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被冷落的第一好片,看完暖一个冬天
独立鱼电影01-12

 

去年被冷落的第一好片,看完暖心整个冬天

每年这个时候,各大电影榜片单又开始扎堆刷屏。

眼看着 2017 年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却还留下了太多好片在 2018 年未完待续。

在前不久豆瓣公布的「2017 年度电影榜单」中,各种排行五花八门,分类形式也越来越细。

而今天香玉要介绍的,正是其中的「2017 年度冷门佳片」NO.1

去年最被冷落的佳作——

莫娣

Maudie

去年最「冷门」的佳片,却成了香玉近期看过最「暖心」的电影。

豆瓣评分8.8,好于 97% 的爱情片。

影片根据真人真事改编。

莫娣(Maud Lewis),加拿大最著名的民间艺术画家之一。

她的画色彩艳丽,大多是户外题材,猫咪、小鸟、鲜花、蓝天 ……

一切都看起来如此美好。

这里忍不住赞一下韩国的四款海报,融合了莫娣的画作,真是清新又好看

如果不了解她的生平,光看这些明亮而温柔的手绘,一定会以为这是个一辈子都很幸福的女人。

然而,莫娣的前半生却是以不幸开场

因为患有天生性风湿关节炎,莫娣四肢僵硬、行动不便。

一直被家人当残疾人般照顾

她原本家境不错,但父母却早早双亡。

哥哥继承遗产后,转手就将房产变卖,把她丢给了姑妈照顾。

莫娣曾经有过一个孩子,但是生下来之后却一眼都没有见到。

家人告诉她,那是个畸形儿一出生就死了、埋了

直到很多很多年以后她才知道,那个孩子长得很健康,并没有死,而是被哥哥卖给了富人家收养

理由是,他们觉得莫娣无法照顾这个孩子。

生活的种种不幸让莫娣难以忍受,她渴望跳出这个牢笼。

偶然的机会下,她听说了鱼贩埃弗里特正在招聘女佣的消息。

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她徒步十多公里就跑去应聘了。

虽然表现出百般嫌弃,但埃弗里特还是留下了莫娣。

那天,他开着自己的破旧小货车,接走了莫娣,两人的生活从此开启了新的篇章。

女主莫娣的扮演者是神似小雀斑的莎莉 · 霍金斯

曾凭借《蓝色茉莉》提名奥斯卡最佳女配的提名。

今年的金球奖,她主演的另一部《水形物语》提名了金球奖、美国评论家选择家在内五项最佳女主提名。

都是奥斯卡的风向标。

目测将会是今年奥斯卡影后的有力竞选者

《水形物语》本身就是今年颁奖季大热选片,已经拿下威尼斯金熊奖和金熊奖最佳导演。

而男主埃弗里特,则是人见人爱的伊桑 · 霍克大叔。

就算满脸胡茬、言行粗鄙,也依然挡不住那眼神里的似水柔情。

这本是一部人物传记片,但我却更愿意把它当成爱情片来珍藏

莫娣和埃弗里特,在清贫的生活中相守相伴了一辈子,真正诠释了什么叫「粗糙而柔软的爱情」

在外人看来,他们都是被排挤在社会边缘的「怪胎」。

莫娣天生残疾,走在路上都会被调皮的孩子扔石子,但她温顺而善良,从不对生活有过多的抱怨。

埃弗里特在孤儿院长大,没有文化、脾气暴躁,内心的自卑外化成不可侵犯的自尊心。

莫娣刚来的时候,埃弗里特对她恶语相向,说她连狗都不如。

「在这个家里,首先是我,然后是狗,接着是鸡,最后才是你」

一开始确实觉得他很可恶,简直就是直男癌晚期

可是到后面就会明白,其实他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说得全是反话。

有人出高价想买莫娣一副尚未完成的画,莫娣不同意,急得掉眼泪;

埃弗里特钱都已经收进口袋里了,愣是又甩回去:

我刚才开玩笑的,这幅画,谢绝出售。

莫娣说,我们装个纱窗吧,苍蝇飞来飞去影响我画画了;

埃弗里特白眼都翻上天了,矫情娘们儿,装什么纱窗,浪费钱!

结果口嫌体正,第二天叮叮咚咚就弄好了。

连当莫娣提出要结婚的时候,埃弗里特都是下意识地先回绝。

结婚证不要钱的啊!

但莫娣懂他,他只是不知道如何接受别人的爱,所以第一反应就是先拒绝以防止自己受伤。

埃弗里特说,我不喜欢大多数人

莫娣回他,他们也都不喜欢你。

但我喜欢你。

这句话,又何尝不是埃弗里特想说的呢,只是憋在心里罢了。

结婚那天,埃弗里特穿上了自己最帅的西装,把自己拾掇得干干净净。

没有多少亲友,也没有盛大的婚礼,两人就在上帝面前许下了誓言。

那天,埃弗里特满满都是宠妻的眼神

——明天的我还是会说反话。

——我知道。

莫娣和埃弗里特一辈子都过得很清贫

一座 16 平米的二层小木屋,三扇小窗,一个破床,不通煤电,远离城区。

莫娣受不了这屋子冷冰冰的模样,于是在墙壁、窗户、桌椅上都画上自己喜欢的图案。

她让这里终于有了点家的样子。

因为腿脚不灵便,莫娣一辈子大部分的时间,就窝在这小木屋里不常走动。

但她的画却天马行空,视野宽阔。

莫娣说,因为不方便外出,所以这些画都是她记忆中的样子

那些美好的事物,哪怕只看了一眼,就深深印刻在了她心里面。

她画的就是她眼中的美好世界。

越来越多的人来买莫娣娣画,电视记者来采访她,甚至总统都来预订她的作品

于是,她的哥哥在消失很多年后,也来找她了。

他声称,自己可以给莫娣提供更好的物质生活,更重要的是,能帮她管理卖画赚来的钱。

说白了,还是眼红妹妹现在过得比自己好,想分一杯羹。

结果莫娣非常直接地拒绝了:

你只会欠债。

你对钱太痴迷了。

把哥哥怼得说不出话。

现代人习惯于把物质视为婚姻的基础,没钱谈什么恋爱结什么婚?!

爱情成了一种奢侈品。

但莫娣和埃弗里特的故事让香玉重新审视面包与爱情的关系:两者并没有必然关联性。

面包在一段爱情中的价值比重,取决于双方对物质的期待。

而期待这种东西,是因人而异的。

对于莫娣来说,她的前半生已经太过沉重,所以只要能获得一点点爱,就已经心满意足。

因为期待足够低,所以非常容易满足和快乐。

但偏偏埃弗里特又是个死要面子的人,他一边担心自己做的不够好、配不上莫娣,一边又表现得很暴脾气。

有一次吵完架,埃弗里特跑去跟莫娣道歉,说出了心里话:

我只是害怕你离开我。

你完全能找到比我好得多的人。

而温暖如天使的莫娣告诉他:

不,我不能。

你已经给了我想要的一切。

1970 年,莫娣因为肺炎去世。

她临终前的最后一句话是:

你爱我。

香玉没有打错,就是「你爱我」。

因为埃弗里特始终没有对她说这句话,但莫娣知道,他在心里已经说了一万遍了。

尽管有史料爆出,影片有美化埃弗里特的倾向,真实的埃弗里特或许更自私、贪婪,甚至长期克扣莫娣的收入。

但至少,在《莫娣》这部电里,香玉看到了一个温暖的爱情故事,足够在这严冬,暖心一整季。

而且还是在没有暖气的南方的冬天。

在这个赢在射精前、被成功学毒鸡汤淹没的时代,几乎每个人从出生就被教育要仰望星空、目标远大。

「功利性」三个字已经侵蚀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连爱情都可以明码标价

但莫娣告诉我们,生活的起点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之后的路怎么走。

她的绘画,她的爱情,她的一生,都不带任何功利性的目标,却实现得比绝大多数人都要好。

生活中的我们,更多扮演着的是莫娣哥哥和姑姑的身份,坐在精美的大房子里、热闹的酒吧里,羡慕着 16 平米小木屋前的莫娣可以生活得那么快乐。

而且至死不理解这到底是为什么。

当然香玉并不反对部分女孩子对物质的追求,各有各的活法。

只是香玉自己认为,生活中的现实主义已经足够多,不妨让爱情更浪漫主义一些。

降低一些期待,少一些功利性。

面包有很多方式可以赚,但爱情却得来不易。

金山银山,填不满同床异梦的空虚;

粗茶淡饭,只要有你与我厮守一生。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