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越来越多台湾人想加入共产党 ?
观察者网11-14

 

据参考消息 14 日报道," 卢丽安效应 ",这是台湾媒体近日热炒的一个词。

作为土生土长的台湾人,卢丽安以党代表的身份参加了中共十九大,引发台媒关注,台湾当局随后取消了卢丽安夫妇和儿子的户籍和健保等权益。

但是后续事态的发展远远超出了台当局的预料,北大台湾博士生王裕庆和张立齐先后提出加入共产党的意愿;在微博上,自称 " 红统派 " 一员,目前在大陆工作的台湾人李秉修甚至发表了《我爱中国共产党》一文,公开与台当局 " 叫板 "。

李秉修微博发表的头条文章《我爱中国共产党》截图

在台媒眼中,这一切正是 " 卢丽安效应 " 的发酵。而在十九大结束后至今近一个月时间里,已有越来越多的 " 王裕庆们 " 站出来,大声喊出:" 我们是中国人。"

李秉修微博里两张台湾青年接受大陆媒体采访的拼图

这些台湾年轻人的发声令台当局避之不及。台湾方面陆委会随即表示,如果台湾一般民众加入中国共产党,将被处以 10 万新台币(1 元新台币约合 0.22 元人民币)以上 50 万新台币以下罚款。

想加入共产党的台湾人如何看待来自台当局的 " 重罚 "?日前,参考消息 - 锐参考和三位台湾人聊了聊,他们分别是:"70 后 " 王裕庆、"80 后 " 张立齐和 "90 后 " 李秉修。

王裕庆:" 连台生都来读社会主义了,我们不会成功才怪!"

因为 " 无心之间说了一句真心话 ",这几天,王裕庆感受到了来自 " 沉默的大众 " 的支持。

他告诉参考消息,很多台湾人在社交媒体上加他为好友,就是为了对他的政治信仰表示支持。

王裕庆生在台湾,今年 39 岁的他有 20 多年是在加拿大度过的:在加拿大接受了完整的西方教育,毕业于多伦多约克大学东亚研究系。

" 我读的约克大学是有白求恩学院的。" 他对参考消息强调,在加拿大时,他就已经开始接触和学习马克思主义了。

王裕庆现在正在北大国际关系学院读博,他说这是为了更深入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因为在大陆既可以学习理论,又可以有实践。

近日,因为在接受港媒采访时表示 " 将在两会后向北大提交入党申请书 ",他成为了台媒追访的对象。

王裕庆接受媒体采访

锐参考:你怎么看台湾方面陆委会的罚款?

王裕庆:其实在三个月前,我在香港一档电视节目中就公开讲过自己要加入中国共产党,我当时说的时候就完全没有害怕。而现在听到陆委会这样讲,我就更不怕了。因为依据这个条例,我就算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你也不能取消我的户籍。反而是蔡英文当局自己违反了这个条例(《两岸人民关系条例》),所以后面他们自己就有点下不了台了。

锐参考:所以在你看来,现在应该是台当局比较怕的时候?

王裕庆:对!我是觉得自己只要做的是对的事情,就不要怕,反而是台当局已经恼羞成怒了。这件事是他们主动推动做的,在没有与我沟通的情况下就要罚我 50 万(新台币),但是他提出法条,我就解释法条,他说道理,我就讲道理,所以台当局拿我没辙了。我还要反问台当局一句,你说要罚我款,那我罚款通知书怎么到现在都没有收到?我看是因为你没有依据,写不出公文来嘛!

锐参考:你认为台当局对你进行罚款威胁的本质是什么?

王裕庆:这是因为台湾社会过去有一种错误的认识,认为台湾人加入共产党的是投机分子,没想到碰到了我和卢丽安、张立齐等案例之后,他们发现威逼利诱动摇不了我们的心智,所以才恼羞成怒,恐怕以后会有更多台生加入共产党,所以要做给其他人看,以此来影响我个人的社交圈,让别人不要效仿我,因为我是一个先锋。

锐参考:你觉得 " 罚款 " 的效果如何?台生会因此不再效仿你吗?

王裕庆:没有,我感觉现在台当局已经比较沉默了,因为今天王裕庆,明天张立齐,后天又有李秉修,你越是打压站出来的人,就会有越多人站出来。

锐参考:你认为这种现象说明了什么?

王裕庆:这说明很多台湾人在自己的生活中对社会主义至少是不排斥的,现在岛内舆论已经逐渐倒向我这边,因为第一,我信仰自由;第二,我言之有物,可以谈出真正的理论和做事方式。我只是因为真心的一句话,就造成了一个大的改变,我相信这是一个漂亮的改变,我相信带来的后续效应不仅是台生入党,而且会是有更多台生来大陆,想要从制度上了解大陆。到时候,连台生都读社会主义了,我们不会成功才怪!  

张立齐:不担心回台受孤立," 省与省之间的人员流动没什么特别的 "

张立齐今年 30 出头,是个 "80 后 "。2013 年,张立齐来到北大国关学院读博,从 2014 年到 2016 年,他一直都在递交入党申请书。而这次,他却因为在网上发表了一篇《我从台湾来,我自愿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文章突然成为了焦点。

在岛内上学时,他就组织过学习中国近代历史的读书会,他说自己 "2007 年起就开始信仰共产主义了。"

2008 年金融危机后,由于见证了岛内劳工被剥削的状况,张立齐说,他和一批青年台湾工人对社会主义的认同更加深刻了。

后来,张立齐报考了金门大学国际暨大陆事务学系,他的硕士毕业论文写的是长征。

但是当真的重走过一段长征路之后,张立齐觉得 " 与现实相比,自己的论文写的太烂了 "。

张立齐在做节目

锐参考:你觉得台当局的罚款威胁会影响到你吗?

张立齐:罚款的目的是为了恐吓全台湾人民,让他们不能跟大陆、跟中共走得太近。但是如果说台湾人的选择只值 50 万新台币,那么我认为实在是太贬低我们了。

台湾本来有很多年轻人想了解大陆,但是台当局起到了很大的掣肘作用。我们有些台湾同学想要做些进步的事情,就会有人跳出来进行恐吓,他们不想让台湾人跟大陆走得太近。比如在台湾时,如果在餐厅里面公开谈跟大陆或中共相关的事情,身边就会有朋友让自己不要讲这些,会担心自己的安全。我觉得这是一种集体被恐吓。

锐参考:你会不会担心自己回台湾时受到孤立?

张立齐:这个我不担心,在台湾和我这样想法的人很多,只是长期在民进党上台后,他们选择了沉默。但是这一人群的数量还是有不少的。

锐参考:未来你是会一直留在大陆,还是会回台湾?

张立齐:我认为省与省之间的人员流动没什么特别的。我认为台湾同胞来大陆发展的会越来越多,这是大势所趋,而我们的做法可能会加速这个趋势。

李秉修:" 即使回台湾,我也会坚持拥护中国共产党 "

与来了大陆好几年的王裕庆和张立齐相比,"90 后 " 李秉修来大陆的时间不长。今年 9 月,他才刚到天津工作,但是他对参考消息说,自己其实不是 " 来 ",而是 " 回到大陆 "。

李秉修的爷爷 1949 年从大陆到了台湾,而作为所谓的 " 外省第三代 ",他想要 " 回到大陆,带我的家人来落地生根 "。

今年 8 月,他参加了在台南举行的一场 " 促统 " 活动,在活动现场举起了五星红旗。

10 月 24 日,李秉修第一次到山东,他发微博说," 爷爷如果还在的话,知道我回山东了一定很开心。"

在个人微博上,李秉修给自己冠上了 " 台湾红统 " 的称号,11 月 2 日,他在微博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名为《我爱中国共产党》。

李秉修生活照片

锐参考:你在微博上自称 " 台湾红统 "。

李秉修:台湾虽然有统派,但没有细分,所以我们 " 红统 " 自己定义自己:第一是拥护中国共产党,第二是自觉学习党史,学习马克思主义,第三是支持真正的统一,由共产党领导的统一。

锐参考:岛内有人认为你们是在 " 作秀 "。

李秉修:我的父母很支持我,也有人不支持我,但是我认为还是要发出我们的声音,因为这个声音是真正促进统一的声音。我觉得我有信仰,不会因为别人的说法而放弃自己的信仰,希望在我的有生之年看到台湾能跟大陆实现统一。

锐参考:你的这些想法会被除了你父母之外的台湾人接受吗?

李秉修:我之前在学校参与创立了一个 " 红统派 " 的社团,目前只有十多个人。但是据我估计,台湾的 " 红统派 " 人数应该有三、四十万,所以我并不担心会受到孤立,我回台湾还是会发展自己的社团。

锐参考: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

李秉修:我也打算报考北大的中共党史系。

(文 / 唐立辛)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了凡
11-15
没看内容只看了标题,我说一句,因为台湾人知道离统一不远了早点表忠心有好处。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