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高级国产剧,美剧还真学不来
肉叔电影01-13

 

在我们这儿,最难拍的是什么剧?

历史剧。

第一难,怕不严肃。

改编得太玛丽苏如范冰冰的《巴清传》,就惹上了麻烦,被秦粉举报遭到延播。

第二难,怕太严肃。

《大明王朝 1566》,公认的好剧,却因收视惨淡,被积压十年之久。

但最近这部好剧,可以说是严肃活泼了。

活泼起来动如疯兔;

严肃起来,能让你爸也熬夜刷剧。

我爸问我怎么还不睡,我给我爸看了第一集 ……

我妈问,你们两个怎么还不睡

昨晚刚大结局,肉叔终于能推荐了——

虎啸龙吟

《虎啸龙吟》是《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的续集,剧情你也猜得到——

司马氏辅佐魏国,后来捡了个大便宜,一统三国。

都说续集易烂尾,更何况司马懿后半生,可是黑化篡国的大奸臣。

《虎啸龙吟》偏不信邪。第一部 8.1 分,第二部评分愣是以 0.2 分的差距后来居上。

肉叔刷完,的的确确国产良心。

它把一个黑化故事,拍出了东方的高级感。

没看过第一部也不用担心。剧一开头,十分钟内就交代完司马懿和曹丕,相爱相杀的前半生。

司马懿是一路辅佐曹丕登上王位的大功臣,但因为君臣嫌隙,曹丕继位后,司马懿被下放去种田。

可曹丕,快病死了 ……

他在马车上,恍惚看到一个农人,惊呆。

慢镜头渐渐推近,不正是他日思夜想的司马懿?

定睛一看,原来是认错了人。镜头变成中景,一下拉远心理距离。

再下一个镜头,更远,占据画面的是荒山野草,帝王的身影显得无比渺小——

人人都跪他,但曹丕仍是孤家寡人。

没有嚎啕大哭,更没有椎心泣血,只有含蓄、克制的镜头语言。

这就是东方最高级的情感表达方式。

《虎啸龙吟》从人物到故事,都克制得恰到好处。

曹丕临终,想起自己给那么多好友写过信,唯独没给司马懿写。

他提笔要写,却又决定不写了。

老了,再也写不出年轻时光彩夺目的文句。

那他为什么不直接召回司马懿?

他要把这份人情留给新天子。

如果就这样,克制过了头,太算计。

所以皇后再三劝他见司马懿最后一面,他默许了。

可如果真见上最后一面,又俗。

所以曹丕没等来司马懿。但他在幻觉中,看到了司马懿的身影。

从不召到召,从想见到没见着,克制中见真情。

以前历史书上的人物,在剧里全都变成了有血有肉,有七情六欲的 " 人 "。

他们也会为亲人离散而难过。晚年黑化的司马懿和儿子决裂后,擦掉眼泪,颤颤巍巍地大口喝粥。

他们不再是料事如神、决胜千里之外、永远自信的 " 仙 "。诸葛亮战前也会焦灼不安;诸葛亮死了,司马懿同样难过。

死诸葛吓走活仲达这一幕,明里暗里都是伤感。

暗里,是蜀军用诸葛亮的羽扇装出他还在世的假象,吓退司马懿。

镜头缓缓摇过旗子:克复中原。

死后,他的羽扇还在为蜀国奉献最后一份力。

克复中原的夙愿,却注定无法实现了。

明里,是司马懿知道自己中了空城计后,掬清水凭吊诸葛亮。

即使只看到蜀军空帐,他还是后怕。

吊唁完诸葛亮后,忽然起风了。落叶吹开的地面,露出一副空棋盘。

司马懿再也没有亦敌亦友、能和他对弈的人。

司马懿让吴秀波来演,太对了。

从年少演到年迈,他的原声至少 " 变 " 出了四种嗓音。

被老婆追赶时是小男人。

险胜诸葛亮后,不忘让士兵开个天窗,死命嘚瑟。

嘚瑟完了赶紧躲起来,毫无尊严地爬回军营。

可以说非常可爱了。

吴秀波把司马懿的复杂心情,揣摩得极到位——

诸葛亮一死,司马懿知道自己这场仗赢定了。他回到军营中告诉妻子后,双眼通红,悲喜交加。

既有对手不敌自己的喜,更有知音去世的悲。

所以他抱起妻子就要行床笫之欢——

一拳伸出去,忽然打不到实处,只能以男女之事来发泄心中的失落。

" 鹰视狼顾 " 的表情,也被演出了不同年龄下的不同味道。

年轻时,野心居多。

黑化后,要复仇,所以又多了几分狠戾。

早先疼爱儿子司马昭时,看到儿子鹰视狼顾的模样,他的表情是不屑。

知道他羽翼未丰,只当是小狼崽子。

后来和司马昭彻底闹翻,看儿子的眼神也变得猜忌多疑、充满敌意。

放眼望去,《虎啸龙吟》的黑化造型也是最克制的。除了脸上的老年妆,几乎全靠吴秀波的演技。

在此之前,大多数国产剧黑化戏全是一个套路。

女人黑化涂口红——

所有宫斗剧里,好像不涂个吃小孩色就当不了皇后。

男人黑化长眼线——

《柒个我》里,张一山只要切换到暴力人格,就会突然 " 长 " 出眼线。

《海上牧云记》的黄轩,明明演技到位,也被邪魅眼线拉低了表现力。

但《虎啸龙吟》的服道化细节,不光没拖后腿,反而为司马懿的黑化埋下伏笔。

大结局里,镜头扫过司马懿房中的假山。

其实这正是第二集中曹叡赐给司马懿的,为的是提醒他匡扶大魏江山。

那时,司马懿就随口调侃了句,这大魏的江山,怎么可能放在我房里。

司马懿家的一枝一叶,也都和他的心境息息相关。

老了,身后是萧瑟秋景。

和儿子决裂,成为孤寡老人了,身后索性是白茫茫一片。

司马懿晚年装病,政敌们渐渐对他放松警惕。

这时起,他就很少穿朝服,不是一袭白衣就是全身黑,总之一副将死之人的惨样。

但即使是做戏,他也小心谨慎地做全套——

连一级台阶都上不了,还得靠儿子帮他把脚抬高。

司马懿的野心,镜头做足了暗示。

不过半人高的小皇帝和司马懿站在朝堂上。

你看谁更接近画面的中心?

夫人深夜发现司马懿只不过是装病后,吓得把手中的灯掉在地上。

你道是油尽灯枯?

原来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再抬头看司马懿。换下了平时非黑即白的病号服,红袍加身。

即使不懂历史的人,也能感受到这是他的 " 龙袍 "。

衣襟上的玉,是权力象征。猩红的袍子,是腾腾杀气。

只有演员好,是辜负;只有场景美,是空洞。

服装吻合心境;场景暗合命运;每一个空镜,都有弦外之音。

这,才称得上是含蓄而克制,东方独一份的高级剧。

最后,想看的,优酷有。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