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惯了等煎饼果子时,一手护着钱包,一手护着你(下)
深夜谈吃02-13

 

- 接上篇 -

习惯了等煎饼果子时,一手护着钱包,一手护着你(上)

大超抱着月满说,要不我不去美国了,我就留下来守着你,陪你吃饭,陪你旅行,书我不念了,反正也没什么意思。可是月满心里明白大超有多想去普林斯顿,她更明白,从普林斯顿念出书来的大超,整个人生都会不一样了,可能是她永远都无法追上的。

她摸着大超的胖肚子,笑着说,为什么不去呢,要去,你去了普林斯顿回来,再陪我去武汉户部巷,我等着你。

可是,月满真的很想说彭彭你不要走,丁满想要和彭彭在一起,可是,她怕自己变成一颗绊脚石,她怕有天彼此都为今天的决定后悔。

世界太复杂,你说单纯很难来自深夜谈吃 00:0004:39

当不愿意看到对方因为自己而放弃光明前路的时候,悲伤总是得留给自己的,有些心在当下只能打成碎片仰脖子吞下,塞的满肚里血糊喇嚓,还要笑着抹掉唇上的鲜红,对他说,今天的番茄酱好甜,贪吃了几口。他怨你怎么不挽留,你冲他笑笑,那不然呢?我就是这么狠。是狠,女人就是狠,狠的没人知道要花多少勇气和力气才能亲手举起刀子打碎自己的心,如果不打碎,她不知道还要陷进去多深。

彭大超终于去了美国。繁忙的课业间隙,打给月满的越洋电话里他说,美国没有煎饼果子。

漫长的地域差和久远的时间差慢慢拉开了丁满和彭彭的距离,再用心的维系也显得杯水车薪,就好像奔跑在非洲的大草原上,明明知道彼此同在一片土地上,可是草原真是大啊,一望无边,跑了半天,气喘吁吁,可谁也看不见谁。

月满一边努力工作,一边照顾妈妈,一边等大超回来,妈妈说,大超回来你们就结婚吧,月满很想说好,但她说不出口。

这个场景月满早就预料到了,她能做的就是努力维系,但她害怕期待。也许是因为活在期待中的人都很难接地气,思绪浮在空中幻化出来美好的梦,像太阳下闪光的肥皂泡,轻盈浪漫,倒映出幸福的影子,然后破灭只在一瞬之间,除了些许湿润了的空气告诉你这里似乎曾经有发生过什么。幻梦做的越美好,破灭后的恍惚越是持久,久到离谱,好似炫迈。

你要她满怀期待的迎接一切,她害怕,怕自己有天被现实砸的什么都不剩下了,连默默爱一个人的勇气都不剩下了。

看似漫长的几年说快也过的飞快,大超博士要毕业了,毕业典礼上他拍了照片发给月满看,照片上大超瘦了,月满熟悉的胖肚子没有了,皮肤晒的有点黑,笑的很开心,像个大人。月满问他,还想吃煎饼果子吗?大超说,都快忘了煎饼果子的味道了。

大超说导师推荐他去美国一家世界一流的研究所做科研项目,电话这头的月满摇了摇头,嘴里却说着好棒,祝贺你。

爱你,就是看着你越飞越高越走越远,就算走去没有自己的世界,也舍不得把你留在我身边和我一起看低沉的海平线。

月满坐在路灯下的马路牙子上吃光手里的煎饼果子后,对着电话里的大超说,大超,我们分手吧,我做不了陪你一起吃煎饼果子的人了,美国没有煎饼果子。大超沉默了良久,他问,彭彭和丁满是不是草原上最好的朋友?月满哭了,她说,是的。

一年半之后,大超结婚了,新娘是他普林斯顿大学的师妹,也是博士,但是个 ABC,没在中国生活过一天,月满想问大超,她会陪你去唐人街吃中国小吃吗?你后来有再吃过煎饼果子吗?

这一年公司安排放年假,妈妈心疼月满,躲去姨妈家住了几天,骗月满说约了朋友去海边疗养,叫她不要惦记回来照顾自己,趁着休假出门散散心。

月满一个人去了武汉。十几年前的武汉没有高铁站,没有 12306。买车票的时候,她对着售票员说,我要一张去武汉的票,售票员问她,你是要去武昌还是去汉口?月满说我要去武汉,售票员说没有武汉站,只有武昌站或者汉口站,你要去哪里呢?想了三秒钟,她问,哪一个站比较远?我就去最远的那一站吧。

揣着一张到汉口的票坐上了开往武汉的火车,最后才发现,其实真正她想要去的地方在武昌。人生就是这样,眼下心心念念要去的地方可能是一个现实中并不存在的车站,虽然十几年后高铁开通了,有了武汉站,可那也是十几年后的事情了,没有人能够拥有机器猫的口袋和时光机,可以预知未来,可以逃避现在。你以为你的梦要在最远方实现,可是没有到那一天,你不会知道你的梦是碎了,还是在别处被找到。

月满去了户部巷,当初大超说要和她一起去打卡的小吃街户部巷。走了一圈下来,月满喝了四大杯桂花糯米酒,其他什么也没吃,大超再不会在她身边叮嘱她少吃糯米,多养胃,多喝两杯也无妨。

带着醉意她爬了黄鹤楼,站在最高处望下去,滚滚长江东逝水。那诗写得真好,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她告别了她的彭大超,她再也做不成丁满了。全国小吃一条街的打卡行动在户部巷这里永远停了下来。

丁月满一步一步把武汉长江大桥走完,从此她不再是那个扎着丸子头穿着娃娃衫的小女孩了,她长发过腰,回眸一瞬眼睛里闪着微光。但无论在哪,她遇到煎饼果子的摊位,都要来一套,狠狠地咬上一口,被热腾腾的蒸汽烫到流眼泪。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写在最后

今天的文章没有写前言,因为前言写不完我要说的话。所以补个不受篇幅限制的后记。

昨晚推文后跟作者雅雅闲聊,她说你 bgm 选得真好,是周杰伦的《说好的幸福呢》,因为对于大超和月满这样的人而言,幸福好像真的是天注定的,谁也拆不散的。

然而我问她,你猜这第二篇我会选什么。她说,是梁静茹的《可惜不是你》么?我回她,我想过,可是最终选的是刘若英的《我们没有在一起》。

梁静茹的那首歌里有一句话:爱与被爱不一定成正比。我觉得用在这个故事里,是不太对的,这里爱与被爱是成正比的,但是他们依旧分开了,不在一起,跟爱不爱毫无关系。

反而奶茶的这首歌是对的:世界太复杂,你说单纯很难,还有那句只有你才了解,我要的梦从来不大。甚至月满也会有过这样的冲动:后来后来我都在想跟你走吧,管他去哪呀。对于月满来讲,这里的每一句,都太痛彻心扉。

还有两天,就是情人节了。对你而言,那会是特别的一天么,会是谁在你身边呢。你是否会想起一个 " 至少还像朋友一样 " 的人啊。

应雅雅的要求,放上《我们没有在一起》的歌词,提前跟你说一声,情人节快乐。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相关标签

武汉 汉口 武昌 高铁 梁静茹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