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飞翼踢过欧冠决赛 如今混第 7 级联赛
网易体育10-13

 

从一名英超球员到效力英国第 7 级别联赛,你觉得需要多长时间?昔日著名的边路球员彭南特用他的亲身经历告诉你,只需要 3 年多的时间。今年夏天,伊斯米安超级联赛(第 7 级别)比勒里基镇完成了这笔超级签约,因为上赛季彭南特在英甲伯里队已经无法立足。

第 7 级别是什么概念?先简单介绍下英格兰足球联赛系统:系统内超过 140 种不同联赛,共 24 级(细分级别超过 480 个),总计将近 5300 个俱乐部和 7000 支左右的球队参加,英超在金字塔尖,和英冠英甲英乙全部属于职业联赛,从第 5 级往下全部统称 " 非联赛球队 ( non-league ) ",彭南特加盟的比勒里基镇就属于伊斯米安超级组,在第 7 级别。

对于阿森纳球迷来说,在 2003 年 5 月 7 日,他们确信自己见证了一位天才的诞生:19 岁的彭南特首次代表枪手在英超首发,便收获帽子戏法,他在 11 分钟内的 3 个进球,帮助阿森纳 6 比 1 击败南安普顿,而那场胜利正是枪手连续 49 场联赛不败纪录的开始。当时不会有人想到,这也是彭南特在阿森纳仅有的 3 个进球。

彭南特有一个糟糕的童年,在他 3 岁那年,他的母亲就因为癌症去世,而他的父亲曾因贩毒而被判入狱,今年 8 月,在接受《卫报》专访时,彭南特谈到了这段灰色记忆," 我从 3 岁开始同父亲一起生活,他换了很多次家,也换了很多次女人,我的童年很不稳定。"

命运多舛的彭南特却在绿茵场上显示出了极高的天赋,在年仅 15 岁时,他被阿森纳以 200 万英镑的价格从诺茨郡收购,这也让他成为了当时英国最贵的青年球员。可惜,彭南特没有在伦敦释放出自己的天赋,他认为阿森纳主帅温格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 在所有执教过我的教练中,温格对我的影响最大,我是在阿森纳提升了自己的技术。"

尽管温格给了彭南特在英超亮相的机会,但法国人始终认为彭南特的态度有问题,因此最终将他扫地出门。的确,彭南特是自己毁了自己,即使温格也没办法拯救他。在 2005 年 1 月,他因为酒驾被判入狱 3 个月," 当时我太年轻了,家人又不在身边,做了一些错误的决定,然后我就进了监狱。我到现在都还记得监狱的编号是 MX7232。"

最终,在仅代表阿森纳出战 12 次后,彭南特在 2006 年选择离开伦敦,投奔贝尼特斯的利物浦。然而彭南特依旧没有在利物浦取得成功,尽管他曾在对阵切尔西的比赛中取得过进球,也曾在欧冠决赛中打满全场,可惜他所经历的不是伊斯坦布尔,而是米兰人的复仇。

彭南特整个职业生涯先后效力过 14 支球队,经历过 7 次租借,离开利物浦之后在斯托克城的一段时间还有过不错的曝光率,但在 2014 年 1 月被解约后,彭南特彻底开始了他的流浪生涯,他曾先后在印度联赛和新加坡联赛踢球。他的才华,就这样被慢慢地消磨殆尽。

如今,34 岁的彭南特效力于英格兰第 7 级别联赛球会比勒里基镇,这支半职业俱乐部似乎要搞一个大事情:现在和彭南特一起打拼的,还有曾经的英超悍将孔切斯基(从后卫改踢中前卫)以及前热刺天才奥哈拉。

当然彭南特心态似乎保持的不错,也没有觉得自己有多委屈:" 我还有很多其它的选择,苏超的希伯尼安邀请我去试训,土耳其、塞浦路斯、印度以及印尼也都有俱乐部向我发出邀请,但当塔姆林(比勒里基老板兼主帅)给我打电话时,我没法拒绝这份合同,在这里我有机会开始转型准备教练以及一些管理上的工作。"

事实上,在足球界,不会有太多人认为彭南特有机会成为一名教练,按照他过往的经历,主帅一职似乎和他是绝缘体。因为除了监狱的体验外,彭南特还曾多次因训练迟到以及场外的花边新闻而被英国的小报所披露。

但回首往事,彭南特认为自己如今已经变得更加成熟,未来将会有不一样的风景," 你不可能永远踢下去,你必须得学着成长,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照顾好自己的家庭。我年轻时犯了很多的错,但我现在已经不一样了,我在这里感觉很好,这是我职业生涯的下一步,我已经经历了太多,有高潮也有低谷,我会把我所有的经验带到这支球队。"

其实相比起前皇马天才德伦特,彭南特的故事又有另一番励志的感觉:1988 年出生的荷兰人在今年 2 月宣布退役,如今转行做了一名说唱歌手,并已经发行了专辑,两相对比之下,已经厮混到业余级别联赛的彭南特至少是真的热爱足球。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时间的主人
10-13
cm0304里面的超级妖人
玄学生
10-13
英格兰足球联赛系统:系统内超过 140 种不同联赛,共 24 级(细分级别超过 480 个),总计将近 5300 个俱乐部和 7000 支左右的球队参加。。。猪协不脸红么。。。
白云回望合
10-14
1988年出生,今年34岁???不可能吧!
10-13
德伦特哪一头长发,是有点说唱歌手的范
平衡1979
10-13
好久没听到这个名字,原来是他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