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工亡补助 65 万 父母和妻女争“巨款”对薄公堂
半岛晨报11-15

 

网络配图

男子工作时猝死,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和丧葬补助金合计 65 万元。对于这笔 " 巨款 " 如何分配,死者父母坚持认为自己应该多分一些。无奈,死者妻女将死者父母起诉至法院。近日,法院判决死者妻女多分 10%。

工作时猝死工伤保险赔 65 万

吴红与张江 1994 年 11 月 12 日登记结婚,1997 年 3 月生育一女张小丽,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不料,2016 年 4 月 2 日早上 8 时 15 分许,吴红的丈夫张江在公司上班期间,被工友发现其趴在高配室值班室的床上,工友们多次呼喊均无反应,紧急送医院后被诊断为 " 猝死 ",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噩耗,吴红和女儿悲痛欲绝。

所幸张江在 2016 年 7 月 13 日被认定为工伤。同时经大连市医疗保险管理中心核定,张江可以获得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和丧葬补助金共计 65 万余元,其中一次性工亡补助金 62 万余元、丧葬补助金 3 万余元。张江除了妻子、女儿外,还有年迈的父母在世。那么,这笔钱该如何领取呢?

死者父母与儿媳产生争议

张江的妻子吴红处理完了丈夫的后事,开始与公公、婆婆商量领取张江的工亡补助金及丧葬费事宜。这时,张江年迈的父母跟儿媳妇说,他们已经打听过了,领取此款项,必须持有公证机关出具的公证书。于是,2016 年 8 月 24 日,张江的父母以及吴红等四人来到大连市公证处准备进行公证。

就在这个时候,令吴红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就在进行完公证欲签字时,张江的老父亲突然提出,必须把张江的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及丧葬补助金的全部金额 65 万余元打到他一个人的账户上,才同意作公证。同时张江父母认为,他们是张江的父母,要求对这笔钱多分 10 万元,否则不领取此款项。

公、婆的这番举动和言论,令吴红一时间惊呆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往日异常和睦的一家人,在丈夫刚刚去世且尸骨未寒、女儿远在上海上大学时,竟然因为身后的这笔钱,产生了纠纷。

最后吴红也未能与公公、婆婆达成一致,不欢而散。

拖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后,吴红及女儿张小丽在无奈之下,委托辽宁圣邦律师事务所张荣君律师,将张江的父母起诉至法院。

该款项应考虑与死者生活紧密度

法庭上,二被告的代理人认为,张江的父母均年老体弱,且患有重大疾病,从 2013 年至今已经进行了四次手术,医保报销完毕后,自己还支出了 19 万多元医疗费用,平时吃药也需要花费上万元钱,因此要求多分得 10 万元是合情合理的。

原告吴红及其女儿的代理人张荣君律师则认为,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是补偿给近亲属的款项。虽然此款项不属于遗产,但分配时应当考虑死者生前与近亲属之间的生活紧密程度来确定,而吴红作为死者的妻子,对死者生前的生活尽到了最大的照顾义务,应当适当多分得该款项。死者张江的丧葬事宜,全部由原告吴红操办,其应获得全部数额的丧葬费。

同时,张荣君律师还认为,另一原告张小丽作为死者的亲生女儿,目前在上海复旦大学就读,每年需要学杂费共计数万元,由于其没有生活来源,也应当适当多分得该款项。

二被告距离死者的生活紧密程度相对远一些,且其还有另外两名儿子予以赡养和照顾,其要求多分得工亡补助金的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但与二原告相比,应当适当予以少分。

张荣君律师向法庭提交了《最高法院赔偿委员会关于如何处理石晓丽等 5 人请求赔偿一案的批复》,请求法庭在判案时予以参照适用。该《批复》中明确规定,赔偿金不应按份额平均分割。

死者妻子和女儿多分 10%

法庭经过开庭审理,最终采纳了张荣君律师的辩论意见。

法院认为,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的性质是对工亡人员直系亲属的精神补偿,在分配问题上应依据工亡人员与直系亲属生前生活的紧密程度、各直系亲属对工亡人员的经济依赖程度以及工亡人员的死亡对各直系亲属精神损害的程度予以综合考量。

本案中,死者张江与原告吴红、张小丽组成了独立的三口之家,生活自给自足,而张江的突然死亡必然导致该家庭失去经济支柱和精神依靠,原告吴红中年丧偶,原告张小丽大学在读,二原告的生活状况必然会因张江的死亡而明显变差,因此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理应对二原告酌情多分配。

但二被告虽然未与张江同住,老年丧子亦属人间大不幸,且二被告均年老多病,张江的死亡也只是其无法尽到对二被告的晚年赡养义务,因此应依据 " 百善孝为先 " 的中华传统美德和对二被告未来赡养的实际需要,予以考虑。

近日,西岗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酌定二原告各自分得该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的 30%,二被告各自分得该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的 20%。

关于丧葬补助金一节,因该款项系对于工亡人员丧葬费用的补助,而张江的丧葬开销皆由原告吴红承担,且二被告未对原告吴红对于该款项的主张提出异议,故应由原告吴红独自取得。

工亡补助金不能等额分配

针对此案,张荣君律师认为,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是职工工伤死亡后由国家对死者近亲属进行的补助,是对死者近亲属因其死亡导致的生活资源的减少和丧失的一种补偿。

根据《继承法》第三条的规定,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指的是死者生前已经取得或者是能期待取得的个人的合法财产,其财产权益系死者生前已经合法所有的,具有稳定性和可预知性。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的形成和实际取得均发生于死亡后,具有不可预知性。因此,本案中的一次性工亡补助金不属于遗产的范畴,不能按照继承原则进行分配。

针对哪些人有权请求分割这一财产?张荣君律师表示,由于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是对死者家庭整体预期收入的赔偿,权利人首先应当是与死者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范围内的近亲属。一般情况下,继承法中的第一顺序继承人,即配偶、父母、子女是与死者共同生活的近亲属,享有请求分配权。

本案中,死者张江的父母,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当然享有请求分配权。但原告吴红与张江结婚后,一直与张江共同生活并将女儿张小丽抚养成人,夫妻二人及他们的女儿共同生活的时间更长,关系也更为密切。因此应当根据与死者关系的亲疏远近、与死者共同生活的紧密程度及生活来源等因素综合考量后,予以适当分割,不能简单、机械地在权利人之间进行等额分配。

(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

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佟亮

报料人:杨女士;线索费:50 元

有奖报料热线 82488888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