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女主播私自“转会”,经纪公司这样操作索赔 40 万
新晚报01-12

 

新晚报记者 张智威

当下,网络直播是无数人心目中的 " 高薪 " 行业,某直播平台女主播甚至创下年薪数千万元人民币的纪录。随着各大网络直播平台的兴起,网络直播市场中独家签约的网络主播随意转换平台的违约情况时有发生。近日,哈市某经纪公司向哈尔滨公证处寻求帮助,希望帮助取证,捕捉女主播在直播中留下的证据,维护公司的权益。

(网络配图)

网红公司 " 培育 " 女主播赚钱、分钱

35 岁的王默(化名)在哈市经营一家娱乐经纪公司,公司的业务范畴是 " 为网红变现提供供应链、直播间运营及品牌运营支持 ",公司旗下有多名女主播,都是 20 岁左右的女孩。公司与女孩们签约后,替女孩做 " 推手 ",通过语言、形体、才艺等包装后,提高知名度、增加曝光率,还要雇佣 " 枪手 " 为女孩写一些能逗人开心的段子。

女主播们每天都要进行 8 小时以上的直播,下线之后,还要参加经纪公司办的舞蹈和音乐训练课程。她们在国内各大网络平台中 " 拉粉 " 赢利,通过公司提供给她们的账号,用心尽力让手机或电脑显示器前的网民们开心。公司每月会给女主播支付 2000 元至 7000 元不等的底薪,然后按照粉丝刷礼物的金额进行利润分成,公司 4 成,女主播 6 成。

(网络配图)

女主播人气暴涨却 " 转会 ",公司欲状告违约索赔 40 万

1 个月前,王默在工作中发现,公司旗下的一名网名为 " 文文 " 的 19 岁女主播,原名叫程丽(化名),已经一个多月没有登录公司配发给她的专属账号直播了,电话也处于无法接通状态。除此之外,王默通过几日的调查发现,在其他公司的直播间里找到了 " 文文 " 的身影。此时的 " 文文 " 在直播间改了名字 " 小天 ",正在与观众互动,互刷礼物,玩得不亦乐乎。随后,王默用手机拍摄了直播过程,又带着《网络电商红人经纪合作协议书》,来到法院讨公道。

《协议书》中约定,公司为程丽直播电商经济领域唯一的合作方,公司帮助程丽提高知名度与增加曝光率,并展开相关的电商经纪类合作与运营。该协议在演艺经纪领域为排他合作,程丽不得与任何机构、组织、个人签订网络红人经纪合作协议或相关类似合同。同时,王默主张培养一名 " 网红 " 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从 0 粉丝帮助程丽达到七十万的粉丝量更不容易,因此,状告程丽支付违约金 40 万元。

公司这样做,一是想让程丽为此行为付出代价,另一方面也是为了 " 震慑 " 其她女主播。然而,虽然公司与程丽签了合作协议书,但由于网络主播的工作形式与传统不同,无法证实程丽的 " 跳槽 " 行为。因此,法院工作人员建议王默的公司先到公证部门进行保全证据。

(网络配图)

公证记录 " 短暂瞬间 ",女主播私自跳槽将付 " 代价 "

为此,王默来到了哈尔滨公证处家事法律服务中心寻求帮助。询问情况后,公证人员利用公证处的电脑通过王默提供的网址及账户密码,打开该网络直播平台 " 文文的直播间 "ID,发现在后台上体现出女主播 " 文文 " 曾使用实名程丽登记注册过账号,共使用该账号 6 个月,以及她的粉丝数量及收入。尤为重要的是,后台账户的收入明细中,还能体现出公司按照比例逐月取走的金额及程丽逐月取走的收入明细,以此证实两者间曾为合作关系。同时,该账号显示,程丽已经 1 个月没有登录此 ID。

通过王默提供的房间 ID,公证员也发现了程丽本人在其他直播间担任主播的情况。随后,公证处工作人员将这些证据进行了保全。王默很满意,表示下一步将会使用此证据去法院维护公司的合法权益。

对此,哈尔滨公证处家事法律服务中心主任丁龙介绍,网络信息的特点是传输速度快,影响范围广;删除速度快," 存活 " 时间短;取证难度大。因此,当事人私下自行搜集的证据材料在法庭中的证据效力并不高,很容易被对方推翻,法院的认可度低。针对网络信息证据删除速度快等特点,当事人可在网络信息开始传播的第一时间申请保全证据公证,将容易流失的电子证据以公证的形式加以提取、固定,一经公证,就像照相机定格画面一样,能够将那些易消失的侵权证据永久保存 " 短暂的瞬间 ",为事实正名,为快速高效维权提供公证保障。

链接:

保全证据公证是指公证机构根据申请人的申请,依法对与申请人权益有关的、有法律意义的证据、行为过程加以提取、收存、固定、描述或者对申请人的取证行为的真实性予以证明的活动。

编辑 迟群力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