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斯汀霍夫曼怒了!当众逼谈“性骚扰”
巴塞电影12-07

 

12 月 17 日是《摇尾狗》上映 20 周年纪念日,翠贝卡电影协会主办了一场《摇尾狗》主创的圆桌讨论会——本来这是个平淡无奇的 45 分钟专业讨论会,但到了后半部分,主持人约翰 · 奥利弗和达斯汀 · 霍夫曼互不相让地 " 撕 " 了起来。

《摇尾狗》是一部辛辣的政治讽刺电影,故事以一桩 " 总统性侵少女案 " 为导火索,正好顺应了当今好莱坞 " 全面曝光大佬 " 的大环境——而达斯汀 · 霍夫曼也在 11 月刚刚承认了一位女性的指控,自己在 1985 年曾 " 不当触摸 " 了一位时年 17 岁的实习女助理。

《摇尾狗》(1997)

除了 HBO 主持人约翰 · 奥利弗,参加讨论的有主演罗伯特 · 德尼罗、达斯汀 · 霍夫曼,导演巴瑞 · 莱文森,以及制片人简 · 罗森塔尔,场下坐着满满一个放映厅的专业观众,他们大都花了高额票价来这场专业研讨 - 看片会。

在常规探讨了 20 分钟的拍摄和编剧手法、以及对于(川普当政的)当今社会的意义后,约翰 · 奥利弗开始谈起当今社会对娱乐行业 " 大佬性侵 " 的态度,说想知道在座每一位嘉宾的看法。

来自《华盛顿邮报》记者偷拍的现场片段

轮到达斯汀 · 霍夫曼时,会议开启了高能模式——两人针尖对麦芒地 " 尬聊 " 了接下来的半小时。

奥利弗:你之前做过一次声明(指 1985 年的 " 触摸 "),你觉得那就够了吗?

霍夫曼:首先,她说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她夸大了当时的情况,而公众误解了我的声明,我不是那样的人。

(该女子称,霍夫曼捏她屁股,当着众人开黄腔,把她吓坏了;霍夫曼的解释是当时两人很熟,有一次结束了一天十几小时的工作后,她很疲惫且自责,自己安慰她之后伸手过去轻拍了一下她的手臂,对方竟然吓得跳起来说 " 你敢再碰我一下!" 而自己完全是出于友好,80 年代男女之间开黄色笑话和触摸是正常的事,自己也不知道作为实习生的她只有 17 岁。)

奥利弗:就是你这样的回答让我气愤。这当然能反映出你是什么样的人。你没有拿出任何证据证明那没有发生,那时你是个对女性猥琐的人,现在你一句 " 这不是我 " 就完了,你不觉得你听起来像在推卸责任?

霍夫曼:你当时不在那儿 …

奥利弗:我很庆幸。

(场下观众惊呼)霍夫曼:... 你却去做判定。

《摇尾狗》剧照

作为无数被揭发 " 骚扰 "(无论是不是被 " 碰瓷 ")的圈内名人之一,达斯汀 · 霍夫曼竟没有夹着尾巴做人(或者像韦恩斯坦一样,始终用同一套简短的 " 否认 " 冷处理),而是公开与主持人 " 叫板 " ——不仅维护个人的名誉,他还谴责了整个 " 曝光 " 风气中的鱼龙混杂。

霍夫曼(语气激动但声音没有抬高):你是在公然羞辱我。你在控诉我,这不符合疑罪从无(被证有罪前即视为无罪,基本司法准则)。

霍夫曼:几十年前的环境与现在不一样,那时是可以互相开一些低俗玩笑的,但那不存在冒犯的意思。

奥利弗:这种回答我也不爱听。

霍夫曼:你想听什么回答?(观众哗然)

奥利弗:听起来你一点也没有反思自己的意思,这才是这件事所要求的,这种对话于我没有任何好处,但你我不是受害者。

奥利弗:她说的有一段我很触动:" 没有人是 100% 的好人或 100% 的坏人。达斯汀是头猪,但我很喜欢他。" 这就是非常大度了。

霍夫曼:你相信你念的这些话吗?

奥利弗:我读了她所写的,是的。因为她没有说谎的必要。

霍夫曼:噢,那这事过了 40 年(其实是 32 年)她怎么从来没提过,没必要吗?(观众惊呼)

奥利弗:噢天哪(扶额)。

霍夫曼:没有吗?

两人对质期间,在台上的其他三位嘉宾都没有插话,而场下观众渐渐坐不住了。

有人大喊:" 下个话题吧!" 一位男士护送着妻子离开现场:" 他觉得有意思呢!"

也有人在奥利弗阐述观点时大声鼓掌,一位女士高呼:" 谢谢你相信女性!"

现场气氛一度十分尴尬,台上台下都陷入了沉默。

终于,制片人简 · 罗森塔尔说话了:" 作为台上唯一的女性,在我看来更普遍的问题是薪酬不平等,还有高层董事会、制片队伍缺乏女性代表。… 咱们该进行下一话题了。"(观众鼓掌)

奥利弗:可我们即将看的是一部以性骚扰为出发点的电影,可屋里有这么一只大象,我们却避而不谈?

《摇尾狗》讲总统在大选前夕被(政敌)爆出性骚扰丑闻,然后动用幕僚虚构了一场战争,企图转移公众视线的故事

罗森塔尔:制作《摇尾狗》不是韦恩斯坦公司或米拉麦克斯(二者都是韦恩斯坦的制片公司),凯文 · 史派西也没有参演,所以你谈不出什么大讨论,咱们还是去关注真正的性侵捕食者吧。

之后讨论似乎回归正轨了,但在主持人奥利弗和导演莱文森一致认为 " 社交媒体歪曲了政治和文化 " 时,达斯汀 · 霍夫曼插话进来:" 嗯,也影响了你对我的判断。"

观众鼓掌的同时,这个话题又开始了。

霍夫曼:所谓 " 据称 " 的言论如今(在网上)就变成了真相,而你要是反驳,你就成了狡辩的罪人。

奥利弗: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可事情没那么简单。我也不想毁了现场观众看片的兴致,但有些话题我不能不提。我不想回家后恨我自己:为什么我当时没 TM 站出来说话?没有一个人去质疑当权者(powerful man)!

霍夫曼(对旁边的导演莱文森):我是当权者吗?

莱文森:我不清楚指的是谁,哪位是当权者。

《窈窕淑男》(1982)中的霍夫曼

霍夫曼:你看过《窈窕淑男》吗?(奥利弗:看过,我非常欣赏你的表演)有一晚收工后我没卸妆就出去,然后受到了(直男癌)的辱骂 … 我要不是特别尊重女性,怎么会拍那样一部电影?我很震惊你如此轻率地判断我的为人。

小编相信这是一个 " 罗生门 " 的故事,有没有 " 受伤 " 除了事实上的言语和行为因素,也和个人的背景环境和性格有关,有 " 夸大 " 或 " 轻描淡写 " 都是可能的。

而初入职场的 17 岁女生、和名利双收的成熟男星一定有着截然不同的心态和站位。但双方有平等的人权,在不触及法律的情况下,值得舆论的同等尊重。

但这件事能拿出来讨论,而且各方能够坚持表达自己的态度,我认为就足够 " 吃瓜群众 " 产生各方面的思考了。

只是可怜了本想来听专业电影讨论的观众的票钱, 以及片方、活动方的悉心准备。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小小煮
12-09
永远不要试图和极左讲道理,他们认定你有罪,你就罪该万死,哪怕你是无辜的。
高大飞
12-07
人的劣根性
惊声尖叫D
12-07
有话晾出来说,这很好嘛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