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纲岳云鹏,求你们别瞎搞电影了好吗?
十点电影12-07

 

这烂片,不吐不快!

作者:甜叔

来源:电影审片官(ID:dianyingspg)

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

德云社拍了一部电影,叫——

《相声大电影之我要幸福》

郭德纲、郭麒麟、于谦、岳云鹏主演。

哈哈哈,最大笑点:豆瓣 2.7!!!

情节上的笑点其实设置了不少。

但能让人笑出来的,基本上,没。

开场就不好笑——

两双脚于床尾叠在一起,包袱抖出来,观众发现搂在一起的是两个赤身裸体的男人。

一个是岳云鹏,一个是郭麒麟。

接着,当二人醒转,毫不意外地发出了一阵惊愕的大喊。

这个笑点,搁在以前,或许还会让人发笑。

它具备一种会令人发笑的性质:不谐。

两个人的性别、他们发福的身材,都与一开始那两双脚允诺的浪漫气质相违拗。

但,放到现在,因为被人用过太多次,这个笑点已经完全丧失了它的效用。

这就像标题中的「大电影」三字,曾经时髦过,但现在陈旧、落伍,早就该丢进故纸堆了。

片中不乏这种对性别倒错的调侃——

比如郭德纲的马尾辫发套。

比如于谦的发卷。

比如岳云鹏,本身他的「娘」就声名在外,在片里又一度穿上了大红大绿的女装。

再比如假称是岳云鹏妻子的一个角色,由女孩饰演,但剧情上却是一个变性人。

最为浮夸的则是一个与主线剧情没有任何关系的配角。

这个配角的形象,类似于周星驰电影中的「如花」。

他在片中屡次出现,喜欢穿女装,想做变性手术,还要跟年轻漂亮的女主角比美。

此外,影片还请到了曾在《武林外传》中饰演燕小六的肖剑。

他扮演一个实质上是妻管严但出了家门却喜欢冒充大男子主义的角色。

所有这一切,都包含着不谐和自欺,按理说,应该是可笑的。

但,无一例外,如果说它们最终产生了什么效果,那只是令人感到坐立难安。

它们都太老套,老套到失却了给人带来惊喜的丝毫可能性。

除了性别,片中用来制造笑点的另一种不协调,是财富与行为的不对等——

郭德纲饰演一个富翁,影片对他的定位,采用的同样是一个过时的时髦词汇:土豪。

这个富翁名叫郭壕,而他的别墅,被称作壕宅。

他拥有大量财富,但行为做派,正如惯常对土豪的想象那样,充满了对自己财富的不适应。

且,其间不乏矛盾。

他拥有豪车,但不论他,还是他的司机(于谦饰),都尚不熟悉这辆车的操作。

他雇佣了很多保镖,统统身着西服,戴着墨镜。

他跑去珠宝店买下了该店的镇店之宝,却拒绝问价钱,因为那样有失身份。

他想学英语,于是走到哪里都抱着一本英汉大词典。

他准备娶回家的女友,跟他的女儿年龄差不多,是一个武术教练,时不时会飚两句陕西话。

他跟于谦到孟非的面馆吃面,讨论吃面的门道。

他的床上用品,是豹纹的。

一切奔着高雅而去的举动,均被刻意的粗俗、「接地气」所破坏,变得不伦不类。

有高雅的动机,却不具备高雅的能力,这种反差,便是创作者制造笑料的着力点。

作为一种喜剧技巧,它也被运用在并不富裕的角色身上——

郭麒麟饰演的修车工,到美容店里喝茶,不懂装懂,最后点了一杯丰胸茶。

和开场一样,给观众一个预期,随后用反转将之崩解,是这部电影再三使用的一种花招。

通常,这种预期,都始自对某种正剧情境的戏拟——

几个角色像黑社会电影中一样聚在一桌。

郭壕跟一个年轻人说着一些暧昧的对白,仿佛正在与对方进行毒品交易。

一个反转,我们得知,年轻人是个送外卖的,而郭壕的对白,针对的不过是送来的米线。

接下来,桌上几个人便哧溜溜地吃起了米线。

这个笑料,同样有对财富与行为不对等的运用。

但,不论是上述笑点的哪一个,我都不认为是好笑的,或者说,是「可乐」的。

而之所以不好笑,不仅仅是因为俗套和过时。

我们还记得,几年前,在喝咖啡和吃蒜的问题上,郭德纲和周立波有过一场纷争。

这部电影,因袭了郭之前的立场,且精神分裂般扩大了批判面,将矛头也对准了他自己——

愣充高雅、不接地气受到嘲讽。

平民生活习惯、审美素养的欠缺,同样是它的嘲讽对象。

在此范畴之外,它还嘲讽了同性恋、异装癖、变性人、娘娘腔、妻管严,乃至,秃顶、龅牙。

它是一部彻彻底底的嘲笑式喜剧。

对某种正常标准之外的一切,不论是外貌、偏好、欲望还是生活方式,它都进行排斥和抨击。

这个「正常」标准来自于谁呢?

不论来自于谁,显然,他都是武断的、家长式的、不包容的、故步自封和洋洋得意的。

他丝毫不打算理解这个世界上有别于他的那些人。

作为结果,是我们无法对电影中那些被嘲讽的对象,产生同情。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

而真正好的笑料,是一定会让人笑中带泪,是宽容的,是能引发同情的。

好的喜剧不教育人,这部电影却在教育。

它教育人们要淳朴、要率真。

但淳朴率真,难道就意味着杜绝尝试、追求别种生活方式吗?

有时候,不淳朴、不率真才是真的我们。

我们都想以更好的面目示人。

我们第一次去咖啡馆,不也感到局促,不也想掩盖起自己的无知吗?

我们不也曾雄心勃勃地想背完整本的单词书吗?

我们不也曾去品牌店买衣服,然后不好意思看价签吗?

这都是能够引发同情的时刻,但这部电影,只看到了它们的滑稽之处。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三千月明
12-07
从当年赵本山开始拍电影起,相声小品届就朝着恶心猥琐的不归路上大步流星地一路奔跑了
六六被人注册了
12-07
倒不如学学开心麻花
.T
12-07
电影确实不怎么样
嘹亮的小号
12-07
传统文化到低俗恶搞,电影也很无奈
永不独行
12-07
光看剧照都觉得尬到不行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