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两个月的今天,我露宿街头
CSDN11-15

 

编者按:北京,这座让人又向往又疲惫的城市,是逃离还是死磕到底?

夜幕降临,笼罩着这座喧嚣的城市,一名刚毕业工作两个月的 iOS 程序员,本想着在全民狂欢双十一之际,剁一下手,为自己添几件棉衣,还可以帮父母买两件羽绒服,再用剩下的工资租稍微大一点的房子、吃一顿除了泡面之外的饱饭,然而现在看来,一切都化为了泡影。因为无良老板拖欠了工资,还在项目即将完成之时,无理地辞退了公司所有的辛苦熬夜加班参与的新人们 ...... 当以贪婪无赖的姿态欺凌懵懂无知的大学生时,不知 " 暴发户 " 的老板们,你们真的可以心安理得吗?

我是来自中西部小城市的一名 iOS 程序员,今年七月份刚毕业,学历是很普通的大专生。两个月前,怀揣「首都天大地大,一定有我生存空间」的梦想,孤身一人开启了北漂之路。

犹记得刚出高楼耸立的北京站,不由得一阵激动,心里也充满了无限向往,同时还有一种初来乍到的恐惧感。接而,当务之急就是找到一个可以安身的落脚地,但刚刚毕业不久的我,口袋积蓄也寥寥无几,既然出来奋斗,自然也不愿张口找父母要钱。在几经辗转之后,我遇到了一个二房东大妈,于是胆怯地上前询问 " 请问房子多少钱一个月?",她眉目和善地回复道:上下铺,6 人间,一月 610 元。

虽然在来北京之前想过房价会很贵,但没想过群租房也这么贵。这和我预计的相差甚远。看着身上为数不多的钱,我开始迷茫了。这样的北京真的适合我吗?我能生存下去吗?

想到离家时对父母保证能好好的,我安慰自己,很快就能找到工作,一切都会好起来。我先交了一个月的租金,暂时安顿下来。

六个人的上下床,木头做的看上去结实,可晚上睡觉时晃晃悠悠的,在上铺总怕掉下去。同住的人不知来自何处,他们白天出去找工作,晚上打游戏、抽烟。垃圾桶里面堆满了饭盒,臭袜子到处都是。有人半夜打游戏吵得我睡不着,也不敢骂他。我小心翼翼地生怕惹事、得罪别人。于是我一直在忍耐,并告诉自己,等找到工作,发了工资一定找个好的房子住。

于是我每天 6 点多就起床,挤两个小时地铁,顶着烈日游走在各个人才市场。普通大专毕业生在这个时代,成了遍地都是的白菜。一天投上百份简历,接到面试电话却很少。好不容易接到面试电话,却与所学专业完全不对口。

幸运的是,半个月后我在新网世纪(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找到满意且对口的工作—— iOS 开发岗位,继而签订劳动合同。开始了正式的上班族生活,工作起来我才发现,作为一名程序员,每日加班几乎是一条潜规则。初入职场,为了能保证跟上日新月异的技术,我每天回去后研究软件开发到凌晨 2 点才入睡。周日常常睡不醒,似乎要把一个星期欠的睡眠补回来。

即使辛苦,我也从未想过要放弃。然而本以为在不久的将来能实现安身立命的许诺。一切会如我想象的一般顺利,甚至我在上班一个月后,就开始计划发工资之后该如何改善生活。我想租一间大房子,不用多宽敞,只要有个私人空间就好;我想买几件棉衣,不用多好看,只要保暖就好;我想好好吃顿饭,不奢望吃大餐,只要能吃上肉就好。天冷了,我还想给父母买两件羽绒服。

却未料现实一步一步将我逼到悬崖边。自上班以来,老板从未提出什么时候发工资。看看兜里的钱只够在生活一个月的,日子过的拮据不已,每天吃泡面。尽管已是初冬,我依然穿着来时带的那几件薄衣。在公司常常被同事笑问说真是耐冻。我表面上笑嘻嘻的说体质原因,可深夜回去时,夜风迎面而过,我却只能抱紧双臂,缩着头唏嘘。

而我所在公司正在开发一个新的项目。由于时间赶得较急,近半个月常常加班到午夜。就连十月一日国庆节老板也对大家说要赶项目,只放三天假。后面几天都希望大家加班,可是他并没有许诺给我们双倍加班工资。眼看项目快完成,心想也可以发工资了,却不料在一个正常的工作日,我和一同入职的几名员工突然接到通知:项目终止,公司不养闲人,新员工一律辞退。

一时间办公室议论纷纷,和我同时进公司的几个员工开始商量着问老板要工资。第二天,我和几名新人一起去公司找老板要工资。

老板不耐烦地说:等着吧,现在没钱。

可是当生活已经入不敷出之时,怎么可能耐心等待?我们几个人大声和他吵起来,表示:是你们主动解除劳动合同,必须结清工资!不给钱就去投诉你,去告你。

去吧,反正没钱给你们 ...... 我们和他大吵一架后,愤然离去。然后决定去劳动监察大队去投诉他。

去了之后才发现,这里排着长长的队伍,都是和我们一样被拖欠工资的人。我万万想不到在堂堂紫禁城居然这么多公司敢这样欺负员工。想来那老板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他猖狂地认为我们拿他没办法。我们除了去起诉,去报警,确实别无他法。

我们提交了证明文件后,监察队的人告诉我们要等。维权之路漫长而煎熬,我听之前被拖欠工资的朋友说监察大队是先进行调解,而公司完全不会理睬。如果申请仲裁两个月后才会有仲裁结果,仲裁结果出来后,对方也不一定会给钱。因为公司可以再向法院起诉。由此一来,与我同行的人开始打退堂鼓,并打算回老家。

我想试着劝说一下,可我却无法像他们保证什么。他们同我一起工作,一起被辞退,现在又一起无处容身。

和同事挤上地铁,回到住处时夜色已渐浓,在出租屋门口,房东大妈依旧面目和善道," 你都拖一个多月房租了。我这里天天都有大学生打听有没有床位,我也是要吃饭的,你还是搬吧。" 此时,我终于想起该交房租了却没钱,让房东大姐宽限几日,可得到的回复却是:今天已到最后时间。

收拾完行李,背着大包,拉着行李箱茫然地走在北京的街头,不知下一步该往哪走?绝望之下我与同是无处可去的同事一同来到一处公园。周遭横着数个破旧灰暗的铺盖,蜷缩着异乡的流浪汉,就这样度过了人生中第一个难熬又寒冷的夜晚。

今天清晨,我和同事用公园洗手间冰冷的水简单洗漱,又挤进了人才市场,饥肠辘辘。有绝望,也有希望,还有也许永远也讨不回来的工资。

最后

本文在此也特别希望能给广大求职者,尤其是刚进入社会的毕业生们一些警示,求职之时,擦亮双眼。大公司相对来说要比私营企业更加有保障,但也并非绝对,在入职小公司之时,不仅要观察人,更要看清劳动合同。

单纯的校园和鱼龙混杂的社会两者有天壤之别,虽说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也不可无,大学生求职遇挫已并非罕事,而社会经验的缺乏却成为每次的致命点,身处温室之下的莘莘学子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K丶Don
11-15
非要在北京做ios工作?活不下去不懂去当个服务员?包吃包住都活不下去?真的是矫情,一个大专生还谈什么专业对口,吐槽?吐个卵槽,背着包回老家吧
金色雄鹰
11-15
我不知道这篇文章是不是杜撰的,但事实上假如你iOS功底不错的话,在北京你可以去很多软件开发外包公司,如果没记错的话初级软件工程师就可以拿到最低5000+的月薪,3年开发水平轻松10k,毕竟这方面好的程序员还是非常稀缺的,而且发大的外包企业从不拖欠一天工资。
一路陌上
11-15
自己也是个iOSer~只能说是你自己没适应社会~另送你俩字~矫情~
小山豆根
11-15
在一线城市,学历不行就什么也别谈了
潴头磊子
11-15
维权,甚比取经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