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退群,国际新秩序的前夜?
观察者网10-13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以来屡出奇招,从 TPP 和巴黎协定中退出。这次美国又要退群了。

当地时间 12 日,美国国务院发布公告称美国将在 2018 年 12 月 31 日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并保留观察员身份。在公告中,美国国务院称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因为美国认为 UNESCO 继续进行根本性改革,并且停止反以色列的倾向。

(图源:美国国务院官网)

同日,UNESCO 总干事伊琳娜 · 博科娃(Irina Bokova)发布视频演说回应美国退出教科文组织一事。

博科娃在演说中强调,UNESCO 的任务就是消除歧视,促进平等多元和包容。强调 UNESCO 为消除反犹太主义思想做了很多工作。同时还为消除对穆斯林、女性等弱势群体的歧视做出了许多贡献。

她还认为,美国对于 UNESCO 十分重要,而 UNESCO 对美国也有同样重要的意义。对于美国退出的决定,她感到十分遗憾。

她认为这是 UNESCO 的损失,是联合国大家庭的损失也是多边主义的损失。

(博科娃,图源:UNESCO 官网)

随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推特上对美国政府的决定表示赞赏,并称将会和美国一同退出 UNESCO。

(图源:推特)

美国和 UNESCO 恩怨由来已久。据新华社报道,1984 年 12 月,美国就直接宣布退出该组织。2002 年 9 月 12 日才宣布重新加入。2003 年,时隔 19 年之后,美国重返 UNESCO。

2011 年,美国曾以国内法律限制为由停止向 UNESCO 缴费,当年即砍掉了 8000 万美元的会费,占教科文组织预算的 22%。美国因此丧失了在 UNESCO 大会的投票权。该机构批准 UNESCO 的预算,并制定一系列涉及全球教育、科学和文化的方案。美国不缴会费的后果是,拖欠的会费年年膨胀。如今美国已拖欠 UNESCO 会费 5 亿美元。

(图源:新华网)

对此,观察者网采访了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副院长范勇鹏副教授。他指出,美国本就对 UNESCO 有诸多不满,因为教科文组织成立伊始就扮演了一个第三世界国家论坛的角色,经常批评美国和西方霸权主义。可以看出目前美国正在朝着退出原有国际机制,拥抱孤立主义的方向转变。

范勇鹏还认为,联合国、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的三大支柱,而美国近几年在这三大支柱中都有逐渐隐退的迹象,说明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已经处在衰落解体的过程中。反观中国许多国际倡议正在逐渐成型并日渐活跃,所以我们现在有可能正处于一个国际新秩序形成的前夜。

范勇鹏还表示自己曾担任与 UNESCO 相关的职务,在工作中切身感受到该机构官僚主义严重,行动效率低。同时 UNESCO 虽然在立场上具有批评西方霸权主义的色彩,但是却难以跳出西方社会科学的固定思维模式,所以他认为中国一方面仍应借教科文组织的平台发展与发展中国家的合作,推进世界教育科学文化事业,另一方面也应该进一步突破西方文化霸权,逐渐建立新的、更科学、更公正的思维方式和学术范式,因为新的国际秩序需要新的文化来支撑。

观察者网还采访了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文扬,文扬认为对美国来说,这算是实事求是,逐渐回归它的本来面目和本来地位,不再自欺欺人。而这个转变,对整个世界也未必不是好事。

同日,作为美国外交领域最精英智库的外交关系委员会的主席哈斯(Richard Haass)就在个人推特上称美国已经退出 TPP、巴黎协定,即将退出 UNESCO,并且威胁退出北美自贸区和伊朗核协议。所以特朗普政府的外交主旋律就是 " 退出主义 "(Withdrawal Doctrine)。

(图源:推特)

《纽约时报》就此事采访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馆长韦斯(Daniel H. Weiss),韦斯认为:"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可能是一个不完美的组织,但是它是这一领域重要的领导机构。"

报道还采访了 UNESCO 总干事博科娃,博科娃说:" 虽然我预感到美国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但是没想到会是现在,就在总干事选举的档口 …… 基本上 UNESCO 和美国的议程是相符合的,都要通过教育和文化项目帮助发展中国家避免暴力极端主义。"

(图源:纽约时报)

美国右翼媒体 Breitbart 采访了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罗伊斯(Ed Royce),罗伊斯表示:

这一决定是不幸的,但鉴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管理不善加之其对以色列的偏见令人不安,所以美国必须继续保持在文化遗产保护的领袖地位,对抗诸如 IS(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在内的那些破坏和倒卖无价文物的组织。因此,外交事务委员会将继续参与这场重要的斗争。

(图源:布莱德巴特)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