苏丽珍,《霸王别姬》里的妓女程蝶衣的妈妈,《图雅的婚事》里粗黑的牧羊女图雅 …… 由于现代观众的胃口太浅,越来越容不下这些 " 重口味 " 了。

小鲜肉鹿晗。(网络图)

尤其是电视剧里,霸道总裁的心仪女友、皇阿玛那刚进宫的嫔妃像无辜少女也就罢了,宫斗里的心机女主也必须顶着一张人工胶原蛋白的假脸 …… 越来越多的角色被 " 少女 " 化,医生像少女、科学家像少女、为了迎合肤浅和粗鄙的大众审美,为了保持安全的地位,女明星们不仅仅是表演放不开,不用力,连面容和表情都不敢越雷池半步,变得保守而收敛。男明星也同理,耍帅扮酷就能受欢迎受追捧,何必再费神费力去雕琢演技,与女明星相比,男明星只需顶着一张面瘫脸,就能演霸道总裁、阴狠大王、单纯少年,戏路更宽,更不必在表情上花心思了。

汉斯 · 贝尔廷在《脸的历史》里说," 我们生活在一个不断生产脸的脸性社会里 " 表现在," 任何没有脸的东西都不敢堂而皇之地登上广告牌 "," 脸部政治和广告美学 " 使得脸已经被政治化和市场化。

说通俗些,明星们的脸,已经不仅仅是演员的脸了,还是商品,是表情包。而现代社会信息的周全,使得到处都是活生生的例子,正面的例子反面的例子,都在教导明星怎么哭、如何笑、怎样的表情才是最受广告商青睐的表情,如何的角色扮演才是备受脑残观众欢迎的人设 …… 举几个例子,比如网上流传的雪姨和尔康的夸张表情,被做成了各种表情包,虽然两位演员王琳和周杰演技在线,但他们肯定不是名车名表名包广告的代言首选,恐怕后辈演员们会引以为戒,不再进行这种 " 用力过猛 " 的表演,人设尽毁事小,巨额商业广告代言接不到了事大。

在量子物理学领域中有个理论是,观察者的干预也改变着正在观察的东西。网络和媒体带来充沛到爆炸的信息量,这种速度到飞起的信息流,教导出来的结果就是明星们千人一面,演员已经懒得从复杂多样、沸腾喧嚣的生活中学习,他们完全可以从二手信息里学习到无穷无尽的二手资讯,从这些资讯里拷贝出的二手表情,变得越来越缺乏表现力、感染力,成就了一张张缺乏饱满生命力和丰富表现力的 " 面瘫脸 "。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damn_single
10-13
我想说,面瘫是天生的。作为一个面瘫患者,很难受。
银瓶竹
10-12
北野武就是面瘫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