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姻缘还是此生真爱?从《狐妖小红娘》看爱情观的变迁
白鹅纪12-07

 

作者:Pharisees@白鹅纪

《狐妖小红娘》可以说是近年来国产动画、漫画领域炙手可热的希望之星,而纵览各方评价,可以看到一种普遍的观点是:《狐妖》随着故事进行,变得越来越好看了。

比起作画、分镜、上色之类的技术手段上的不断进步,必须承认,《狐妖》真正吸引群众们追下去的,还是其在国产动漫中名列前茅的剧情架构——对于《狐妖》不太熟悉的观众们可能会笑到:一个以插科打诨为卖点,玩老一套 " 红线姻缘 " 的爱情喜剧能有什么好故事?那么趁着《狐妖小红娘•南国篇》动画开播的时机,就让笔者带各位去见识一下,《狐妖》是如何从老套的 " 姻缘 " 题材中,发掘出引人入胜的别样魅力吧。

1. 千里姻缘一线牵

《狐妖》的故事核心是 " 姻缘 ",而 " 姻缘 " 概念的流行可以上溯到佛教盛行的唐朝。那时流行的理论是 " 姻缘天定说 ",即男女当世能成为夫妻,是源自彼此前世之因缘,亦是天意所定——这份 " 天意 " 有时来自月下老人,有时出自卜者之口,甚至有时是亡魂托梦等等不一而足。

唐传奇•柳毅传

乍看之下充满迷信色彩的奇谈怪论实际上指出了一个有趣的事实: " 姻缘天定 " 的理论在一定意义上是对儒家传统的,依靠 "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 来缔结婚姻这一方式的反叛。在宣扬 " 姻缘天定说 " 的唐代传奇故事中,常常会出现士庶通婚、老夫少妻等悖离儒家门第等级、礼教规范的剧情出现,而这些故事最后的美满结局,也象征着 " 天命姻缘 " 战胜了 " 世俗命运 "。换言之," 姻缘 " 这一概念的诞生,实际上源自于一个经典而永恒的叙事主题:爱情与命运。

爱情与命运纠缠的悲剧在《梁祝》、《罗密欧与朱丽叶》等经典中已经讲述得足够多了,而 " 姻缘 " 作为一种乐观的想象为无数苦情人提供了些许安慰——它寄托的是爱情终将战胜现实的期盼;在《狐妖》中," 姻缘 " 的由来从佛教虚无缥缈的前世因果变成了有情人的主动誓约—— " 来世再续今生未竟之缘 ",对于任何一对苦命鸳鸯都极富吸引力,也完全符合人们对于爱情的一切美好幻想。

而《狐妖》的开篇也相当美好:《沙狐篇》有情人终成眷属,《尾生篇》用幽默戏谑的笔调补上了这个经典传说的遗憾——但倘若一直这么写下去,《狐妖》也许就只会淹没在众多庸俗的爱情喜剧中了吧。幸运的是,《狐妖》并非是如此毫无追求的作品。

2. 汝之蜜糖 彼之砒霜

无论在现实里还是《狐妖》中,姻缘都不是万能的灵丹妙药:在唐代中后期," 姻缘 " 概念中宿命论(天命)因素的反面效果逐渐暴露出来。在理论上,这种宿命论从本质上否认了双方的主观意志,虽然脱离了儒家礼教,却又成为了新的、更加不可抗拒的教条——以 " 姻缘 " 之名结成的现实婚姻,结局不可能总如故事中美满,但因为 " 姻缘天定 ",就只能将家庭中的怨怼,归结为自己的命运的坎坷上;而由于传统社会中的性别歧视,陷此苦境的往往也是女性:应是前生有宿冤,不期今世恶因缘(唐•《北里志》)。

《北里志》清初抄本 孤本

换言之,人们逃离了 " 命运 " 的陷阱,却又落入了 " 天命 " 的圈套。这种姻缘中的不平等与局限性,在《狐妖》中也以一种巧妙的方式表达了出来:签订 " 再世续缘 " 的只能是妖与人——双方签订契约后,人带着一半信物转世投胎,妖则持另一半信物寻找命定之人;而这也意味着,在续缘过程中,转生的一方天然处于被动之中:妖是在用 " 姻缘 " 反抗悲剧的命运,但对另一方来说,这段姻缘反过来成为了束缚自己的枷锁——虽是转生之人,却也拥有自己的独立人格,当然,如《沙狐篇》那样取回记忆解开心结皆大欢喜的结局自然是极好的——可要是他偏不喜欢又改如何?

在《沙狐篇》童话一般美满的结局之后,《王权富贵篇》便立刻触及了这一问题:王权富贵与清瞳的爱情感人至深,一句 " 万水千山,你愿意陪我去看么 " 更是让无数观众少女心爆炸," 万剑穿心终不悔,相视一笑轻王权 " 一时遍传,但故事的结尾却不那么完美:王权富贵的转世王富贵对于清瞳却并不十分接受," 转世姻缘 " 的合理性在王富贵面前遭到了质疑。

而更彻底的挑战来自于《月红篇》与《南国篇》——发生在东方月初、涂山红红以及南国公主之间的 " 狗血 " 三角恋,实际上却是发生在东方月初不同转世中的两段平行故事——而且两段都是毫无疑问的真爱——那么哪一方才是正义的呢?

在传统的 " 才子佳人巧结姻缘 " 式故事中,实际上包含着现在看来极为迂腐的思想——只要结局圆满,那么过程无关紧要——而这也正是这一类型的故事在今天变得彻底落伍的根本原因:" 姻缘 " 的宿命论气息对于崇尚自由意志的现代人是一道无法消除的阴影,而其中的 " 庸俗团圆主义 " 更是对真实的爱情的虚假粉饰—— " 姻缘 " 成为了 " 爱情 " 的替代品,但本不应如此。

从上面的例子可以看出,在《狐妖》中,对 " 姻缘 " 这一概念的描写并不是古典的,而是加入了现代人的爱情观与自由观念后重构后的新概念。

我们看到," 再世续缘 " 本身充满了种种缺陷,而对这些缺陷的正面描写,一方面极大地丰富了剧情冲突与张力,另一方面也展示了作者的野心:爱情故事讲究 " 以情动人 ",但那些滥俗的 " 才子佳人巧结姻缘 " 的传统故事中的 " 姻缘 ",并不是真正的 " 情 "。《狐妖》试图对 " 姻缘 " 这一传统概念进行现代性的反思、解构与重塑,由此创造出一个真正兼具现代气息与中国传统的新爱情故事。

3. 问世间情为何物

在《狐妖》剪不断理还乱的诸多 " 姻缘 " 中,白月初和苏苏的关系无疑是最为复杂的:纵迁数代转生无数恩怨情仇,横涉各大势力整个江湖纠纷,从两人的身世铺陈开来的宏大格局与种种阴谋诡计无疑是《狐妖》目前最为吸引人的部分之一。

但从恋爱的角度看 " 白月初 " 与 " 苏苏 " 这两个独立人格,就会发现他们实际上是本作中难得的一股 " 清流 ":在相遇时两人的记忆中都并没有对方的存在,是十分单纯的 "Boy Meets Girl";而两人的情感发展也极度缓慢,一方是无脑吃货另一方又情窦未开,一个单元剧就能撮合一对情侣可以说是效率极高,这对主角间的 " 情感温度 " 到最新的动画《南国篇》开头为止,依旧毫无长进,这种初恋感在一堆 " 老夫老妻 " 中既显得青涩有趣却也急煞旁人。

而结合《狐妖》的主题,这样的主角设定就显得极富深意:前世情缘制造了两人相遇的契机,但两人的情感却分明与姻缘无关——转世、轮回、姻缘……我们习惯于用这些夸张浪漫的幻想来赞颂至死不渝的爱情之伟大,但在这些美好的幻想中有一种致命的倾向,一种会杀死爱情的可能——这些故事中的 " 爱情 ",实际上总是指向过去,指向着回忆——但真正的爱情也许并非如此。

白月初与苏苏间暗自滋长的情愫,来自于投食与喂食的日常,来自于生死与共的冒险——来自于他们共同创造的 " 现在 ",以及将要走向的 " 未来 ",而非美好却晦暗的 " 过去 " ——真正的爱,或许应当是如同相思树那般,美丽,鲜活而不断增长的。

当然,白月初与苏苏的关系最终会走向何种结局仍未可知,兜兜转转的因果缘结最终仍然落到了那一个永恒的追问:情为何物?而《狐妖小红娘》最终又会给出怎样的解答?就请各位一同前去见证吧!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