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害日本留学生江歌的嫌犯陈世峰,是 5 年前差点杀了我的前男友
INSIGHT CHINA11-15

 

时隔一年后,日本留学生江歌遇害案再次占据了各大媒体的头条。在媒体和舆论几乎众口一词将矛头指向室友刘鑫时,却忽略了真正罪魁祸首陈世峰。令我们意想不到的是,陈本人早在五年前就有过威胁殴打自己女友的黑历史,事发之后他毫无愧疚,甚至也没有收到任何处分,而受害者却被指责为 " 勾引优等生 " …这到底怎么回事?跟着主页君一起来看看

文 | HQU2010DY2

From 先生手账

微信号:czhapp

陈世峰,是我的前男友。

去年的时候,我第一次听到杀害江歌的人名字叫陈世峰,当时同学们纷纷发来微信给我,因为他是我的前男友。

可我,却一点不惊讶

陈世峰

其实陈世峰也算不上真正的前男友,大二的时候我们总共相处了不到一个月,在半个月左右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人性格有点偏激于是想分手

他可能心有不甘吧,2012 年 3 月 9 日晚上 8 点多钟在华文学院女生宿舍楼下叫我出来,那个地方有路灯有监控,几步远就是宿管住的地方,所以我就下来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说了几句我就想走。他拽住我不让我走。我当时说了句 " 我操 ",然后他就说 " 你再说一遍 ",我就没说话,觉得在宿舍门口实在是太丢人了。可能他也是这么想的,于是拽着我就往远离宿舍的地方拖

那是我第一次感觉男女有别,男人的力气真的很大。我根本挣脱不了。当时也没觉得会怎样,总不能喊救命吧?就是懵了,想挣脱。

然后我打了他一巴掌。这是我不对,我先动的手。虽然我事后一再强调这是正当防卫,但是这一巴掌被监控实打实的录下来了。这也是我觉得我做的非常愚蠢的举动,在此跟广大女性朋友们说,反抗的时候扇巴掌是没用的,只会激怒对方

他彻底被我激怒了,把我拖到几步外的树荫里,厦门的树即使在三月份也是宽大茂密,遮住了监控,树下有个石头做的方桌和围着方桌的四条条凳。

他把我踹在条凳上,是的,是踹在我的肚子上,我的后背抵着后面固定在地上的石方桌。说了一句:" 你他妈以为你是谁 ",然后狠狠地给我扇了回去

这个力道有多重呢。反正我当时是直接听不见了,脑子嗡嗡嗡了一晚上,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左边脸咬肌受伤,一吃饭就疼

打完之后我就不懵了,当机立断喊救命,有三个女生路过往这边看了一眼,他也有些闪神,我趁机撒腿就跑,因为我觉得他彻底疯了,我也就不用再顾及什么面子形象。一边狂喊救命一边百米冲刺回的宿舍。

嫌犯陈世峰  

回去后,第一件事我想报警,调监控。被系里压下来了。

第二件事我想看病,脸实在是疼,肚子也疼。陈世峰比我大一届,他们辅导员极其不情愿的带我去的医院。同行的还有我的好朋友。

路上辅导员一路都在跟我好朋友说现在年轻人真冲动,陈世峰学习好对老师有礼貌是个好孩子,诶你这个同学好像总不来上课吧(嗯我翘了大部分的思想政治课和英语课因为我在大二一天之内裸考过的四级六级,上午四级下午六级,好像按理说要先过了四级才能报名六级,但我那会儿正赶上了要改革所以是个破例。总之,我是个总翘课专业课也不好的坏孩子,老师讨厌我也是情有可原。)

嗯,校方给我的感觉就是,勾引了我们的优等生,带坏了他

 

我爸是个很儒雅睿智的人,他来学校跟系主任谈了谈,就把我接回家了,也没跟陈世峰见面。我回老家待了一个学期,我另一个好朋友每天给我邮件笔记,期末了我回来考试。

所以估计当时我爸跟系主任谈的就是允许我不上课还能考试吧。分倒是没给我改,还是六七十分。这点学校还是很公平的,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我没送礼。

当时陈世峰应该是挺慌张的,特意来我们班男生宿舍里问他们我爸来要干嘛,问他们我什么背景。。。

不好意思我爸一直是个文弱书生,家里工薪阶层,啥背景也没有。

所以再后来,就听说学校给他安排了个留学生宿舍单间住着。面朝大海,电视冰箱空调都有。之前他住的男生宿舍是一间教室改成两个 8 人间那种。

我一直觉得我委屈,想要个说法。我妈是这么认为的:

你想要什么说法,要来了又能怎样,我们去把他打一顿又能怎样。他们家在银川有哥哥有姐姐,一大家子人,结了怨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倒是庆幸你还算年轻遇到这种事,再大点,或者是真跟他在一起了家暴你可怎么办。学校现在对他这样,其实是在害他,你就看他以后吧。

我妈的朋友,另一所学院的院长是这么说的,现在这种事太多了,没闹出人命就息事宁人吧,都这么大孩子了,老师也管不了啊。

吃亏是福,可是我们把祸留给谁了?江歌么?凭什么要让她去承担?

江歌妈妈和亲友在江歌墓前

事情过去五年多了,加上我跟陈世峰的接触本来也短暂,对他这个人也没什么好评论的。对于遇害人,我五味杂陈,心里很不是滋味儿。看见江歌妈妈恸哭的样子,我也给自己的妈妈打了电话。我妈对这件事也很是无语。

对于大学生涯与荒唐事,现在的我很后悔没有在大学时更努力的学习,尤其在课余空下来的时候,应该更好的利用时间学更多东西。我很希望能遇到一个能好好引导我的老师,但是我一直没遇到,这也是我的性格原因,对长辈要不就瞧不上,要不就觉得自己太 low 了没办法跟大神对话。

至于当年学校的做法,以及那些戴着有色眼镜看我的人,我现在想来,可能 " 成熟 " 了之后的自己也会变成那样。但我又总想做点什么改变这个现状…………却又无能为力……

直到今天江歌白白牺牲后,回忆起当年陈世峰对我的暴力、以及学校的处事态度,已经后悔也来不及了

本文系授权发布,From 先生手账(ID: czhapp),新都市年轻群体第一微刊。心理︱职场︱情感︱干货︱知识,先生手账,陪你刻录每一个平凡人真实的生活。推荐关注!欢迎分享到朋友圈,未经许可不得转载INSIGHT CHINA 诚意推荐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