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与民宿短租的“钱景”差在哪儿?
品途网11-15

 

自滴滴打车与木鸟短租这类以分享闲置汽车和房屋的共享模式出现后,2017 成了共享经济疯狂爆发的一年。仿佛 " 共享 " 二字就是商业市场的灵丹妙药,任何东西冠上 " 共享 " 大名就能刷一波存在感。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甚至共享卫生巾、共享单鞋等接连出场。

理想很美好,但现实总是频频打脸。6 月中旬,悟空单车成为首家倒闭的共享单车,8 月初,町町单车老板跑路;就连一度荣登共享单车第四宝座的酷骑单车都爆出了 " 用户堵门索押金 " 的丑闻;还有那一家又一家接连倒闭的共享充电宝,都在残酷的警告着入局者 " 共享经济没那么简单 "。

与共享单车领域绵延不绝倒闭声相对应的是,共享房屋正在获得一次次新融资。10 月 10 日,途家网宣布获得 3 亿美元融资;10 月 25 日,木鸟短租宣布获得 B+ 轮融资,并且是由明星胡海泉设立的 " 海泉基金 " 和英诺及东方富海联合的火橙资本投资,老东家达晨、梅花创投等多家知名基金也在跟投。

一边是惨不绝耳的死亡之歌,一边是热闹欢庆的贺喜之声,这不得不逼着共享经济的入局者清醒头脑,思考为什么民宿短租能够走的更远?以及什么才是真正有前景的共享产业。

" 真 or 伪 " 需求之争

共享经济是指以获得一定报酬为目的,基于陌生人且存在物品使用权暂时转移的经济行为。共享的本质,是在现有的闲置资源基础上进行再利用,而不是将新的产品投入到市场上进行运营。

共享房屋,一出生就是根正苗红的共享经济。以木鸟短租为主的平台开发大量 C 端闲置房源,引导房东打造成能满足当今用户个性化住宿需求的民宿,然后再投入市场供 C 端用户短租使用,这不但提高了闲置房屋资源利用率,还使房东增加了收入。同时,共享企业的立足点是真正解决了用户需求。从这一角度分析,共享房屋解决的是当前个性游和 80、90 后成为旅游消费主体背景下,单一的酒店已不能满足他们的住宿需求,人们想要在民宿中更贴近的感受旅游当地的风土人情,同时民宿还能为用户提供洗衣机、做饭、房东导游接送等贴心服务,解决出游群体在旅行中的真需求之痛。

反观共享单车,虽然联合了互联网,也分离了物品的所有权和使用权,但并不属于社会闲置资源,而是公司统一采购的商品,然后又通过缴纳押金、按时租赁的形式,让用户使用。严格意义上来讲这属于租赁范畴,相当于原来的租车行业。

同时,共享单车企业为了争夺所谓的 " 市场占有率 "、" 流量 ",会无节制的大量生产、购买新的车辆投放市场,全然不顾资源的利用率早已大打折扣,大量的成本投入也让共享企业从单纯的 " 轻资产平台 " 变成了 " 重资产出租商 ",违背了共享经济有效盘活社会闲置资源的初衷,不能称之为真正的 " 共享经济 "。

赚钱之道的难与易

企业存在的目的是赢利,而经营模式决定了行业的 " 钱景 ",共享单车与共享房屋谁能更快的赚取真金要从双方的经营现状说起。

先说共享单车。目前市场上共享单车的赢利模式是押金 + 租金,不过共享单车虽然是高频消费品,但单价低,同时还有折损率、运输、物流、应用开发和高昂的自行车投入和维护成本。

随着各地共享单车新规的出台,对车辆质量和停放区域、时间、维护等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那么企业线下运营的成本会大幅上涨。据了解,摩拜单车今年仅在北京地区的运营团队就达 2000 人,用以维护摩拜单车线下的维修、投放和人工管理停放等,这对于本就已经成了 " 自生自产 " 重资产型企业而言,运营难度加大,想要盈利太难。

在线短租相比而言就轻松了许多。首先民宿短租盘活的都是已有的闲置房源,是轻资产企业。线下运营方面,房源有各种小 C 房东经营,平台只需要有一支小规模的验收房间质量的线下团队即可,其他成本基本就是线上产品的开发和维护,相对较少。另外,短租平台的盈利模式目前是收取 10% 的佣金,虽然住宿属于低频消费,但是随着消费升级的提高和民宿质量的提升,用户接收度和单价都很高,动辄成百上千,佣金自然可观,平台想要实现盈利会轻松很多。

以木鸟短租为例,平台拥有全国 396 个城市 40 多万套房源,同时企业定位在家庭游市场,大力开发四木房源,这类对标酒店 " 四星级 " 的房源受到家庭游用户的大力追捧。木鸟短租《2017 短租民宿预订报告》显示,房源增长大约每天新增 500 间,今年前三个季度营业额同比增长了 400%,并且在呈现持续增长态势。

政策的 " 春风 " 和 " 冷风 "

国家政策层面的动作也能折射出行业的发展前景。

回观民宿短租业,从 " 出生 " 以来在大政策层面一直都是顺风顺水。最初民宿发展还没有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时,各地就有了自己的民宿协会,例如深圳厦门等民宿发达地区,已经以行业的形式重视规范民宿的发展。

这两年大众旅游强劲发力,全域旅游如火如荼。从国家到地方更是相继出台了支持民宿发展的系列文件。10 月 1 日起正式实施的《旅游民宿基本标准与评价》也一锤敲定了民宿短租行业的重要地位,被行业、媒体视为民宿规范化的重要标志。

共享单车相比就惨淡了许多。企业为了抢占 " 市场占用率 " 而忽视现实需求无节制投放,使大量单车成了侵占公共资源的 " 垃圾 ",影响了城市的正常道路交通秩序,共享单车也因此上了城市发展建设的 " 黑名单 "。据相关媒体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经有 12 个城市叫停共享单车新增投放。

《北京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的指导意见(试行)》于日前发布,明确指出单车企业对于已经投入运营的共享单车应定期检查车辆质量,及时召回不合格产品,保证车辆完好率不得低于 95%;同时要求企业加强对共享停放秩序的管理,不仅要在客户端展示停放区、禁停区和禁骑区,还必须在交通枢纽、轨道站点、重要商圈等重点区域,采用电子围栏与人工管理相结合的方式保障停放秩序等,同时明令提出 " 车身不得设置商业广告 "。这则名为鼓励实则限制的规则不但使企业的运营成本再度加大,还打破了他们意图通过 " 单车广告 " 等实现盈利的美梦,一度沸腾的共享单车也有了前途未卜的悲凉感。

从以上三点不难发现,短租民宿能够真实的解决用户在出行中的住宿需求,因此在国家政策的引导下正在被更多的用户接受和使用,民宿短租平台的钱景可观。而共享单车行业经营基础和盈利模式复杂,谈到 " 钱景 ",恐怕还有很长的难路要走。

作者:安水水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