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保壳时,ST 股各显“神通”
华夏时报01-13

 

华夏时报记者 石省昌 北京报道

每到岁末是 ST 股保壳最为紧张的时候,伴随着各家极不确定的命运,惊心动魄的剧情之下,是跌宕起伏的股价。去年 11 月 30 日,*ST 众和(002070.SZ)迎来了第 18 个跌停,股价收报 4.05 元,创 A 股 2017 年内最长连续跌停纪录。随后,随着锂矿和保壳概念的加持,*ST 众和的行情触底反弹。

从保壳套路上看,不外乎拿补贴、免债务、卖资产、搞重组等。办法不嫌老,有用就好。在 A 股市场,一场场保壳戏正轮番上演。

被 " 首富 " 看上的 *ST 东数

1 月 11 日晚,*ST 东数 ( 002248.SZ ) 发布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修正后预计业绩扭亏为盈,盈利 500 万到 5000 万之间。此外,*ST 东数同时发布债权人撤回重整申请的公告。这预示着之前 *ST 东数的种种保壳套路取得阶段性胜利。

1 月 5 日,*ST 东数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已与威海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了借款合同,前期逾期的银行承兑及贷款已全部转为正常流动资金贷款。截至该公告当日,公司不存在银行逾期借款情况。

2017 年的最后几天,接踵而至的利好消息让 *ST 东数的保壳更有胜算。

2017 年 12 月 25 日公告披露,*ST 东数与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国有资产经营管理公司、威海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威海海国贸易有限公司、青岛金鑫源工贸有限公司、潍坊凯力石油化工机械有限公司等 64 家供应商签订《债务豁免协议》,前述债权人预计将豁免公司及子公司借款、货款等债务 4800 余万元。初步测算,如 *ST 东数与债权人全部签订协议且如期履行协议,此次债务豁免预计增加收益 4500 万元。

另外,*ST 东数于 2017 年 12 月 22 日收到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财政局下达的《关于下达专项资金指标的通知》,拟对公司前期技术研发、自主创新、节能环保改造等费用支出进行奖励和补贴,前期研发费用补贴 3500 万元,自主创新重大专项奖励 2000 万元,再融资奖励 1600 万元,科技人才奖励 1500 万元,其他奖励 4960 万元,共计 1.36 亿元。如果 *ST 东数能于年底前收到补助款项并全部计入当期损益,预计将增加收益 1.36 亿元。

并且,2017 年 12 月 11 日,*ST 东数通过董事会议案,拟将全资子公司威海智创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100% 股权转让给威高集团。根据初步测算,此次交易预计将产生收益约 8500 万元。

去年三季报显示,*ST 东数 2017 年前三季度亏损 1.62 亿元,预计全年的亏损范围在 2 亿 -2.5 亿元之间。如果上述股权转让、债务豁免和政府补助三个 " 救急 " 措施全部顺利实施,*ST 东数将增加收益共计 2.66 亿元,有望实现扭亏,进而解除暂停上市危机。

回首 *ST 东数的保壳历程,随着新晋第一大股东威高医疗的入场,*ST 东数的情况一点点发生变化。

*ST 东数去年 12 月 19 日晚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大连高金持有的 4937.6 万股 ( 占比 16.06% ) 股票,由威高医疗以 2.83 亿元竞得。本次股权变更完成后,威高医疗将成为第一大股东。

*ST 东数的股价,从 2017 年 12 月 6 日以 4.95 元开盘后连续大幅上涨,之后震荡上行,截至今年 1 月 12 日,报收 9.43 元。在 " 喝酒吃药 " 的 A 股,具有医疗背景的威高医疗的进入,让市场对 *ST 东数怀有期待。

公开资料显示,威高医疗注册于 2014 年,有 " 威海首富 " 之名的陈学利是持股威高医疗 61.87% 的大股东。陈学利家族以 75 亿元的身家在 2017 年胡润百富榜蝉联威海市首富。

去年 12 月 19 日,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法院举行的股权司法拍卖中,*ST 东数原第一大股东大连高金持有的 4937.6 万股股权 ( 占比 16.06% ) 被威高医疗以 2.83 亿元竞得。折合每股价格为 5.7315 元,较公司停牌前的 7.09 元 / 股的收盘价折价约 19%。

《华夏时报》记者致电 *ST 东数董秘办,对方表示,2017 年确定扭亏为盈,但是第一大股东刚进入不久,接下来要注入怎样的资产目前还不知道。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告诉《华夏时报》记者,ST 公司保壳压力很大,想扭亏为盈可能就需要采取一定的手段,比如补贴和变卖资产或者靠资产注入等方式。对保壳公司要谨慎对待,因为现在市场的行情是价值投资和业绩为王,白马股受到资金的持续关注。保壳行情的持续性不强,建议投资者谨慎参与。

卖资产与高额补贴

并不是每一个 ST 公司都像 *ST 东数那么幸运可以找到接盘侠,*ST 中绒(000982.SZ)和 *ST 河化 ( 000953.SZ ) 的保壳路更多的依靠财政补贴。

2018 年 1 月 2 日,退市边缘的 *ST 中绒突然宣布,公司已经在 2017 年 12 月 29 日收到地方政府总计 6.45 亿元 " 经营性财政补贴 "。同时,公司的长期业务合作单位宁夏德能电力工程有限公司、林州市二建集团建设有限公司合计豁免债务金额 1.12 亿元。

套路基本和 *ST 东数一致,不外乎财政补贴和免除债务。显然,从会计意义上,这将影响 *ST 中绒在 2017 年的盈亏。数据显示 ,*ST 中绒 2017 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 16.5 亿元 , 亏损 3.85 亿元。

2018 年 1 月 4 日,*ST 中绒公告称, 1 月 2 日,*ST 中绒控股股东宁夏中银绒业国际集团有限公 司 ( 下称 " 中绒集团 " ) 与恒天嘉业(深圳)投资中心(有限合伙) (下称 " 恒天嘉业 ")签署了《质押股票转让及处置协议》,中绒集团与恒天嘉业协商一致,以 4 元 / 股的价格将中绒集团已经质押给恒天嘉业的 3444.4 万股过户至恒天嘉业。

上述股权交易完成后,中绒集团直接持有 *ST 中绒股票占总股本的 26.68%,仍为第一大股东;恒天嘉业直接持有 *ST 中绒 3444.4 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 1.91%。恒天嘉业的一致行动 人恒天聚信(深圳)投资中心(有限合伙) 原本就持有 *ST 中绒 3.6 亿股股份,占 *ST 中绒总股本的 19.94%。 恒天嘉业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上市公司 39444.4 万股股份,占 上市公司总股本的 21.85%,为本公司第二大股东。

上述交易的前后,公司股价也连续 3 个交易日涨停。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股权交易目的是抵偿中绒集团对恒天嘉业的欠款。因此,本次权益变动不涉及资金结算与往来。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刘彪认为,为保壳去 " 卖资产 " 和 " 求补贴 " 并非完全没有问题,要严格监管关联方之间的 " 往返输血 " 和 " 左右腾挪 "。

对于 *ST 河化来说,政府补贴更为重要。

2017 年 12 月 5 日,*ST 河化公告称,河池市政府决定给予公司 5000 万元的经营性财政补贴,上述财政补贴将在收到后作为营业外收入计入公司当期损益。

*ST 河化 2017 年三季报显示,其前三季度亏损 29.81 万元,随着政府补贴的到来,保壳或许显得明朗。

去年 12 月 14 日,*ST 河化公告称,为切实解决公司经营困难,提高公司持续经营能力,控股股东宁波银亿控股有限公司决定向公司无偿赠与现金人民币 8000 万元,本次赠予为无附义务的赠与。受赠现金入账后将计入公司资本公积金,不影响公司当期经营成果。

12 月 22 日,将 *ST 河化持有的 87 户账面原值为人民币 64921839.73 元的应收款项进行拍卖,最终以人民币 600 万元成交,拍卖成交价款已转入 *ST 河化账户。

除此之外,*ST 河化采取了招数繁多保壳套路。

2017 年 9 月 19 日公告,*ST 河化及下属全资子公司决定使用不超过 4000 万元自有或自筹资金进行证券投资,以提升整体业绩水平。10 月 11 日,公司又披露将用于证券投资的额度由不超过 4000 万元调整为 1 亿元。

除了炒股赚钱,*ST 河化还通过债务豁免减轻压力。2017 年 7 月 1 日公告称,经河池市政府研究决定,同意免除河池市财政局对 *ST 河化享有的债权本金及利息共计 5000 万元。这将对业绩产生一定的积极影响。

刘彪认为,当下两大交易所都正在研究退市指标,优化退市制度。过去两年证券行业也呈现出 " 强监管 " 的趋势,在这种情况下,通过资产重组或者利润调节等方式保壳的手段更加困难。

那么,ST 股价值在哪里?" 因为市场的因素,IPO 速度相对慢下来,并且把关更严,多种情况综合之下壳资源又有价值了。"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洪灏说。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