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打道回府,亚洲行目的都达到了吗
观察者网11-15

 

【文 /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马钊】

五国十四天," 特靠谱 " 终于结束了自己这场马拉松式的亚洲之行。这是他就职以来时间最长、行程最密集、外交任务最繁重的一次访问,又因为访问的是美国传统战略中心,因此从一开始就被寄予厚望。

在他出访之前,美国的外交界和主流媒体就给他开出了一个长长的任务清单,其中包括:

寻求解决朝核问题的新办法;

改变美中经贸的结构问题;

巩固传统的美日韩同盟关系;

联络东盟国家;

打造 " 印太 " 同盟;

重申美国在亚洲的领导权;

……

那么特朗普是否完成了上述各项任务?是否向亚太各国领导人展现了 " 美国优先 " 下的亚太政策?此次亚太之行又有多少成功与不足?

发挥正常

就此次外交出访本身,特朗普所表现出的谨慎、规矩、耐心等,超出了媒体的预期。对大国领袖而言,出访注意外交礼仪,这本来不是什么特殊的期待,而是起码的要求。但是特朗普一向特立独行,经常置外交礼仪于不顾,确实让美国官方很头疼。

比如今年 1 月在特朗普就职之后,他与传统盟友澳大利亚总理通电话之时,两人就难民接收问题一语不合,他直接挂断电话。

接下来在 3 月北约首脑峰会上,特朗普在出席首脑合影的时候,一把推开身前的黑山总统马尔科维奇,径自走到前排。

9 月到纽约出席 " 联大首脑会议 " 之际,特朗普先与联合国秘书长古铁雷斯就联合国机构改革进行会谈,他脱口而出,说纽约欢迎联合国的存在,因为他自己在联合国总部附近有一个商业楼盘,其中不少租户是各国派驻联合国的外交工作人员,用这种直白的地产商的方式理解联合国的存在,使得与会人员大跌眼镜。

而这次特朗普亚洲之行东亚峰会这一站,也是一波三折。根据华盛顿邮报引述白宫内部多名官员表示,亲近特朗普的官员担心其不想在亚洲待太久,否则会触发特朗普 " 易怒 " 的性格,并导致不可预测或有失外交风度的行为。不过最终因为议程延迟,特朗普还是取消了参会计划,改由国务卿蒂勒森代为出席。

特朗普在访越晚宴上,困到揉眼睛

对于此次特朗普到访的亚太各国而言,外交礼仪所展现的 " 面子 " 与外交会谈所产生的实质内容的 " 里子 ",是同等重要的。不仅如此,特朗普此行所到国家,既有日韩等铁杆盟国,也有越南这个承载了美国国殇的国家,还有屡遭人权组织批评、且对美国多出言不逊的菲律宾,当然最要紧的是成长中的大国中国。

应对如此复杂的双边与多边关系,需要 " 表里兼顾 "、" 礼尚往来 "。从此行来看,特朗普算是交出了一份很好的答卷。他在与盟国的外交会谈中,既展现了大国的威仪,也在会谈和参观活动中表现了足够的对接待方的尊重与兴趣。

特朗普夫妇参观故宫,露出惊讶表情

参观完故宫后,特朗普将推特封面换成了与习近平主席夫妇及京剧演员的合影

这其中的亮点,当然是对中国的国事访问,很显然中方的 " 国事访问+" 的安排,给予他极大的尊重,也赢得了特朗普的极大赞许。他不仅破天荒的把个人推文账户的封面换成了与中国领导人的合影照,还连发推文称赞中国的接待工作,即便是到了越南,还在越南政府举办的招待会上,继续赞扬令他难忘的对华访问。

特朗普此行在外交场合的表现,为他自己赚足了情感分。要知道,在特朗普竞选总统和当选之后,亚太各国普通民众对他的评价以负面为主,此行虽不能使他的 " 人气 " 赶超其前任奥巴马,但至少拉近了他与亚太各国领导与民众的关系,为以后的外交活动奠定了良好的情感基础。

及格

外交活动要 " 表里兼顾 ",如果说特朗普赚够了 " 面子 ",他是否取得了足够的实质性成果?

此次特朗普的亚太之行,有两个议题最为重要,即朝核危机和贸易平衡。前者可供美国选择的解决办法十分有限,很显然不能够对朝鲜实施武力,战争的代价太大。美国主导的联合国制裁协议已经开始实施,但是还要假以时日评估作用。美国曾经希望中国能够扮演 " 关键先生 " 的角色,可是中国显然不愿意因为美国的利益而轻易改变对邻国的政策。

既然不能速胜,美国现在所能做的就是稳定局面,不要使朝鲜半岛形势继续恶化。特朗普此行的确尽量避免进一步刺激朝鲜,比如他因天气情况不佳,临时取消了访问三八线附近的非军事区,没有用推文对朝鲜领导人进行人身攻击,呼吁中国继续发挥作用,但是没有施压中国。上述的做法,虽然不能解决朝核问题,但是至少没有使局势失控,也就给外交努力增加了一点机会。

经贸问题的复杂性也绝不在朝核问题之下。美国与亚太地区各国都保持了极为密切的经贸关系,同时美国也不断抱怨巨大的贸易逆差,甚至扬言不惜推翻现有的贸易协定,改变所谓美国所遭受的贸易不公平的待遇。

很显然,特朗普并没有放弃在贸易问题上对亚太各国施压的态度,在日本他在与安倍晋三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直言日本在贸易领域内占了美国的便宜,在中国也多次强调要改变现有贸易体制,在 " 亚太经合组织 " 论坛上,不仅重申对 "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 "(TPP)的否定态度,还矢言反对贸易全球化,希望通过重新制定双边贸易协定来解决贸易不平衡的问题。

但是,特朗普有关贸易问题的调子虽高,出手还是比较谨慎。他此行得到了亚太地区各国领导人关于改进贸易体制的认同,也得到了来自中国 2500 多亿美元的贸易大单,虽然这些认同与订单尚不能从结构上改变美国面临的贸易赤字问题,但至少是一个继续合作的良好前提,从这点来说,足以给特朗普打个 " 及格 " 的成绩了。

不及格

特朗普就职以来,外交政策中最为人诟病的一点,是他仅仅关注若干具体的亚太议题,并没有一个全面的亚太战略,缺乏总体战略,也不利于美国与亚太地区的主要国家建立持久性、建设性的合作关系。这与他的前任奥巴马总统有明显的差别。

奥巴马的亚太政策集中体现在 " 亚洲再平衡 " 战略,这其中包括巩固美国与亚太地区盟友间业已存在的外交关系,打造以 " 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协定 " 为基础的新型的贸易体系,增强亚太军力部署,加强与亚太地区非政府组织的密切合作以推动公民社会的发展。

总而言之," 亚洲再平衡 " 战略试图建立起一个美国主导的 " 行为规范 ",在这个规范框架内解决地区争议,不给予任何国家以特殊待遇,继续保持美国的领导权。同时,也通过这个亚太战略,抵消由中国快速发展所带来的对美国战略利益的潜在挑战,使得本地区各国在选择外交伙伴和制定外交政策的时候,不会过度依赖任何一个大国势力。

与之相反,特朗普的亚太政策的视野过于狭窄。他的亚太政策实际上只有两个议题,也就是朝核与经贸。这两个问题固然重要,但如此狭窄的视野,体现了特朗普缺乏总体战略的短板。那么此次亚太之行,是否展现了特朗普的亚太战略呢?不久前,蒂勒森在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讲话中提及建构所谓 " 印太 " 同盟的概念,这个概念是否通过此次亚太行,有了清晰的解释?

这一点,恐怕要算 " 不及格 " 了。首先,他再次高调祭出 " 美国优先 " 的大旗,对退出 " 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协定 " 的决定毫不惋惜,再次指责多边贸易协定不能够给美国带来经济利益。虽然特朗普对贸易不平衡的不满,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没有多边贸易协定作依托," 印太 " 同盟的经济基础何在呢?

特朗普出席 APEC 企业领袖峰会,大讲 " 美国优先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其次,印度是 " 印太 " 同盟中的重要战略支点,对这样一个地区性大国、快速发展的经济体给予重视,是符合美国的总体战略利益。但即便是提出构建美印同盟关系,也不意味着两国之间没有矛盾。特朗普内阁提出的保护美国人就业,收紧 " 工作签证 " 的计划,对印度的高科技移民产生极大的影响。对这类美国内政措施与外交愿景之间的矛盾,特朗普并没有提出解决的方案。

第三,特朗普所谓的 " 印太 " 战略,很不关心东南亚地区。此次亚太之行,特朗普原本打算缺席东盟成立五十周年活动,直到最后时刻才又决定参加。这种把东盟视若鸡肋的做法,恐怕让东盟各国首脑很是郁闷。

由于缺乏总体战略,美国的亚太外交政策面临很多问题。比如美国如何理清战略利益的优先等级,协调盟国外交政策?

由于二战以后、特别是冷战以后美国确立的全球领导地位,亚太地区的盟国经常要为美国马首是瞻。当前任日本驻美国大使被问及,如果特朗普要日本负担更多的军费,如果要逼迫日本改变贸易政策,日本将如何反制?大使的回答是,如果美国真的提出这样的要求,日本只能接受,因为日本不可能拒绝美国的要求。这样的回答既体现了盟国的些许无奈,也真切的反映了美国的领导地位。

可是,美国的盟国现在面临的问题不是想不想跟从美国,而是不知道美国想要盟国做什么?盟国尚且如此,亚太地区内的其他国家更是需要倍加努力,寻找机会拓宽对美外交的合作面,努力发掘增长点。但到目前为止,他的亚太外交战略依然模糊不清,所谓的 " 印太 " 同盟,依然是个有待破解的谜团。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 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去你一个大西瓜
11-15
我咋知道我又不是特朗普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