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睡遍全世界的青旅,这 10 家不容错过
KLOOK客路旅行11-15

 

常年世界各地独行的鱼丸童鞋,睡过的青年旅社大概有 40-50 家,好的青旅舒适度不低于酒店,作为一个有故事的女同学,从住过的里面挑了 10 个最喜欢的分享于此,100 元 -400 元,KLOOK 跟着会玩的鱼丸大开眼界 ~

Ⅰ . 主题

Book and Bed,日本东京

这家青旅有个传神的中文名叫「书香入梦」。算是盛名在外的网红店,当初也是因为被网上的图片美到,从涩谷跑去池袋,穿越半个东京也要去住一晚上。

青旅在池袋站的某个出口的一幢大楼里,非常隐蔽的一层。可以定普通的格子间和带书架的格子间,设施是一样的,然而后者数量少价格贵也美得多。书架爬进去就是胶囊,有点幽闭,不过想到外面是书就感觉是超级酷的一件事了。池袋是东京一个很大的二次元聚集地,附近几个巨大的周边店都很好逛,小吃街和居酒屋开到深夜,喧嚣不眠。

书架前面是一大排沙发,天花板上也很有意思地挂着书本装饰。有小说,也有绘本、漫画和杂志,每个人都顺手在书架上抽上几本书,走到沙发上读。我在这里盘着腿,看了「灌篮高手」的全国大赛篇,夜深熄了灯,再爬回书架里睡觉,有趣得很。

Ⅱ . 氛围

City Backpackers,瑞典斯德哥尔摩

被认为是斯德哥尔摩甚至整个瑞典最棒的青旅,也是让我彻底迷上青旅的地方,直到后来住过那么多青旅,还是对这儿念念不忘。

青旅的整个空间在地下,却一点也不暗不潮,室内照明很舒服,而且非常干净。每几个房间都有公共休息室和浴室,每一区的装饰都不一样。所有人进门要脱鞋,地上铺满了柔软的地毯,各角落摆满了苹果电脑给客人用。棋牌、电影、杂志 …… 书和 DVD 堆成山,每个角落都不愁找不到玩的东西和一起玩的人。更厉害的地方是有一间桑拿房,我在这里享受了几晚免费的北欧桑拿,和一堆鬼妹坦诚相对,十分新奇。

当时刚开始独行不久的我,还是一个对世界充满热忱的好奇少女(误)。或许是气氛太好,能和一波又一波不同的人神侃上四个小时。坐在旁边的法国小哥四目一对就能聊起天来,一起跑到地下室去探险,在各种锁了和没锁的房间还有大管子之间串来窜去。后来我在游记里这样写:「其实一个人出游才是最不孤僻的,因为你不知道一路会遇见谁。跳开自己的小圈子,和陌生人聊天,听到无数有趣的故事,拥抱这个世界。」

Ⅲ . 地段

Arty Paris,法国巴黎

在巴黎的一周住了两个青旅,相比起第二个繁华却略有混乱的 9 区,我更喜欢 14 区的这家。

在巴黎找住宿,重要的不是颜值价位名气,而是——地段。出门可能是热闹的游客区,可能是典雅陈旧的古典范儿,也可能晃荡着无所事事的小黑小阿,14 区是巴黎传统安宁祥和的中产街区,街道整洁,少有游客,一个人四处游荡也很安心。在附近社区不知名的蛋糕店买甜点,店员老太叫我 mademoiselle(对年轻女孩的称呼),心花怒放。

房间和公共区域的装饰比较常规,室内明亮,免费早餐丰盛,深刻的记忆是古老的电梯,需要用力拉开栅栏再推门进去,很有趣。和同屋的以色列小哥出门觅食,在深夜 14 区安静的街道上流窜,脚步声清晰,路过小公园,路过打烊咖啡店的巨大天棚和落地玻璃窗。

Ⅳ . 装潢

Casa Gracia,西班牙巴塞罗那

在巴萨找住宿的时候,我翻了 hostelword 的微博,发现了这家的推荐,对一张墙上挂满镜子的照片一见钟情,在这里住了几晚,如愿被它的颜值所征服。

这家青旅在巴萨的 Gràcia 大街上,繁华又时髦,却不是最俗气的游客区,走几步就是高迪的米拉之家。在青旅里不算便宜,然而架不住美貌。床位是十分精致的白色木床,公共区域的角落很适合小坐,装潢透着轻松的现代欧洲风格,非常喜欢。

因为近,我在晚上跑去了巴萨最文艺的 Gracia 区瞎逛。随便进一家看着顺眼的小酒馆喝杯起泡酒(cava),吃奶酪和番茄面包。当地人坐在室外卡座,坐在废弃的石头教堂门口,与葡萄酒、tapas 和深夜的聊天相伴。实在怀念那样的夜晚。

Ⅴ . 美食

Mundo Hostel,波兰克拉科夫

这家绝对是我青旅生涯中浓墨重彩的一笔,原因特庸俗——美食和美色。

华沙到克拉科夫的火车简直是背包客专列,人人背着登山包挂着防潮垫。这里有保存完好的老城和犹太区,建筑美貌,物价低廉到直逼国内,也难怪年轻人们都喜欢。

在这家混住的六人间,有一个铺位的人直到我退房都没出现过。同屋是两个苏格兰男生和两个荷兰男生,刚满二十,身材挺拔,颜值颇高,正统鲜肉。我很少和比我嫩的男生聊得来,喝点啤酒吹吹水就回去了。第二天醒来只见衣服行李摊了一地,四具只着内裤的肉体睡得四仰八叉,视觉冲击力超级爆表。

以及,这家的早餐是我住过青旅中最丰盛的。提供免费早餐的青旅其实不少,然而有的寒酸到就是几片面包几种酱自己用吐司机烤了吃。这儿是摆了满满一桌的水果,酸奶果汁和热饮,煎香肠,好几种面包、ham 和干酪,一旁的员工还在做薄煎饼,浇上黄油和枫糖浆,全部免费自取,一顿大餐点亮一天心情。

Ⅵ . 传统

Palmers Lodge Swiss Cottage,英国伦敦

当时结束在英国的学业。宿舍已经到期,回国机票却还有段时间,于是拖着全部家当,在伦敦的青旅住了五天。这家典雅的青旅留给我伦敦最后的美好回忆,再与之好好道别。

伦敦的青旅市场有点诡异,市中心最好的几个地段有不少价格低廉的青旅,但是环境非常可怕:狭窄的房间挤着十几张铁架床,一扇小小的窗透出一点点光。住过几次实在怕了,选择了市区北部稍远的地界 ,地铁直通,交通也还算方便。

青旅在一幢砖红色的维多利亚式大宅中——这件事就已经很酷了。穿过巨大的大厅,走上带雕花柱的木楼梯,地板、床铺和壁橱都是深木色,地上铺着深玫瑰色的短绒地毯,挂着同色床帘,洗手间也是巨大。英伦风真有范儿啊。

离了游客区,伦敦的北部安宁又富裕。记得有一回在周围瞎走,闯入一片中产的街区,大树和灌木修剪整齐,沿路都是淡色雕花的古典式大宅,建筑极美,像异世界一般。

Ⅶ . 安静

Shelter Jordan,荷兰阿姆斯特丹

一开始我住在城内最有名的青旅 Flying Pigs,夜夜笙歌趴体闹到后半夜,又嗨又吵到有点吃不消,于是拎着行李逃进了另一家——就是这家。

在大同小异的欧洲城市里,阿姆真是很有魅力的地方,年轻活力,摩登又富有特色。在充满声色的阿姆斯特丹,这家青旅倒显得是个异类。它由非盈利的教会经营(想起了 YMCA),走廊里挂着圣经语录,卫浴板门像学校宿舍或是公共图书馆。房间里完全没有装饰,铁架子床简洁到了禁欲的地步。晚上有门禁,室内禁止烟酒,气氛有点死板,但是也带来了两个巨大的好处——安静和便宜。

毕竟,在阿姆斯特丹找乐子实在太简单了,到处都是音乐、酒精和想要寻欢作乐的年轻人。不是人人都能吃得消停不下来的深夜趴体和噪音。住多了会自嗨的趴体青旅,这家禁欲系倒让我印象特别深刻。如同它的名字一样—— shelter(庇护所)。

Ⅷ . 设计

The local NYC,美国纽约

在纽约呆了一周,换了三个青旅,这是第一家也是最喜欢的一家,在皇后区的 long island city,靠近曼哈顿,因为从机场带着行李出来地铁可以直达选了它。

不住在曼哈顿总感觉来的是个假的纽约,后来搬去的两家青旅分别在曼哈顿中城和上西区,各有各的魅力,却都没有这家美貌愉悦。这个区西边一河之隔就是曼哈顿岛,在青旅的路的尽头,可以隐约看到半场纽约的日落。

青旅一楼的咖啡店、公共区域都是当下流行的美式工业风,设计现代设施也很新。房间青色的墙壁显得很整洁。记得最清楚的却是这家的浴室,在房间玄关的侧间,摆着美貌的防滑垫和小凳子,干湿分离做得极好。根据个人对青旅的经验,房间内的浴室整洁性普遍不如公共浴室,还会容易有潮气和同屋洗漱的声音,这家倒很好地解决了这些问题。

Ⅸ . 细节

Wise Owls,日本东京

第二次来日本,只在东京待短短一天,第二天一早要赶新干线去东北,所以找了车站附近的这家,交通和设施都没有让我失望。

这家青旅就在 JR 青叶线的八丁堀站旁边,几分钟直达东京站,去筑地市场也很近。路口拐角处白色的招牌很有品,一楼是家咖啡店,前台刷了黑板墙是各种涂鸦。设施非常新,板床厚实私密有床帘,这几点就足够给青旅大大加分了。踩楼梯上去而不是爬铁架子也是非常感人,每张床头的楼梯里是带钥匙保险柜,而且床位在青旅里算是宽敞的。淋浴间,每个隔间有放衣服的外间,干湿分离,干净宽敞,配的洗发水和吹风机也很好用。

这家有特色的亮点并不太多,也没有很好的公共空间,但灯光和插座的位置,卫浴的设计,清洁的环境 …… 正是这些细节让一家青旅变得舒适起来。让人感觉「不愧是日本」呢。

Ⅹ . 温情

Pinewood Lodge,新西兰皇后镇

新西兰是工作后带父母的一次自驾出游。他们和我都不是很追求物质享受的人,在皇后镇的几天住在这家简朴的青旅。和我在英国的宿舍,几乎长得一模一样。

一个小街区的数间房都在这家名下。有青旅床位,也有颇有设计感的独栋小屋,我们住的是类似公寓,有公用厨房。房间和厨房的格局陈设,乃至窗外的风景,都和欧美的学生宿舍非常相近。在镇上买了食材回厨房自己做饭,让时常嚷嚷旅途吃不惯的父上母上十分满足。窗外是草坪远山,安宁祥和,有一种留学生活的既视感,也唤起了我很多回忆。

文章授权转载自 极简旅行

图片均来自官网 | 版权归作者所有

KLOOK 客路旅行出品 | 作者 鱼丸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游骑兵A
11-16
知道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