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肚兜简史:从实用衣物到情欲暗示
国家人文历史11-15

 

内衣在中国,最早的名称叫 " 亵衣 "。《辞源》说:" 亵衣,亲身之衣也。" 亵这个字,显然有轻慢、不庄重,甚至污秽之意。可见传统文化对待内衣的心态,是近而不亲的。

中国女人内衣的形制,从汉代的抱腹、心衣,唐宋的诃子、抹胸,到明清的襕裙和肚兜,多成几何形剪裁,或长方,或半弧,或三角,或椭圆。这些平面剪裁的内衣,是为了裹住,而不是突出女人的丰满胸脯。个别朝代,内衣后片省却了,亮出了女人的背,但仍旧不是为了烘托和赞美女性胴体而出现的。女人内衣设计,几千年来一直围绕着实用这个中心思想展开。如果非要在今天那些煽情的女人内衣上寻找古人的影子,也只有肚兜能担当了。肚兜这个清代的胸间小衣,最大面积地暴露了女人的前胸后背,令实用的语义变得模棱两可。

抱腹、心衣示意图

明清两代,带插图的言情小说泛滥,肚兜模样牢固地镌刻在了后人的记忆中,成了现代人最熟悉的古代内衣。目前还没有足够的史料可以证明它是为了挑逗男人情欲而设计的。

由于三寸金莲的存在,肚兜在旧时男女性爱活动中,还无法扮演重要角色,去奏响引诱、进攻、妥协、投降的序曲。这个重任是由三寸金莲完成的。即便在《金瓶梅》这样写尽男女风流的禁书中,也未见对肚兜有细致描述。第二回中,潘金莲在自家楼上的帘子后,丢给楼外西门庆一个风流眼色,作者详尽描绘了她的发饰衣着美貌:假发填充的发髻,黑油油的,斜戴一朵并头花,柳叶眉,面若桃花,樱桃嘴常喷出异香兰麝,酥胸半露," 毛青布大袖衫儿,又短衬湘裙碾绢纱,通花汗巾儿袖口儿边搭剌 ",红纱膝裤扣莺花,裙裤下是尖翘翘的金莲小脚,鞋是白绫高底。唯有潘金莲穿的肚兜,一笔带过," 抹胸儿重重纽扣香喉下 "。

这是杭穉英为上海中法大药房绘制的广告。三十年代上海月份牌广告上的女子,完全是西风吹拂过的身姿笑颜,时尚摩登,其开放程度放到今天也是极其大胆的

其实,西门庆时代的男人,西门庆时代前和后的男人,并不在乎女人的胸是大是小。在乎,是当代男女爱上西方俗文化后,对丰乳肥臀动了心思,尤其是受西方情色文化感染的现代男人。罗家妈妈说,她年轻时从未穿过今天年轻女子痴迷的塑胸胸罩、收腹内裤一类的内衣。出嫁时穿过一件胸前绣着戏水鸳鸯的肚兜," 不是为了好看,是为了吸汗 "。今人所能看见的绣工精美的肚兜,更像是款款亵衣后面女人的一段孤寂或幸福心情的写照,或是闺房中含蓄娇羞女人身份的表示。从前的文人骚客庶民,多把眼光落在女人的小足上了。旧时文人画家,把浓墨重彩全给了三寸金莲。男人性幻想的激活,几乎都来自女人的金莲小足,以及娇巧的绣花鞋。再雅致的金枝玉叶,再风骚的妓家,裙下没有匿藏一对乖巧弯钩,要寻上好夫家,要靠上恩客,都非易事。

一对莲花一样的小足,把生活在社会两端的女人,上流的,下流的,放在了同一个审美标准下。而在卧室上演的穿与脱的游戏中,男人的目光更是对肚兜失去关照,绣花鞋才是焦点,是第一主角,如果不是唯一的话。原创肚兜的形制,恐怕只能在一些乡村农家幼童身上窥见些许朴拙的影子。孩童穿肚兜的动机和今日时髦女子完全不同,前者带着对生命的诚惶诚恐,对鬼神的敬畏,有护身符的意思,后者却是在人类原始欲望的纵容下,借着肚兜放肆,将欲望演绎出来,上演了一段段唇齿间流传的风流韵事。夏季炎热漫长,乡村孩童通常上身赤裸,胸间围个肚兜兜,既避酷暑,又避邪风。春秋冬季,也穿肚兜,当内衣穿。民间信仰禁忌说,人在十岁前,灵魂尚未长全,任何惊吓和邪气侵入,都可能导致年不足十的小孩灵魂出窍,阴间小鬼会乘虚而入,寻找转世替身。为了保佑魂不被小鬼勾去,大人就给小孩子穿上肚兜。

在这幅由张燕风女士收藏的月份牌上,这位自行车女子,曲线毕露地走出了闺阁,恣意地笑着,丝毫没有传统的羁绊

肚兜的面料无一例外的是红棉布。坊间迷信认为红色能祈福避邪。肚兜的始作俑者究竟是谁,众说纷纭,迷雾重重。市井百姓更愿意相信坊间传说,那胸间小衣是贵妃杨玉环的杰作。

这个集 " 三千宠爱在一身 " 的女人最怕苦夏。肉体丰腴,难抵酷暑热浪,皇家避暑山庄也无能为力。一次在骊山避暑,气候之炎热,人是焦躁不安了。杨玉环一热,倒热出了灵感,要有一件衣衫,能御暑热,不碍观瞻。她令宫女用丝绸剪出一块方巾,绣上艳丽花卉。她从华清池沐浴出来,宫女用一根细窄的带子把方巾随意系在她脖子上,另一根带子把方巾散漫地束在腰间。方巾遮住了美人的丰乳,又让乳房表现出呼之欲出的态势,凝脂般的肌肤也最大限度地裸露在外。欲遮还露的方巾,止不住的春光,唐明皇龙心大悦,问此为何物。贵妃笑答:肚兜。此后,肚兜渐渐从宫廷传入民间。这个传说把唐明皇的目光牵引到贵妃的丰乳,而不是脚,是因为缠足在大唐时期尚未露端倪。杨贵妃是否发明了性感肚兜有待考证,不过,大唐女子的内衣比起前朝,更讲究对女性魅力的烘托。唐朝世风开化,女人多袒胸露背。

唐朝 " 内衣 " 诃子花纹绚丽

如同女人今天穿太阳裙需要隐形肩带的胸罩,大唐女子穿上了无肩带的内衣——诃子。诃子面料挺括有弹性,两根带子在胸下一系,既固定内衣,又使乳房挺立奇丽起来。然而,烘托乳房的诃子是一个异数。唐之后的主流价值观和审美观对女人的要求都是无胸,或不能表现出有胸。这就像从前西人严禁展示女人大腿一样。在西方卫道士眼中,女人是没有大腿的,或者说女人大腿在意念中是不应该存在的。任何可能引起男人看到女人大腿而联想到其他的东西,都是道德败坏的标示物。上世纪初,美国内衣广告中,女人内衣甚至不能铺开展示。内裤无论长短,只要出现在服装杂志或橱窗中,必须叠得规规矩矩。卫道士害怕裤腿分开,会让人联想到男女交媾的场面。

把女人内衣叠上,就是把女人的大腿从公众视野中消除,从而避免人们在看见女人内裤时,联想到女人的大腿,进而再联想到其他的尴尬。宋代以来的礼教更加严苛地束缚了女人的胸部、双脚与思想。张爱玲发现," 中国女人的紧身背心的功用实在奇妙——衣服再紧些,衣服底下的肉体也还不是写实派的作风,看上去不大像个女人而像一缕诗魂 "。张爱玲描绘的是罗家妈妈那样的民国女子。她们的内衣尚且这样拘谨着,可想而知她们的前辈该有怎样的束缚。这紧身背心该是内衣了,即或不是,也足以表明传统文化是阻止女人胸挺傲人的。

曾经几何,女性的丰乳在主流的男性文化中是不被称颂的。男性文化欣赏的是三寸金莲,它为男人提供了一个看得见的想象物体,从而为男人营造出了极致的性幻想。今天,低头不见飞燕似的金莲小足,抬头不见张扬的丰乳女子,于是,不少男人最初的性幻想竟然来自春夏时节对女人后背风景的窥视。

穿泳装的民国女公子洪筠

春风婀娜衣衫薄,现代女人文胸后面的两条肩带隐晦而绰约。尤其是在一切关乎性的文字和影像严重匮乏的时期,女人后背的这道小景,魅惑力可敌今日任何一部爱情片,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北京某著名话剧演员在回忆躁动不安的青春时,直言不讳地说,七十年代在东北农村当知青 " 修地球 ",生活非常粗粝枯燥,一日从地里收工,忽见前面几个女同学汗水浸透的衬衣里,两条白色胸罩肩带若隐若显," 真是美丽,让你怦然心动 "。在细窄的胸罩肩带中,他想象出了,或窥见到了诱人的男女天地。今天那些布满情欲暗示的女人内衣,在广告中,在柜台上,是二十世纪西洋人的创造,然后乘着中国大门向外徐徐打开之机,在九十年代挤了进来。在此之前,女人胸罩设计是简单粗糙的,目的是为了约束女人胸部的晃动和精神的摇摆。

中国服装设计师在女人内衣上大做文章,是 20 世纪末、21 世纪初的事。

注:未经版权方允许,请勿转载、抓取。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张伟
11-18
没看文章只老了图片
11-12
文章写得很好👍
潘金莲她大伯
11-15
很好
黄汝磊Hrent
11-16
666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