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有记录的 150 多种鸟儿 基本来自这班“鸟人”的镜头
东莞时间网01-14

 

方卫东作品:红胁蓝尾鸲

方卫东作品:小鸦鹃

陈海作品:草鹭

方卫东作品:绿鹭

方卫东作品:褐翅鸦鹃

陈海作品:黄腹鹪莺

方卫东作品:北红尾鸲

陈海作品:褐渔鸮

陈海作品:赤红山椒鸟(雄鸟)

方卫东作品:黑翅长脚鹬

陈海作品:黄眉姬鹟

资深 " 鸟人 " 方卫东

" 鸟叔 " 陈海

目前东莞虽然没有 " 观鸟协会 " 这类的组织,但观鸟、拍鸟的人还不少,像 " 鸟叔 " 陈海、资深鸟人方卫东、渔夫、苏敏娜等,都有十年以上的观鸟年龄了。这群发烧友,白天各自观鸟、拍鸟,晚上则在群里 " 打卡 ",分享白天的收获与心得。

目前市林业局统计的东莞记录在册的鸟类有 150 多种,其中大部分证据来自东莞鸟人。" 我们大多从没有从中获利,只要有机构要用于生态调查统计、环保宣传推广、学校教育的,我们基本都是免费提供。" 方卫东如是说。

东莞记录在册的鸟儿有 150 种

东莞是联合国环境署认可的 " 国际花园城市 ",不仅本地留鸟繁多,因其水域、林地丰富,冬季气候温润,也成为北方越冬候鸟度过寒冬的天堂。据市林业部门统计,东莞记录在册的鸟类有 150 多种,占全国鸟类总数的 9.3%,占全省鸟类的 24%,其中包括许多国家重点保护动物和珍稀物种。这 150 多种鸟类只是记录在册的数据,大部分证据来源于东莞鸟友的拍摄照片,而未被发现或未被记录的更多,陈海估计应该是这个数据的一两倍。

陈海是一位工程师,也是一名摄影爱好者, 2004 年的一次近距离观察了野生鸟类后成了一名 " 鸟友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陈海如今成了业内知名的 " 鸟叔 ",在东莞境内拍摄到的鸟类就近 120 种,直到近几年依旧每年都能发现一两个新品种。

方卫东是陈海的鸟友,从小就喜欢鸟。不仅业余时间投入在观鸟、拍鸟上,有一次连续两个月放弃工作日中午休息时间到虎英公园去拍小。" 在我们圈内,像我这样的人还很多。" 方卫东说,他们鸟友之间基本白天观鸟拍鸟,晚上就在群里 " 打卡 ",分享各自白天的收获和心得。其中有一位叫 " 渔夫 " 的鸟友,70 多岁了,只要不下大雨,基本上都天天往外跑。

对于东莞观鸟的人数,方卫东没法估计,但就他们那个群里就有 60 多人,其中像他和陈海、渔夫这样的拍鸟发烧友就有十多个。" 我们每人拍摄的照片无法估计,有时候一种鸟就拍了好几千张。但我们大多从没有从中获利,只要有机构要用于生态调查统计、环保宣传推广、学校教育的,我们基本都是免费提供。" 方卫东说。

现实版的《伪装者》和《潜伏》

方卫东经常演绎现实版的《伪装者》和《潜伏》。因为观鸟的最佳时间是在天刚亮和落日前,因此不管烈日炎炎、蚊虫肆虐的夏天,还是天寒地冻的冬天,业余时间方卫东每次都是清晨四五点就潜伏下来,连中饭都不吃,一动不动一整天。

去年,方卫东为了拍斑鱼狗这种稀有鸟类,连续伪装、潜伏、蹲守了两个月。" 这是一种非常敏感的鸟类,尤其是在孵蛋期间,只要透一点光,暴露一点点,它都能看见,然后一飞了之不再出现。" 方卫东笑着说,所以他不仅身着迷彩服,还把自己前后左右密不透风地遮起来,只伸出一个镜头。

" 拍鸟就像狙击手一样,只是他们拿着的是枪打仗,我们拿着的是镜头拍鸟。" 方卫东笑着说,要当 " 鸟人 ",需要有 " 鸟人精神 ",就是苦并快乐着。" 很多人开始很感兴趣,但最终坚持不下来。"

对此,陈海也有太多相似的经历和感受,他曾经为了拍到珍稀鸟类褐渔鸮的正面照,多次在同沙生态园搭帐篷 " 潜伏 ",有时候一连好几天不休息。那是个夏天,帐篷里闷热无比,为此他只能打着赤膊、顶着蚊子叮咬守候着。" 有一天,天马上就黑了,我再次失望而归,但在准备撤退是,一只褐渔鸮站在近 60 米以外的一个树枝上。" 陈海笑着说,为了不惊吓它,他只在原地拍了几张,他这次在东莞发现的褐渔鸮,后来被记录到相关鸟类专业记录里去了。

" 观鸟拍鸟有时候真的要看你有没有‘鸟运’,没有‘鸟运’你再怎么伪装潜伏也没用,比如我的一位鸟友方卫东就拍过好几次黄胸鹀(即禾花雀),我十几年来从来没见到过。" 陈海笑着说,十年前他曾见过一次红尾歌鸲,但要再等待下一有好的年运时,竟等了十年,直到元旦那天才在所住小区看到一只。

看到有人伤害鸟儿都会设法阻止

因为爱鸟,许多观鸟拍鸟的达人都把鸟儿当做 " 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 的天使,总是跟鸟儿保持一定的距离或者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不要让鸟儿发现。更不会不为因为要观鸟拍鸟儿而去不追逐、惊吓鸟儿,尤其是在繁殖、哺育期的鸟儿。发现受伤、受困的鸟儿,在保证自身安全、不会进一步伤害鸟儿的前提下,会主动帮助鸟儿脱困、并就地放生。

对于从鸟巢跌落到地面的幼鸟,陈海建议放回鸟巢,若鸟巢太高可对幼鸟不予干扰,切不可自行携带回家人工哺育。他认为不专业的人工哺育,鸟儿的死亡率是非常高的。

" 碰到诱捕鸟儿或者发现受伤、受困又无法解救的鸟儿,我们都会及时打电话求救,不会一味蛮干。" 陈海说。有一次他在某植物园内发现有一只鸟儿正在捕鸟网中挣扎,且被缠绕得很深。但他当时手头没有工具,如果徒手解救,势必会进一步伤害到鸟儿。报警后,他又担心等警察来了,鸟儿可能会伤得更严重,甚至死掉。于是又到处找植物园的管理人员,最后在保安的帮助下,在警察到来之前用剪刀剪开了鸟网,把鸟儿放飞了。

陈海还告诉记者,有一次在群里,鸟友方卫东发了一组让人拍手称快的照片。原来,方卫东在同沙生态公园拍鸟时,发现有人开车持枪打鸟。于是方卫东用长焦镜头拍下了车牌号然后报警,最后那辆车在公园出口处被警察拦下带走了。

" 几乎我们每个鸟友的手机里都存有森林公安电话或野保组织电话寻求支援,碰到对鸟类有伤害的行为,我们都会想办法制止,虽然一般不会与人正面冲突,但留下证据报个警总是可以的。" 陈海笑着说。

希望为鸟儿建立保护区

去年 12 月初,黄胸鹀(禾花雀)正式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列入 " 极危 ",距野外灭绝只剩一步之遥。这个消息在东莞观鸟圈中引起很大关注。"2012 年我拍过两只,此后一直没见过,2016 年拍过一只,去年拍过 6 只。我感觉只要环境允许,减少人工干扰,禾花雀还是可以从极危级别降下来的。" 方卫东说,现在因为法律的禁止和宣传教育的开展,东莞捕食鸟类的情况少了,最主要的影响是来自人类活动对鸟类生存环境的干扰。

为此,方卫东建议在东莞找个一整块适宜土地,建立鸟类保护区,禁止人类进入,让鸟类栖息修养。" 这个不用人工管理,只要尽量减少人为干扰,鸟类种群就会慢慢恢复,并形成良性生态循环。" 方卫东说。

" 我们城市的管理,尤其是公园的管理方式,太过于整齐干净了,因此没法形成一个鸟类能够适应的生存环境。反而是镇街下面的农田、水塘等地方,基本环境较为固定,所以鸟类品种反而齐全。" 方卫东说,并以某公园举例进一步解释:该公园池塘边生有芦苇和杂草,他以前经常看到有小生活于此,但公园人太多,管理过于整洁干净,每次芦苇长高些,就会被砍掉,最终造成原本生活在这些水生植物上的小鸟都飞走了。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