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荣未曝光的照片,都在这个年轻人手里
蝉创意12-07

 

很多人知道王家卫,很多人看过《春光乍泄》。

但蝉主今天想撑的,不是大导演王家卫,也不是大摄影师杜可风。

而是这些暧昧又浓烈的剧照拍摄者——一个普通的年轻人

肯定是殿堂级大师吧?

放到现在当然是大师啦,但这位 " 大师 " 拍《春光》的时候,连光圈和构图都搞不懂 ...

WTF?

不如让蝉主从 1996 年开始说起——

王家卫来到一间叫 "Shya-la-la" 的工作室,找到这个普通年轻人说:你拍的照片好像跟别人不太一样啊。

年轻人:是啊,没人喜欢。

王家卫:没人喜欢的,我喜欢。

于是这个没人喜欢的年轻人,就这样跟着王家卫去了阿根廷。

他的相机很吵

拍的时候,他不懂要给相机装消音盒,被录音师责备快门声太大,又被张国荣去王家卫那里告状:个肥仔,我叫他不要拍还在拍,你快让他不要拍了。

王家卫让杜可风从美国捎个消音盒,可 90 年代没有顺丰,电影都拍完了,消音盒还没到。

他的照片很妙

他只好等到导演喊 "cut" 的时候抓紧拍。

没想到,这些看似没有对焦的照片,气氛刚刚好,演员们半出戏的状态,反倒营造了巧妙的风格。

梁朝伟还在嬉笑,张国荣刚要点烟,这些最真实的片场影像,往往最耐人寻味。

张国荣很喜欢这个年轻人拍的剧照,开始欣赏他被骂也要拍拍拍的执着。

拍这张经典海报时,张国荣一直鼓励他,给他空间让他不断地尝试。

拍《春光》那段时间,这个年轻人每天只休息两小时,这两小时基本也用来找垃圾桶里被扔掉的剧照,然后把他们拼贴起来。

所以就有了另一版经典海报:

诶,后来成品出来,感觉对了。

这个嫌剪头发浪费时间的年轻人,就开始被人记住了——

摄影师,夏永康。

王家卫的眼睛

打响第一炮后。夏永康成了王家卫的御用剧照摄像,留下了无数张经典。

《花样年华》

被红色熏得有些醉意的张曼玉

旗袍和暖调撞击的情欲

与春光同样的角度和手法,却有截然不同的味道

上《花样年华》/ 下《春光乍泄》

《重庆森林》

寂寞到冒烟的林青霞和金城武

洒在汗水上的阳光

空灵的王菲和旧香港的茶餐厅

《爱神》

潮湿又波涛汹涌年代和巩俐的红指甲

《2046》

恰到好处的情绪和国际章纤细的腿

经夏永康的手出来的剧照,比电影本身多了一层大胆的私密感,又比单纯的人物剧照增添了一份厚重的叙事性。

慵懒中散发着颓废,灯红酒绿中的都市男女,调制出浓烈的欲望,让人上瘾。

" 张国荣和我聊了很多 "

说来很有意思。

夏永康与张国荣的交集,并不从春光开始。

早在 1995 年,张国荣拍摄《红》的专辑封面,夏永康作为美术小助理去了现场,提了个大胆的建议:这个封面能不能其他颜色都不要,只要红色。

张国荣想也不想的说了声 " 这样很好 ",才有了这张饱含寓意的专辑封面。

这件事情为夏永康与哥哥的交情埋了下伏笔。

拍完春光回到香港后,张国荣主动约夏永康喝咖啡,想请他为自己拍一组写真。

两人便在 2000 年一起在内地五个城市游走,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友,一边聊一边拍,后来出版了有影响力的写真集——《 庆 》

在哥哥去世后,他重新扫描未曝光的照片,各大媒体找到夏永康出高价想买下这些照片。

他一一回绝。

而是在 10 年后,将这本影集所得,捐助给了张国荣生前关注的公益基金会。

夏永康起初不理解为何张国荣拍照的时候喜欢留下背影,后来他想:他可能是觉得背影会给人更多的想象空间 。

" 每一张脸都有它的故事 "

蝉主不夸张的说,你平时刷微博惊叹过的浮光掠影,十有八九出自他的手。

女神周迅。

阮经天。

好多网友问这是啥电影,其实就是照片而已。

性感魅惑的舒淇。

在夏永康的镜头下,这些人物焕发另一种情绪,每一个画面都像是有剧情在上演,有情绪在暗涌。

越来越来明星找夏永康拍照,而且有人说:没有被夏永康拍过照片,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时尚明星。

所有的年轻人都喜欢尝试新的东西,包括这个 "1964 年 " 出生的夏永康。

拍照拍得有些不满足了,就执导几部电影玩玩呗。

比如《全城热恋》&《全球热恋》。蝉主当年有看,好不好看先不说 ...

重点是全明星加持,张学友、吴彦祖、段奕宏、郭富城 ... 全部低片酬友情出演,单靠夏永康的人品爆发。

并且他在片中设计了一个叫Leslie(张国荣的英文名)的角色,用来缅怀哥哥。

《全球热恋》剧照

比如两年前刷屏的眼戏大片《眼》。把梁朝伟会说话的细腻眼睛表现的淋漓尽致。

再比如,由杜鹃主演的 VOGUEfilm 短电影《一刻邂逅》,前段时间亮相戛纳电影市场,一鸣惊人。

夏永康的镜头,怎么可以这么撩人。

" 我想为中国做点事 "

今年 54 岁的香港人夏永康,年轻时很爱玩。

读书组 band 队搞音乐,大学专业学艺术,毕业后给人做设计,大方承认自己的摄影技术都是跟助理偷师 ...

好不容易在加拿大开个设计公司混起来了,撇下同事说走就走:我回香港不只是为了钱,而是想为我的国家做一些事。

结果回来后还找不到工作,拿出年轻人的态度,硬是借了十万块开了工作室。

我的作品是给我自己看的,不是给别人看的。

在拍摄《春光》之前,夏永康拍过很多很脏很杂的东西,不被人看好,被很多人骂,这段时光大概有八年。

后来他想通了。他回来香港,就是为了拍自己觉得好的东西,可以接受被人骂,被人骂就对了。我们应该面对的是自己,不是骂你的人。

我又不用跟骂我的人过一生。

大概是因为坚持,也大概是他因为独树一帜的风格和奇特的想法,吸引了《i-D》《VOGUE》众多国际潮流杂志的注意,邀请他拍摄广告写真。

并且在后来,获得中国,加拿大,日本,美国纽约等地超过 60 多个奖项。

让全世界知道有这样一个牛逼摄影师,来自中国。

普通的年轻人已经不普通也不年轻了,但他依然保持高度的好奇心,用玩的心态来对待工作:

你玩,然后有人给钱你,好爽啊。

很多想法我很想拍,还有很多年轻的东西我很想拍。

无论谁都曾经有过或大或小的理想,只是多数人到后来就不记得了。我们不缺年轻人,独缺像夏永康这样的年轻人。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