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玩”才是这个时代孩子最可持续的核心竞争力
外滩教育10-13

 

看点   创新教育是一大热点。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开发的 " 终身幼儿园 " 项目,终极目标就是希望世界上充满会玩又有创造力的人。备受大家欢迎的编程学习软件 Scratch 就是此项目中的一部分。美国 NPR 教育对 " 终身幼儿园 " 的负责人 Mitchel Resnick 进行了采访,就 " 游戏 " 与 " 教育 " 的话题进行探讨,在他看来边玩边学是一种 " 参与冒险、实验、尝试新东西 " 的做法,这过程中,教师扮演催化剂的角色,帮助孩子提供新的策略,避免他们在学习中感到沮丧。

文丨 ANYA KAMENETZ       编译丨张瑶

编辑丨李臻

很多人对 Scratch 编程语言都不陌生,这款适合少儿使用的编程工具由麻省理工学院(MIT)的媒体实验室(Media Lab)开发。这个实验室有众多实验项目,其中一个就是 " 终身幼儿园 "(Lifelong Kindergarten)。Scratch 就是此项目中的一部分。

" 终身幼儿园 " 的负责人是 Mitchel Resnick,秉着 " 孩子堆积木和画手指画 " 的幼儿园精神,他带领团队研发各种新技术,让人们体验创新学习。" 我们的终极目标是希望这个世界充满会玩又有创造力的人,他们可以持续为他们自己和他们的社区创造新的可能 "," 终身幼儿园 " 的官方网站这样写道。

Scratch 以及网络社区平台已经被全世界百万孩子和成年人用来制作和分享动画、故事、游戏和互动艺术。

最近,Resnick 出版了一本书,书的名字也叫做《终身幼儿园》。他在书里试图提炼他过去几十年在实验室学到的东西,以及让人们听到那些参与 " 终身幼儿园 " 项目的孩子和青少年的声音。

《终身幼儿园》书封

Resnick 在美国费城的郊区长大。那时候,他和他的小弟弟总是能脑洞大开想到很多新奇的游戏。比如,他们在地下室向房顶扔一个网球,然后球在天花板的管道上来回滚动,最后从管道的一端弹出来。

他的父母简直无法忍受他们每天制造噪音以及把家具拖来拖去的声音,但是父母也无可奈何。

夏天过后,Resnick 甚至挖了自家的后院,刨出了一个高尔夫轨道。他说整个设计过程就是在不断试错,期间,他要思考," 我可以用苏打水饮料罐来做高尔夫球孔吗?"" 当球碰到各种障碍物时,它会走什么样的路径呢?"

Resnick 说,这些游戏的背后,是一个积极的想象、尝试、玩耍、和其他人分享、反思和再想象的螺旋式过程。" 终身幼儿园 " 项目开发的所有新技术和新应用(包括 Scratch)都是致力于吸引人们进入这一螺旋过程中。

以下是记者与 Mitchel Resnick 对话精华。

Mitchel Resnick

Q:   为什么要出版这本书?

A:我觉得把这些想法传播出去很重要。已经有数百万人在玩 Scratch, 但是我还是希望人们能够知道技术背后的哲学,这样他们可以把这些理念结合 Scratch 的学习方法运用在实践中。

另外,我认为这本书出现在当下的一个关键时刻。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我们现行的教育系统面临很多来自现实的挑战。大家都明白,社会正在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但是我们的教育并没有很好地适应快速发展的社会的需要。问题在于,即使大家意识到了这样的变化,人们也不确定该怎么做。

Q:   你在这本书中,你谈到了 " 使用技术 " 和 " 教育方法 " 两者之间的关联。你能谈一谈吗?

A:在技术这一点上,我谈到了技术迷恋者和技术怀疑者。而我是一个中立者。

至于教育方法,有时候人们会走入这样一个极端:教育者要么为孩子们精心编写指导书和信息流程图,要么就说 " 让孩子们自己探索把,他们天生就有创造力。"

我认为寻找把空间和技术组织起来的方法以及支持学习者参与到这样的空间和技术中非常重要。

Q:   所以,你在主张一种更为具体的方法,也就是你说的 4p 理论 : 学生做项目(projects),激发他们的热情 ( passion ) ,和同伴 ( peers ) 合作,然后保持游戏的 ( playful ) 态度。而不是仅仅把孩子放在一堆手工艺品前或者把他们丢在一个 " 创客空间 " 里,让他们自己去完成?

A:从某些方面来说,我在过去十年从 " 同伴 "(peers)这个词里学到的东西远超以往。新技术让这个词变得完全不一样。过去当我们发布 Scratch 的在线社区时,我们就感受到 " 同伴 " 的力量之强大。

我一直对人们用各种在线社区来分享和协助支持其他人感到惊讶。它打开了不同的可能以及不同形式的合作、新的策略和思维方式。学校认为同伴分享是一种作弊,但是我们觉得这是一种学习的方式。

Q:   什么是 " 玩 "?它和热情以及兴趣为导向的学习有什么不一样吗?

A:我用这个词与一些人不同。人们想到的是 " 有趣 " 和 " 游戏 ",我当然不反对乐趣和游戏。但我更喜欢这个词 "playful" 或者 "playfulness"。它指向的是一种 " 参与冒险、实验、尝试新的东西 " 的做法。当然,环境需要给予孩子们足够的支持,允许学习者把它搞砸了。

那个高尔夫的故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的父母给了我这个机会让我在房子里尝试这些新的东西,虽然他们有些无奈,但他们还是保持了一个比较积极的态度。

那教师在这些情境中的作用是什么呢?我觉得教师不要主导信息的传播。

他们应该扮演催化剂、触发思想、顾问、帮助孩子在游戏过程中遨游以及提供新的策略,鼓励孩子,避免他们在学习过程中感到沮丧。老师还要把可以互相帮助的孩子们凝聚在一起,当然,有时候,老师自己也是一个合作者。我们希望能够将老师和学生的边界模糊,这样老师可以成为学生,学生也可以成为老师。

Q: 你的导师以及你在 MIT 的合作者是 Seymour Papert, 他去年去世了。他是推广教育技术的先驱者,以及第一个呼吁在 " 全球的学校里普及电脑 " 的人,现在电脑也越来越普遍了。他设想学校里的孩子应该怎么用技术呢?

A:我认为 Seymour 会非常气馁吧。当他活着的时候,他就很气馁。因为大部分电脑到现在都还没有被孩子所用,而是电脑掌控了孩子。

Seymour 希望孩子们通过包括电脑在内的教育科技来探索、实验、表达自己,但我发现这不是计算机今天在学校被使用的主要方式。许多技术继续被用来提供指导。在某些情况下,孩子们比以前受到更多的控制:他们可能会选择要使用哪个视频指令。当然,我们看到了一些闪光的变化,但是这样的变化还没有成为主流。即使有些学校开始让孩子成为 " 创客 ",他们也会做一些事情,让孩子们遵从电脑发出指令,然后在电脑上接受测验。

Q:   但是这里有一个冲突,我觉得作为父母,我想要一些证据表明我女儿真的正在学习一些东西,而测验是一种试图得到这个结果的方法。

A:毋庸置疑,人们想要一些问责制,确保孩子们正在利用学习机会并得到发展,但找到正确的做法其实是不容易的。

另外,虽然我真的不想让孩子们遵循一些指导说明,但对于他们来说,花费一些时间来遵从这些说明也没有任何问题。我只是希望孩子们能够把指导说明看作踏脚石,获得一些专业知识,以及能够更顺畅得表达自我。

对于一些孩子,用传统的方式来学习会奏效。但是对于另外一部分孩子来说,这就太可怕了。他们只能学习到非常基础的知识。不管怎么说,没有一条道路适合每个人。

Q:   那么你们乐观地认为,学校会沿着你所描述的方式发展吗?

A:我有时将自己描述为一个短期的悲观主义者和一个长期的乐观主义者。

我知道转换系统和改变思维方式有多困难。但是,我看到社会的需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本书中的各种方法变得很有意义,最终我们会赢。这也是我一生致力于做这件事的原因。

来源:NPR

相关阅读

让人工智能课程走进中小学,真的靠谱吗?

这位最受美国读者欢迎的编程教授说,取代数学的这项核心技能孩子越早学越好

让孩子像 " 黑客 " 一样思考:Scratch 的传奇十年

从 "Hello World"

到绘制复杂精美的图案

再到制作巧妙的游戏和应用

进入 Python 的趣味之旅!

8 堂视频录播课,

52 个案例,即买即学。

8 次助教答疑课,

引导孩子案例操作,

练习与答疑。

时间灵活

分为周六班、周三班!

10 月 21 日起火热开启!

点击下图了解更多

▼点击阅读原文,进外滩教育微店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