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逗你,这片儿的女主是个充气娃娃
神经电影局12-07

 

说起充气娃娃,估计大家都会想到羞羞的事。

虽然它不是生活必需品,但对于单身狗和死宅来说确实是拥有 xing 生活的良好选择。

不知道有没有朋友能在这分享一下用户体验【哔——

但如果一部电影讲的是充气娃娃的故事,你一定会想,这是一部情色电影,且迫不及待的要看了吧?

那我今天确实要讲一部电影关于充气娃娃,电影的名字是:

充气娃娃之恋

Lars and the Real Girl

豆瓣 7.5 分,IMDB 7.4 分,提名奥斯卡最佳剧本奖。

这部电影是导演克雷格 · 吉勒的处女作,今年由执导," 小丑女 " 玛格特 · 罗比主演的《我,托尼亚》还成为了奥斯卡热门。

而影片的主演则是大家熟知的高司令。说起高司令,虽然不是极其端正标志的长相,但在电影里总是莫名的迷人。

《爱乐之城》里的落魄艺术家形象,弹琴时额头的那一缕发丝,女孩们被迷得五迷三道。

《疯狂愚蠢的爱》里化身身材惹火的情圣,豆瓣第一条热评这样形容 "Ryan 一脱,谁还管剧情。"

最经典的则是《恋恋笔记本》里戴着贝雷帽的文青小伙,嫩高司令一颦一笑都帅到惨绝人寰!

难怪在国外的八卦论坛上,网友是这么形容见到高司令本人的:" 他一出现,全场女性都停止了呼吸。"

然而就是这么位极品帅哥,在《充气娃娃之恋》里变成了

这样 ↑ 。

???这位头发油腻,身材臃肿的中年男子是谁?

走起路来步履蹒跚,侧面甚至还会有双下巴。

完全就是个男屌丝啊。

当然,高司令胖成这样,也是为了贴近角色,因为他所饰演的拉斯,就是一位平凡的孤僻肥宅。

平日除非工作,礼拜这类必要事件,能不出门绝不出门,能不见人绝不见人。

因为家中还有哥哥和嫂子,所以宁愿搬到车库住。

家人找他一起吃饭,也是各种理由搪塞拒绝。

如果拒绝不了,就假装先答应了,但最后并没有去 ……

社恐晚期患者,被他人碰触身体,都会疼得喊叫。

哥哥和嫂子见他状况如此,也是又关心又担忧。

但某一天拉斯居然宣布,他谈恋爱了!女友还来看他了!

哥嫂两人喜出望外,废柴弟弟原来是闷声干大事!别说了!快把女友领进门给咱瞧瞧吧!

万万没想到

拉斯口中的女友,居然是一个充!气!娃!娃!

一个不会说话,没有生命的性爱玩具。

还起了名字,叫比安卡,来自巴西。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哥嫂:我们的弟弟疯了。

拉斯:我女票真可爱 ( *^ 3 ^* )

哥嫂赶紧带着拉斯去看心理医生,果然是得了妄想症。

可医生又告诉他们,要想治好他,强行打破幻想是不可能的,必须配合他。

也就是说,要和拉斯一样,把比安卡当做一个真正的女孩对待。

但拉斯和女友不可能只待在家里,所以全镇民都要配合出演。

于是,电影就上演了一幕幕滑稽的场景

充气娃娃和大家一起一起坐在教堂,手拿着圣经做礼拜。

到幼儿园给小孩子们讲故事。

一起参加 party,去医院做义工,去美容院剪头发 ……

对待拉斯和拉斯的 " 女友 " 他们充满善意。

别说,还真挺温馨感人。

《充气娃娃之恋》这岛国动作片般的名字和剧情设定,很容易引人以为是啥三俗的恶搞片。

然而看完后,小盾却发觉它其实纯情又孤独。

虽然小镇都已习惯配合拉斯和比安卡一起演戏,但一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还是要找出他心理问题的根源所在。

终于在一次伪装成谈话的心理治疗中,医生发现了端倪。

他突然向医生倾诉起来 " 比安卡没有安全感 "

" 她喜欢和别人拥抱,但有的人却不喜欢被拥抱,她就被伤害了。"

" 我不知道怎么办。"

一切都昭然若揭。

比安卡就是拉斯,是那个藏于内心深处,渴望与人交流的拉斯。

拉斯孤僻,少言,并不是因为厌恶他人,而是他完全不懂怎么与人相处。

母亲难产早逝,父亲性情怪癖,哥哥年少离家,拉斯的童年生活,不见光明与爱。

在成年后,哥哥带着妻子回来,希望重新担当起家人的责任,可此时拉斯已丧失了正常人际交往的能力。

他会帮孩子捡起掉到地上的玩具,却又因为没放稳而崩溃的捂住脸庞。

面对心仪的女孩,手足无措的将手里的花丢出去,三两句便要离开。

他善良,真诚,自卑,渴望爱,又害怕爱。

他怕自己被伤害,更怕伤害了别人。

所以他为自己铸起一层层的壳,不让人进去,不让自己出来。

就像他时时刻刻都能瞬间扬起的微笑,看上去友好,却是在拒所有人千里之外。

于是他虚构了一个伴侣,一个只有自己才了解的朋友。

他把无处倾诉的情感,话语,都给了她——比安卡。

她是个充气娃娃,是网站明码标价的商品,是提供给男人们的性爱玩具。

可对于他,她只是自己的精神寄托,一张同样孤独的镜像。

拉斯真的不知道比安卡只是个假人吗?不,其实他知道。

在餐桌上,哥哥气愤的表示:" 她只是一块大塑料!"

但拉斯全当没听见,笑笑说:" 快迟到了,我得去上班了。"

在带着比安卡参加派对前,他也犹豫了几秒,在房门前踌躇不安,清楚等待自己的可能是别人异样的目光。

别人会说:" 你们看!那个怪人带了个假人来!"

可他也没有别的办法,他渴望慰藉和温柔,可不能与他人构筑关系,那就只能让自我来消解。

他和她,自己和另一个自己,谈了场世界上最孤独的恋爱。

这让小盾想起了曾看过的一个新闻:在妻子离去之后,贵州一个父亲养了七个充气娃娃,像家人般悉心照料。

对于那位父亲来说,她们替代了家庭中女性角色的缺失。对于拉斯来说也是如此。

拉斯和他的女友影响了小镇的生活,小镇居民的回应,又影响了拉斯。

他们没积极的带着比安卡参加各式各样的活动,本创造出虚拟女友,为了进一步封闭自己的拉斯,也只好跟着比安卡一起,与人接触。

也逐渐感受到了他人的关怀,失去已久的温暖。

原来他曾经拒绝,害怕,不敢奢求的爱,并不是那么难以获得。

他开始关注心仪女孩的动向,开始和同事一起打保龄球,不再害怕肢体接触,孤独症患者一步步走出冰封 ……

在刻画人物上,电影是先天不如文字的。小说可以直接以第一人直观描绘人物心理,电影却无法做到。

《充气娃娃之恋》却用一种巧妙的方式,将人的潜意识,另一面依托在一个具象化的道具上,表达了人们内心最深处的情感与渴望。

其实谁又没有些虚构的朋友呢?在电影中,除了拉斯,同事有着许多手办,女孩有着毛绒小熊,对于他们而言,都是自己一部分的精神寄托。

但我们终要面对,终要成长。

就像拉斯的比安卡,也终有一天也应当离开他。

娃娃没有变成真人,拉斯也没有将余生都与她度过。

他与她坐在湖边,静静的看着,吻了她,向她道别。

这个结局看似大团圆的庸常,但在小盾看来,这才是真正高明的处理。

若只是展现比安卡与拉斯的恋情,那只是对孤独症患者的包容关怀——这是对的,但不够。

让自己脱离孤独,也许比他人的包容更加重要。

拉斯真的想和充气娃娃在一起吗?并不是,他只是逃避,是无法从正常交往中获得情感回报后的无奈。

也经常看到许多人声称自己社恐,不交朋友,就喜欢一个人待着。

我不反对这样的生活方式,不想与他人接触,不想社交,那都是个人选择。

但究竟是你选择了孤独,还是孤独选择了你?

你是真的热爱孤独,还是像拉斯一样,只是在经受太多伤害后为自己建起的自我保护?

这份保护就像蚕吐出的茧,一层一层,越来越厚,即使有交流欲望,也会在瞥见自己厚厚的心墙后而收回。

越孤独,越封闭,越封闭,也就越孤独。

拉斯是幸运的,因为比安卡,他意识到自己可以像其他人一样生活,意识到自己并不卑微。

我们的生活不似电影,也许我们身上发生不了这样戏剧的情节,也许我们遇不到电影中那样善良的镇民。

但我们仍可以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破除心结,去拥抱一切可能的美好。如同拉斯在漫天飞雪的夜里,对凯林伸出的那只手。

也愿每一位孤独症患者,终能像拉斯,与自己沉痛的往事和难以回首的孤独告别。

向它们挥挥手,也许舍不得,但你应该走了。

然后才能抬起头,看着远方,微笑着对别人说道:

" 你愿意和我一起散散步吗?"

来给高司令赞一波吧 ~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梦之殇ing
12-07
论身材好的重要性
老张1350
12-07
高司令身材才是充气的 可胖可瘦
瓜娃2011
12-07
看过,这片不错。标题党小编
起舞、熒光草
12-07
c
Mr.daydreamer
12-07
推荐日本 空气人形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