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 3 小时王者荣耀后 小伙连捅自己 13 刀
紫牛新闻12-08

 

21 岁的小军,匆匆吃完母亲做的早餐,重新回到了“王者荣耀”游戏世界里 —— 他已经玩了 3 个小时。母亲出门买菜,10 多分钟后,突然接到了儿子的电话,只听见一句“救救我!”

母亲回到家,眼前的一幕令她至今心有余悸:客厅地上有大摊血迹,通往卧室方向,甚至出现一条应是在地上爬行留下的“血路”,卧室床上,儿子一手捂着腹部,另一只满是鲜血的手抓着手机。孩子浑身是血,指着一把水果刀,说“我扎自己的”。

【资料图】

详细情况,戳视频

发生了什么:

他拿水果刀疯狂扎自己身体

6 日上午,徐州仁慈医院手外科病区一间病房里,小军躺在病床上,眼神游离,不过会时不时在对面墙上的电视机上停留一会儿,里面正在播放着 NBA 球队的篮球比赛。小军说,他以前很喜欢看篮球的,自从迷上网络游戏后,他就很少看比赛了。

小军的双臂、颈部、腹部都缠着纱布,打开后里面散布着缝合过的伤口。小军看起来恢复得不错,虽然伤口还有些疼,但是每次母亲听到他不经意的呻吟询问时,他总是说“不碍事”。

【小军的双臂、颈部、腹部都有缝合过的伤口】

小军受伤入院后,除了被推出去做手术,王丽几乎寸步不离。几天来,她没有埋怨过小军,母子俩的对话不多。王丽说,孩子性格内向,但是很听话,她平时都很少会数落他,现在孩子已经知错了,她更加不忍心苛责。

谈起孩子的受伤经过,57 岁的王丽脸上写满了疑惑。12 月 1 日早上,她像往常一样做早餐,小军很早就醒了,当时正在床上抱着手机。9 点多,王丽出门买菜,她随意地跟孩子打了一个招呼。10 多分钟后,正在菜场跟小贩砍价时,王丽的手机响了,接通后,就听见一个痛苦的声音:“妈妈,救救我!”

王丽只用了几分钟就跑回了家,打开家门,眼前的一幕把她吓坏了。客厅地板上有一大摊血迹,通往卧室方向的地板上,就像被一支巨大的毛笔,划出了血红的一笔。王丽跑进卧室,发现小军瘫在了床边,浑身都是血。小军刚刚打完电话,抓着手机的手还沾满血迹,另一只手正紧紧地捂住腹部。小军当时神志还算清醒,轻轻说了一句:“我用刀扎自己的”。

小军立刻被送到了徐州仁慈医院,该院手外科病区医生表示,患者自行用水果刀刺伤颈部、双上肢、腹部、臀部,医院随即组织专家实施手术,修复血管、神经、肌腱,经过 5 个多小时紧急施救,手术宣告成功,专家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伤者失血较多,幸亏送医及时,才没有造成严重后果。

【经过 5 个多小时紧急施救,小军的性命保住了】

技校毕业后

换了近 10 份工作

小军的家庭很普通。他是家中独子,父母都曾是工人,母亲几年前从单位退休,全职照顾家庭,父亲从单位办理了内退后,四处找工作。除了退休工资,父亲打零工收入成了家庭主要经济来源。虽然家庭并不宽裕,但是在王丽看来,“至少从没有苦过孩子”。

小军 3 年前从徐州一家技校毕业后,断断续续尝试了近 10 份工作,最近他刚刚辞去了一份工地塔吊的工作。王丽和丈夫从没有对孩子提出过经济上的要求,他们觉得孩子还小,还没到给他施加压力的时候:“有爸爸妈妈在,不会累着孩子”。

学校推荐的两份工作,都只做了很短时间。后来,孩子又陆续换了几份工作。“他不是天天想着玩游戏,而不去努力工作”,王丽说,小军曾干过近一年的内保的工作,经常加班,回家时,孩子累得都不愿开电脑。王丽觉得,小军在家休息时,玩游戏打发时间,也是一种休息。

妈妈的看法:

都是这款游戏害的

王丽说,小军有些内向,但很听话,家人平时沟通不存在障碍,所以她始终不明白孩子怎么会做出“傻事”。她能想到的唯一原因,就是“都是玩游戏害的!”

跟不少同龄人一样,小军的玩游戏史差不多有 10 年时间,从上初中开始,家里电脑的主要功能就是玩游戏。地下城、穿越火线、英雄联盟,这些热门的网络游戏,小军都曾长时间玩过。王者荣耀推出后,小军的主要兴趣就放在了这款热门游戏上,小军说,这款游戏说不上多好,但是确实“很上瘾”。

在王丽看来,小军确实有新闻里常说的“网瘾”,平时孩子不爱出门,经常在电脑前一坐就是几个小时,有时候吃饭都要她连着催促几次。王丽也时常会“说几句”,但是话都不重,她觉得孩子也就在家玩一玩,并没有“不学好”。

让王丽觉得气愤的是,有一些游戏,让孩子有了“网瘾”。她并不知道小军最近爱玩的游戏叫王者荣耀,她只是觉得,小军自从玩上了这款游戏后,再没有心思出去工作了。王丽说,小军就是新闻里说的“宅男”,不愿出去交际,也不肯出去上班,每天把自己关在家里,除了吃饭睡觉,都抱着手机不放。

游戏输了几局

觉得活得特别挫折

【躺在病床上小军对紫牛新闻记者说,

以后要好好生活】

小军不认为自己是因为玩游戏成瘾,才做出了傻事。“那次的冲动,其实是长久以来情绪压抑的爆发”,小军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事发时他刚刚玩输了几次游戏对局,突然间觉得自己的生活毫无意义:“活得特别挫折”。

小军口里的“挫折”大概从三年前开始,他从徐州一家技校毕业后,学校先推荐进了徐州新城区的一家机械厂,小军学的是机电一体化专业,但是工作主要内容是装配,“学的东西完全没用上”。和小军一起,大概还有 20 多个同学进了这家企业,很快同学就陆续离职了。低薪水、枯燥的工作,小军说自己都能忍受,促使他也追随同学脚步的,是每天的上下班时间,从家里出发到企业,小军先要坐约 1 个小时公交,再换乘厂车,一趟下来,要花去 2 个小时,“早上 8 点打卡,我需要 5 点就起床,晚上 6 点下班,我到家一般都到 8 点多”。

第二份工作,还是学校推荐的,是徐州一家餐饮企业的服务员。王丽觉得,这份工作让孩子受了刺激,“单位领导因为孩子当时头发有点长,就处处挑刺”,她和丈夫都支持小军辞职,后来单位领导还打电话让小军回去上班,“谁能受得了这样的窝囊气”。不过小军否定了母亲的看法,他淡淡地说:“我不想当服务员”。

曾想出去闯一闯

父母总说:离家怎么照顾你?

两次工作不顺利,父母亲没有责怪过自己,反而是小军觉得有些气馁。因为不爱说话,从学校毕业后,小军就很少跟同学联系,那时候,他主要排遣情绪的办法,还是玩玩游戏。小军说,父亲当时正从单位办理内退,家庭有一定的经济压力,他很渴望早一点给家里分担。

然而,小军没有如愿,他很快又尝试了汽车装潢店的工作,原本希望能学到一些技术,结果发现自己每天主要的工作内容,就是给客人洗车,“很累,一点价值都没有”。几个月后,他又尝试了工地塔吊的岗位,这一次,是父母要求他辞去这份工作,母亲觉得孩子经常晚上工作,工地照明不好,“万一孩子摔着了怎么办?”

小军做的最长的一份工作,是安保企业内保工作,近一年工作下来,让小军更加感到沮丧,薪水不高,经常加班不说,最难受的是,身边的同事大多是四五十岁的叔叔辈,“完全没有共同语言,我觉得自己是在浪费生命”。

小军曾和父母发生过一次激烈争执,他曾提出想到经济条件更好的城市去“闯一闯”,没想到父母立刻反对,小军父亲说:“你连衣服都没洗过,你能照顾好自己?”母亲王丽总是说,她不需要小军赚多少钱,生活安稳就行,离家那么远,父母怎么照顾他?

父母从不责怪自己

他却觉得自己“很没用”

跟紫牛新闻记者交流中,王丽多次提到,现实生活对孩子太苛刻了,她不明白为什么社会就不能给孩子提供一份安稳的工作。她曾想到求助一些机构,能为孩子提供一些就业指导、岗前培训等。

小军的每一次离职,父母都不曾责怪过他,这让小军觉得自己“很没用”,他发泄情绪的方式,仍然是网络游戏。小军说,自己其实并没有“网瘾”,只是觉得除了打游戏,还能干什么?从上初中开始,他似乎就适应了这样的生活,身边的同学很多都和自己一样,闲下来的时间都泡在电脑前。小军现实中朋友不多,反而在网游世界里,认识了不少人,但是除了聊游戏,他和网友也很少有其他话题。

小军从事内保工作时,曾经疏远了游戏,因为经常加班,回到家后他觉得很累,没有了玩游戏的冲动。父亲平时除了工作,很少过问家里的事,不过父亲喜欢健身,那段时间,小军找到了乐趣,他开始跟着父亲去健身。父子俩经常结伴进健身房,父亲忙于工作后,小军竟也坚持下来了,父亲还经常称赞他练得“有成果”。

这个除了玩游戏以外的爱好,终究没能让小军的生活充实起来。工作的种种不顺利仍然在继续,小军觉得自己过得越来越压抑,直到迎来了一次揪心的爆发。

明白自己的心态出了问题

表示以后不再玩游戏了

江苏师范大学学工处副处长兼就业创业指导服务中心主任周显洋认为,从小军的就业经历看,他始终处于被动择业的状态,没能找到自己的定位,他的种种辞职理由看起来更像是在躲避。

周显洋建议,小军不妨先做好职业规划,根据自己的情况,找准定位,并坚持下去,其实平凡的岗位,也需要学习和付出,更需要尝试和实践。起步阶段的经历应该更多看成是历练,只有通过自身的不断努力,才能在事业上一步一个脚印地发展。

周显洋还建议小军的家长,要对孩子有信心,多鼓励他而不是一味地“保护”,家长应当将更多精力放在孩子的短板上,及时进行引导和纠正。小军的父母认为儿子工作不如意是生活太苛刻,其实,现代社会,又有几个人不面临巨大压力和挑战呢?

国家首批职业心理咨询师、徐州一中专职心理老师、心理高级教师朱海梅认为,从小军的经历和种种举动看,他存在心理学上“空心人”的特点,对自己的未来感到迷茫,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想干什么。她建议小军先要找到生活的目标,补好“生涯规划”这堂课,其次,小军自我认知能力存在一定缺失,他可以通过心理咨询机构专业人士的帮助,进行“自我剖析”,了解自己内心渴望什么,是否符合自己的能力范畴。

当然,朱海梅也希望孩子家长要学会大胆放手,在增强孩子生活自理能力的同时,不妨让孩子“闯一闯”。

住院几天来,小军终于放下了游戏,他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这一次跌倒了,他要重新爬起来,“我不会再玩游戏了”。小军仍然希望能找到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但是他也表示自己以前心态出了问题,对自己期望值太高了,今后他要放下太多想法,工作只要差不多就行,不会再因为一点点挫折,就放弃了:“我要好好生活、好好工作”。

小军说这些话时,紫牛新闻记者注意到情绪一直平静的王丽,背着身偷偷抹了眼泪。(文中人物为化名)

紫牛新闻记者|马志亚

通讯员|周婕

扬子晚报 · 紫牛新闻原创作品,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隔壁的小少
12-08
没想到这游戏还能增强国民心理素质,淘汰弱者。。。。😄
12-08
游戏不让人上瘾说明游戏做的不够好不够吸引人。上瘾不怪自己的自律能力和父母的管教能力,开始怪游戏也是够本末倒置的。有这种父母,也是可怜了孩子,教育做的太差
注册用户
12-08
这明显是父母害的,这位母亲还怪游戏…就不想想自己的问题…
猫爱面
12-08
没有管理自己的能力,被呵护的脆弱又颓废,典型的穷人家的富二代
八口厚土
12-08
《狂野飙车8》原来挺好玩的,后开开挂的越来越多,故意撞人的越来越多,因为这个摔了一部手机,真的影响心情,索性卸载了!整个人轻松多了,撸管时间也长了!🌸🐔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