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可以这样吃,每一种都不重复
美食家大雄01-13

 

豌豆、黄豆、毛豆,是我最容易混淆的豆类,特别是去壳以后,只能用 " 豌豆长得比较圆 " 这个办法来区分。

" 长得比较圆 " 的豌豆,吃法没有黄豆那么多,存在感也较低。新鲜的时候可以煮来吃,可以剥米炒来吃,等到老了,晒干以后,用盐干炒至开口,吃起来脆脆香香的,也是一种不错的小零食。除此之外,再想想还有什么好的做法没有?还真有,谁说只有豌豆米能吃的?豌豆这厮虽然贡献的菜式不多,但全身上下都是宝啊。

比如,特别特别嫩的豌豆,是可以连带豆荚一起,炒来吃的,类似于荷兰豆,清炒或是炒肉,足以乱真。再长大一点,直接连壳清水一煮,吃起来清甜无比,连豆荚都是甜甜的一包水。

再大一点,就必须得去壳,只吃豆米。豆沫炒肉末,搁酱油,必须配勺舀着吃,豆米香甜,肉末腻香,小清新炒肉,就是这个味儿。

等到青年豌豆熬成婆,最好就是拿来炒一炒,加盐炒开花,酥脆到位,最是消磨时间的好帮手,而且不脏手、不脏地,不吐壳,除了容易上火、嘴角起泡、容易放气之外,没有别的毛病。

酥豌豆,也是必须要这个时期的豌豆做出来才好吃,干豌豆提前用温水浸泡几个小时,然后充分阴干水分,架起大铁锅,锅里多多的放油,烧热,把捡好的干豌豆放下去,用漏勺捞炸起酥皮,趁热撒上辣椒面和盐,拌合均匀,那种口感,不属于外酥里嫩一类,是从外到内都酥软,不带香脆,吃起来皮皮的,但特别香。

炸豌豆饼,是一种独具特色的油炸小吃。做法是将干豌豆搅进面糊里,用特制的铁勺捞进油锅里,炸酥定型而成的。当然干豌豆必须经过预先处理才行,不然整个就是咬不动、嚼不烂、摔都摔不碎,响当当的豌豆铁饼!

耙豌豆,重庆人民贡献的又一惊喜美食,它的用处可不止豌杂面里的配料那么简单,做好的耙豌豆无论是熬肉汤,还是烩肥肠,都美味上天。

一个 " 耙 " 字说尽了它的风情," 耙 " 而不散,糯而不腻,关键是做法还挺简单,只要有耐心,把豌豆熬出沙,滤水放凉,拌上作料(主要是盐)就可以成就数道美味,过年的时候,可以拿这个绝技来炫一炫,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想得到这样做豌豆的。

豌豆泥,外国朋友喜欢把青豌豆做成泥来吃,豌豆煮熟打碎,平底锅里化开黄油,把豌豆泥放进去搅拌,放上淡奶油、胡椒粉、盐和适量的水煮开,用来蘸面包吃。偶尔吃一次,还不错。

水加多一些,就熬成豌豆汤,吃法还是差不多。

豌豆粉,豌豆粉是一种固状物,一般是切块来凉拌吃,类似于凉粉,但原料是如假包换的豌豆,有着浓浓的豌豆香,颜色泛黄,淡吃也很香。夏天的一碗豌豆粉,醋水到位,辣油适中,花椒油、芝麻油、蒜末,香菜招呼齐了,非常开胃。

冬天怕吃凉的,就把豌豆粉切开煎着吃,外面煎起一层油皮,稍有韧劲,里头还是嫩嫩的豆粉,口感很特别。

稀豆粉,稀豆粉似乎是豌豆粉在还没有凝固之前的那个状态,但具体做法不详,听说很费工费时,一碗稀豆粉既可以单吃,也可以浇在饵丝、米线上来吃,还可以蘸油条吃,一般用来当早餐,又香又浓稠,十分饱腹美味。

豌豆尖,特别 " 金贵 " 的一样食材,稍微烫一下就可以吃了,要说味道多么好也不至于,胜在一股清香。这东西缩水特别厉害,一斤豌豆尖捡好下锅,捞两筷子就没了,下火锅的时候很心疼啊。清炒或煮汤也不错,口感青嫩,放最低限度的作料就行,以免掩盖本身的清香。煮面条的时候,烫上一把盖到面条上,也是清爽得紧。

豌豆黄,北京的一种特色甜品,用白豌豆和糖制成,有豌豆的清香,加上糖的清甜,入口即化的口感,清凉爽口。

咖喱角,是东南亚国家比较流行的街头小吃,有豌豆的那种,主要流行在印度,做成三角形状,而其他国家大多做成大饺子的形状,里头有菜有肉,炸脆了,蘸酱吃。印度的咖喱角比较素,基本不放肉,主料是豌豆、土豆泥、玉米粒等,还要加一些洋葱提味,蘸薄荷酱吃。

除上以外,豌豆还有什么做法呢?一时还真想不起来了,小伙伴们有什么贡献的吗?

(图片整理自网络)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