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已疯!2018,可加注这 3 类投资
正和岛01-13

 

我们站在了新的时代,一定需要把握新的方向去寻找新的希望,对很多中国经济的旧产业和旧模式,要有一个打破的过程。

1 月 6 日,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在海通期货与扑克财经合办的《新时代新征程—— 2018 海通期货投资策略菁英荟》上,以旧时代和新时代主题为对比,从四个方面对 2018 中国经济和资本市场进行了剖析,并从投资的角度提出了 3 点自己的看法。

" 泡沫时代正远去,价值投资才是正道 "!以下内容为姜超演讲内容精编,希望对大家今年投资能够有所帮助。

01

对中国经济发展驱动力理解

过去 30 年,中国经济发展靠的是居民对物质生活追求,由追求温饱小康所驱动,未来整个社会进步应该会转向居民消费的转型和升级。

宏观上看经济变化,人口结构有着非常重要的含义,在一个比较年轻的人口结构下,大家会喜欢房子、汽车这些年轻消费品,但随着人口老龄化,医疗、养老这些服务型消费有一个崛起过程。

年轻人为主的时代,需要更多的房子、汽车,这些都是有形消费品,但对于老龄化的社会,老年人需要更多的医疗和养老,放开二胎以后小孩出生率回升,而儿童需要教育,教育、医疗都是无形消费。这说明居民消费将从有形消费转向无形消费。

另外一方面中国年轻人口数量减少,大家不需要更多房子和车子,但收入还是持续增长,所以大家需要更好的消费品,需要更高质量的房子和车子,对品质的追求就是消费升级。

综合来看,居民消费会有一个转型和升级的过程。

随着居民消费的转型和升级,整个产业结构也会发生变化。首先,随着居民消费从有形消费转向无形消费,整个经济结构将从工业化转向服务业时代。

怎么理解未来中国经济的平衡和充分发展?含义就是,我们的工业发展极度失衡,服务业发展不够充分,未来服务业有非常巨大的发展空间。

比如北京红黄蓝幼儿园事件,反映出大家都希望小孩有更好的教育,但问题是优质教育供给严重不足。美国 K12 的研究发现,多子女的美国家庭一半以上的支出可能都用在教育上,这个产业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医疗更加不用讲,大家都想活得长,这些行业属于供给严重不足,发展空间巨大。

随着居民消费的升级,工业化未来也在发生变化。

过去年轻人高速增长,每年都需要更多的汽车。而今年整个汽车行业是零增长,但 SUV 增速 20%,新能源汽车增速 50%,这意味着,大家不需要更多的汽车,需要更高品质、更加环保清洁的汽车,这就是对品质的追求。

反过来讲,居民的消费升级意味着更高的技术水平,就是对企业创新提要求。

中国很多传统产业在过去十年的发展主线就是智能化,智能化改变了手机、电视,包括目前所有的这些传统行业,未来创新将是工业化的出路。这意味着工业化会到一个新时代,过去 30 年是重化工业时代,发展钢铁、煤炭这些重产业,因为大家需要追求高品质,整个工业应该会转向新兴产业,尤其是当下中国依然具有巨大贸易逆差的产业,比如电子、计算机、航空航天,这些方向有巨大希望。

居民需求在发生变化,转向服务消费、转向品质消费,我们产业会从工业化转向服务和创新的时代。

02

怎样帮助中国经济转型

融资结构非常重要,一定要从银行融资转向资本市场融资、尤其是股权融资。

在工业化时代,工业化就是一个简单扩大再生产的过程,最佳融资方式就是银行融资,给钢铁、地产企业钱就可以搞很大。但到了服务和创新的时代,银行基本没有用武之地了。银行是一个面向重资产行业的融资方式,融资的核心是要有一个抵押品,但服务和创新时代的核心都是人力资本,没有有形资产给到银行作抵押,必须要靠资本市场提供融资。

我们早在十年前就应该做这样的转化,把融资结构转过来,抑制银行融资发展资本市场融资或者股权融资,但我们没有这样做。从宏观来看,过去十年银行融资在不停增长,其实已经给经济加过三次杠杆。

第一次是 2009 年,就是四万亿。通过制造业投资启动了中国经济第一轮反弹,那一轮经济反弹是两年,因为企业高债务引发了高杠杆和产能过剩的问题。

17 年从年初和年尾,大家对新周期充满争议,为什么?就在于我们企业部门连续十年每年举债十万亿,这么一个高的债务负担很难在一两年之内解决,17 年企业债务率只是在高位企稳,没有明显下降,高债务始终是新周期启动的拦路虎。

第二次是 2012、2013 年,这是第二次经济反弹,这一次是政府出来举债,这一次很重要的指标叫做信托贷款。地方政府在银行的表外,通过信托贷款,大笔的加码了基建投资。

同样那一轮经济反弹持续时间也只有两年,2014 年开始往下走,因为 2013 年政府发现债务出现问题,开始整顿地方政府债务,包括当时也是一轮央行提高利率去杠杆,2014 年之后经济重新开始下滑。

到 2016、2017 年,我们又来了一个新故事,这次故事主角又换了一个,就是我们居民部门出来举债。过去几年整个地产市场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2017 年已经收官,我们好几个地产巨头,每一个都是五千亿的销售规模。

为什么 2017 年房子还是卖的这么好,其实 2017 年是居民举债又创新高,全年下来居民新增总债务超过了 8 万亿。这一轮靠居民巨额举债拉动地产销售、地产投资,支撑了经济反弹。

把过去十年中国经济反弹的故事作一个回顾,你会发现其实我们始终在重复着同样的故事,每次都会有一个主体出来举债,第一次是企业举债,第二次是政府举债,第三次是居民举债,每一次都是能够好上两年,第三年通常会出现问题,所以这个就是一个担心,是不是今年同样的魔咒又会出现?

我其实想说,中国经济如果想从根本上解决债务问题,就一定要改变我们的融资结构,始终是靠银行的债务融资是不可能走出困境的,必须要把债务融资转成股权融资。

在美国所有新的伟大企业,从谷歌到特斯拉,你想哪一个是由银行培育的?银行培育不了。中国也一样,从腾讯到阿里,都是由股权融资培育的。

所以,中国如果真心想要转型,就要下决心把银行融资管住,下决心发展资本市场,尤其是股权融资。

股权融资才是发展服务和创新的融资结构,这是一个大转变。以后银行出路只有一个,就是从放贷转向给居民做财富管理,这也是帮助企业成长,也是帮助居民财富保值和增值。

03

对政策变化的理解

从刺激需求转向改善供给

未来我们的政策会怎样把握?

我们给了一个非常明确的判断,两个政策方向,一个叫做去杠杆,一个叫做补短板。

首先,怎么理解去杠杆?如果把过去三年政策作回顾,我们做了三件事,降成本、去产能、去库存,虽然说全部叫做供给侧改革,实际上这里面去产能是减少供给,但降成本还是在增加需求、因为是在增加政府的需求,去库存是在鼓励居民举债也是增加需求。

其实我们是减少了一个供给,增加了两个需求,所以我们全中国的总需求和总债务还是在创新高。

去杠杆这件事情去年已经逐渐显示的非常清晰,去年 7 月份金融工作会议就提出推动经济去杠杆,要去控制我们的货币总量。年底又开了两个重要会议,开了政治局会议和经济工作会议,都在讲打赢三大攻坚战,经济工作会议里面没有明确提出去杠杆,但政治局会议明确提出要打赢三大攻坚战,第一条就是控制我们的宏观杠杆率。中财办副主任已经明确出来表态,去杠杆是未来 5 年的方向。

而从 2018 开年以来,金融去杠杆政策如暴风骤雨,无论是 302 号文对债券杠杆的监管,还是对银行同业存单的监管,以及对信托贷款、委托贷款的监管,包括征求意见中的央行资管新规,其实目标都是一致的,就是要把货币超发管住。

如果我们坚持金融去杠杆,货币政策就很难轻易放松,贷款利率会继续回升,同时货币增速低增应该会成为一个常态。其实金融去杠杆不是问题的本质,本质是要去掉经济的杠杆。

不是因为我们金融体系钱太多,最本质的问题还是我们的经济各个主体、居民、企业和政府的债务太高了,远远超过我们经济需要,我们要把宏观总杠杆率控制住,全社会债务扩张的速度就要和 GDP 的名义增速来接轨,我们社融增速需要慢到和 GDP 名义增速接轨,社融增速也要降到 8-9% 左右,这样全社会负债率才可以真正稳定下来。

这个就是从金融去杠杆转向经济去杠杆,目前金融去杠杆已经有非常明显的效果,未来 M2 增速应该会稳住,但是经济去杠杆还不够,社融增速需要逐渐慢下来。

另外一个方向很重要,就是补短板、提高效率。过去两年我们做的是减少供给,减少供给确实带来钢价、煤价大上涨,但这本质上不创造任何的效率,因为只是改变利益分配,把利润从上游行业转到下游行业,没有带来效率提高。

真正供给侧改革是美国做的减税,减税了之后大家都愿意干活。所以供给侧改革的深化是指提高生产效率。今年政府提出要高质量发展,含义就是提高经济增长的效率。今年政府有没有可能去跟美国一样减税,虽然说目前大家都认为空间不大,但这是一个态度和方向问题,有没有可能政府释放减税的信号,激发市场的热情?

这一次我们的稳增长可以和过去不太一样,过去我们是通过刺激的方式稳增长,这一次可以通过提高效率的方式稳增长。

这有两重含义,第一重,今年我们开始正式把研发和创新放入到 GDP 当中,就相当于我们当年看到印度曾经改过 GDP 数据,当时把 GDP 增速从 6 改到 8,我们不用改那么多,我们改一点点也可以保证 GDP 数据比以前好看,没有必要去刺激。

另外还有一个含义,就是现在的中国经济确实跟以前不太一样了。看一下中国经济总量,工业这一块确实是处于回落状态,但是,新经济部门正在越变越大。中国目前新经济部门正在帮我们解决就业问题,如果就业问题没有后顾之忧,其实就没有必要再去放水刺激,这说明政府的底线可以比以前高很多。

04

寻找投资机会

从泡沫投机转向价值投资

如果把去杠杆和补短板作为两个政策方向,未来就要从追逐泡沫投机转向寻找真正长期有价值的资产。

怎么看未来投资机会,如果我们确定政府下决心去转向新的时代,转向高质量发展,如果真的下决心去收货币、去杠杆,整个投资的模式会发生变化。

过去十年最大的赢家不在资本市场而在于地产市场,本质上买房的发财不是因为你眼光好,跟房子没有关系,是因为货币贬值。但是如果说,以后我们政府不再超发货币,我们的整个投资理念一定要发生变化,要从追逐泡沫投机,就是所谓投机货币贬值转向关注资产本身的价值,因为货币不再贬值,就要看资产本身是否有价值,这就是转向价值投资,整个 2017 年债市和股市投资理念都发生了变化。

对于 2018 年债券市场,我个人认为应该还是有一个慢牛机会,我们叫有史以来最慢的一轮慢牛。利率走势很关键,虽然今年年初债券市场依然还是小幅下跌,所以很多人对债市还是很担心,是不是 2018 年债市还是没有机会,但是我们态度比较明确,债市 2018 年还是有机会。

道理很明确。过去为什么中国利率处于高位?是因为过去 30 年,工业化过程当中搞房地产、基建,搞所有这些东西都需要钱,每次只要有人借钱、加杠杆利率就会往上走,反过来讲如果我们下决心去杠杆,如果降低了融资需求,利率怎么可能长期一直那么高?因为所有这些面向未来的经济,搞服务业、搞创新都不是一个需要钱的模式,不需要钱了利率怎么可能长期这么高?只不过这次利率下降跟过去方式不太一样,过去是央行放水所以是短端利率先降,但是这次央行不能放水,就是短端利率降不下去,经济的融资需求回落,可能长端利率先降,债券市场还是有希望回到慢牛状态。

目前,工业企业利润增速 20%,这个数据确实非常的亮眼,但是我们在想这个东西到底哪些可以持续?如果 2018 年总需求往下走,我们觉得工业企业利润增速也还是会重新再下来,工业这一块利润增速不太能够持续,因为工业是中国居民过去三十年他们愿意花的钱,过去三十年大家需要更多花钱给房子和车子,但如果展望未来三十年,一定是大家愿意为服务消费花钱,愿意为创新花钱,所以转型和创新才是长期的盈利的希望!

如果面向未来,我相信创新和转型是长期的方向,所有这一切本质是要改变融资模式,其实我们看一下所有中国这些有希望的行业会发现有这个特点,其实中国这些东西已经全部都有了,只是不在 A 股上市,比如腾讯在香港,阿里在美国。如果蚂蚁金服上市大概会跑到香港,小米也可能跑到香港。

我觉得,未来港股市场是大家做股市的重要选择,可能中国整个新经济的发展是一个体外循环的模式,通过港股和海外市场帮我们培养面向未来的企业,而且港交所他们确实很努力,他们今年在改革创业板,改革同股同权,希望以后中国创新企业可以去香港上市。

2018 年中国有关的机会我进行简单排序:

港股应该排在首位;

第二是国内债市,国债利率处于历史高位,具备长期投资价值;

第三是黄金,2018 年全球经济复苏各种资产价格高位,避险需求会起来,但是海外债券市场没有办法避险,比特币什么的已经疯掉了,黄金是唯一一个全球避险品种。

口述:著名宏观和债券专家,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

编辑:程云深

来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速记来源新浪财经,文章未经作者审阅。)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