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因谋杀 4 岁儿子坐牢 20 年,出狱却成纽大博士,差点被哈佛录取 ....
INSIGHT CHINA10-13

 

她是虐杀儿童的重刑犯,曾因此被判五十年监禁;她也是颇有成就的历史学研究者,还未出狱就被哈佛耶鲁等多所大学录取。但围绕她的争议,近来却在美国各界掀起了一阵波澜。究竟是怎么回事?和主页君一起来看看。

今年九月,纽约大学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历史学博士生——一位刚刚结束了长达二十余年的监狱生涯的人。

她叫米歇尔 · 琼斯(Michelle Jones),有关她的争议从出狱开始便沸沸扬扬。

她究竟是改过自新的典范,还是像某些人说的依然在 " 逃避罪责 "?

米歇尔 · 琼斯有一个凄惨的童年。

在她 14 岁那年,一个高中生和她发生了关系,据琼斯称:当时自己 " 并非自愿 "。

之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惊慌之下,琼斯选择了告诉了母亲,可母亲的第一反应是拿出板子殴打她的肚子。

不久后,琼斯生下了孩子,或许是因为母亲的殴打,琼斯的儿子布兰登 · 辛幕斯 ( Brandon Sims ) 是一个先天残疾儿。

布兰登还不满一岁时就被从琼斯身边带走,和自己的父亲与祖母在一起生活了三年。琼斯本人则被赶出了家门。之后,她辗转于多个儿童之家和寄养家庭之间。屡次被遗弃,遭遇家暴。

布兰登 4 岁那年,琼斯重新得到了他的抚养权。后来的事实证明,这对琼斯和布兰登来说,都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被强奸,被母亲抛弃,被寄宿家庭家暴,种种悲惨的经历和贫困的生活,让这个还不到二十岁的未婚妈妈心理接近崩溃。琼斯开始迁怒于自己的儿子,用类似的方式折磨他。

被母亲虐待成了布兰登的家常便饭。

1992 年,琼斯把布兰登留在家里,自己一个人出城去看戏,在那之后,人们再也没有见过这可怜的孩子。直到两年后,琼斯在一次心理访谈时承认,布兰登在 92 年死于意外,她在没有通知任何人的情况下将其偷偷掩埋在树林里。

但琼斯的一个朋友作证:琼斯曾私下透露,孩子是被她打死的。" 我打了他,之后把他留在公寓里,几天后我回去时,他已经死了 "。布兰登的祖母也作证:琼斯曾表示 " 她不想抚养一个怪胎畸形儿 "。

琼斯因此被捕,以虐待儿童和谋杀等罪名被重判 50 年监禁。

一个无亲无故,又被判刑半个世纪的女人,任谁也会觉得她的下半生就要埋葬在高墙之中了。事实却恰恰相反,琼斯人生的新篇章,反而从此揭开。

被判刑后,琼斯被关押在印第安纳州女子监狱中。在与世隔绝的情况下,琼斯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她报名了监狱中为犯人开设的课程,开始学习。

很快,琼斯萌发了对历史学和档案研究的兴趣。在没有互联网,没有专业教授和助教,图书馆里只有小说的恶劣条件下,琼斯以惊人的毅力和自学能力完成了入门课程,并逐渐成为了历史学领域的专业研究者。

在监狱中,琼斯组织了一支志同道合的团队,仔细分析研读了大量来自印第安纳州档案馆 ( Indiana State Archives ) 的影印资料。她成功地填补了关于 19 世纪美国 " 玛德莲洗衣房(Magdalene Laundries)" 教会女子监狱方面的史料空白,并和他人合著了一篇论文。

论文于 2014 年发表在《印第安纳社会科学》期刊上,还获得了当年的印第安纳历史学会奖。

琼斯的论文

因为这些成就,琼斯还曾以视频通话的方式,受邀参加一些历史学研讨会,以及在印第安纳州议会上发表自己的成果。

除了历史学,琼斯在文学方面也造诣颇深。在狱中,她撰写了多部舞台剧和历史剧,其中一部甚至走出了高墙,将于今年 11 月在印第安纳波利斯的凤凰剧院上演。

狱友在排演琼斯创作的戏剧

鉴于琼斯取得的非凡成就,监狱方面认为她已完成了改造。琼斯获得了减刑的机会,从 50 年大幅度削减至 20 年,今年就刑满释放。

在出狱前,琼斯向美国多所大学递交了历史学的学位申请信,也收到了大学们的热烈回应。

纽约大学为她发放了 offer;哈佛美国研究专业将其列为候补第一顺位;以难申请出名的哈佛历史系,也从 300 名申请者中选出了琼斯。

学界也有很多大牛为琼斯站台。

哈佛历史学教授伊丽莎白 · 欣顿 ( Elizabeth Hinto ) 公开表示支持琼斯,称她为 " 去年全美最强申请者之一 "。刚刚得到年度普利策历史奖的希瑟 · 安 · 汤普森 ( Heather Ann Thompson ) ,为琼斯写了一封推荐信。

这个看起来很正能量的故事,似乎应该有一个完美的结局了。

但就在此时,事情又发生了变化。

在琼斯出狱前几个月,哈佛历史系已经决定招收琼斯为本年历史学研究生,原本只要例行公事地将名单报给校方批准一下,琼斯就能走进哈佛的校园。

但这一次却没那么简单——哈佛领导层,包括校长,教务长,和研究生院院长在内——驳回了历史系的录取决定,拒绝琼斯入学。

怎么回事?原来是哈佛认为,琼斯并没有 " 真正 " 悔过自己的罪行。

在历史系录取琼斯后不久,哈佛文理研究生院 ( Graduate School of Arts and Sciences ) 的两名教授向院招生办主任提出了质疑。他们认为,琼斯在申请信中有 " 刻意淡化 " 自己罪责的嫌疑。

琼斯在申请信个人陈述部分提及了她死去的儿子布兰登:" 我向我自己还有他承诺,我会用余生重新做人,过一种服务于他人、对他人有价值的生活。"

但教授说琼斯对于自己犯下的罪行只是一笔带过:"(她)没有详细描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而是写道:她在十几岁的年纪把布兰登单独留在家中,他死了,此后的每一天,她都在深切地哀悼他。"

另一方面,哈佛拒绝琼斯也有出于舆论影响方面的考量。" 我们不是说对她有先入为主的偏见 ",提出质疑的教授之一约翰 · 斯托夫 ( John Stauffer ) 说," 但坦白地讲,任何人只要随便在 Google 上一搜就知道她干过什么。到时候 Fox 新闻没准就会说,‘看啊,自诩政治正确和自由的哈佛为一个儿童谋杀犯花了 20 万,这杀手还恰好是个少数族裔’……之类的。还是算了吧。"

在哈佛拒绝琼斯后,耶鲁也驳回了琼斯的申请,耶鲁并没有给出任何解释,校方也拒绝接受采访。

很多教授对哈佛管理层此举表示不满。

9 月 20 日,162 名教授联署了一份名为《我们是教育者,不是检察官(We Are Educators, Not Prosecutors)》的抗议声明。他们认为哈佛是 " 将政治利益凌驾于学术之上 "," 因为担心负面宣传而破坏了对科学本身的追求 "。

尽管两个名校都冷落了琼斯,更多的大学却伸来了橄榄枝。

除了已经录取琼斯的纽约大学外,加州伯克利大学,密歇根大学和堪萨斯大学都表示对琼斯敞开大门,纽大甚至在琼斯出狱之前就发来了欢迎邮件。

而琼斯本人对这些风波并不是很以为意,她只是收拾好监狱中多年攒下的笔记,一身朴素打扮来到了曼哈顿,准备开始新的人生征途。

对于哈佛的拒绝,琼斯表示很淡然。

" 我在监狱中度过了 20 年 ",琼斯说," 没有像我那样的阅读和写作自制力的话,你基本不可能在那个糟乱的地方体面地度过这 20 年的。忘了哈佛吧,我已经从这世界上最严苛的学校毕业了。"

(本文综合整理自纽约时报,哈佛杂志,时代杂志等媒体报道)

本文系原创稿件,欢迎更多有想法的出国党小伙伴们向主页君的邮箱:weinsight@163.com   投稿,主页君每天都会查看的哦!欢迎分享到朋友圈,INSIGHT CHINA 诚意推荐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