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 400 块年终奖,我把老板给打了!”
不二大叔02-13

 

01

小张今年拿了 400 块年终奖。

你没看错,是 400,不是四千更不是四万。

这数额,激动得他从领导手里接过的时候,双手都在颤抖。

还没等愣着的小张开口,上司先抢白了:" 小张,不好意思啊!今年公司效益不好,大家都这个数。多多担待。"

他只好僵着脸干巴巴的笑:" 没事没事,理解理解。"

真的理解吗?400 块如今能做什么?一顿火锅?几包烟钱?别说拿回家过年了,去商场买件外套也不够啊。

能怎么样呢,即使他明明清楚公司有多少盈利,上司一年换了两台座驾。效益不好,不过是抠门的托词而已。

可心里还是难受啊。天知道这一年的工作,他是怎么过的?

02

2016 年底,小张刚到这家公司。

当时老板承诺:薪资扣掉五险一金 5-8k,有额外绩效奖金。逢年过节发现金福利,周末双休。待遇算不上顶好,但也过得去。

入职后他才发现,一切并不如承诺那样。

薪水 5-8k,原来取的是最低区间。五千对男人来说根本捉襟见肘——房租就要两千多了,再加上衣食住行,水电费交通费,基本上到月底剩不下几个子。

原本对隔壁部门一个女同事还挺有好感,仔细考虑后又退缩了:自己这种穷逼,有什么资格谈恋爱?

约会要钱,送礼物要钱,什么都要钱。一个人吃苦不会抱怨,吃泡面也没关系,过节在家看电视不上街也行。可要是有个姑娘愿意跟着你,在最美好的年纪陪你吃糠咽菜。你忍心吗?

还有说好的周末双休,一签合同就翻脸不认人。每天下班后和每个周末,基本上随叫随到。

你不来?没有责任感!

领导整天给画空头支票。说咱们公司潜力巨大,一年买车三年买房。年轻人千万别怕吃苦,一切都是为了发展和未来,以后公司好好犒劳大家 ……

人生充斥的都是加班,哪有自己的生活?

朋友约去登山,要加班。约去试新开的餐厅,要加班。想去了很久的海岛旅行,机票从几千块便宜到了几百块,也依旧没空去。

一年只见了父母三面,都是他们主动跑过来的。老早就想带他们去这座城市逛一逛,却总是没空。每次都是两个人大包小包的来,孤零零在他租的小房子里帮他做两天饭,然后又长途跋涉的坐火车回家。

看着都心疼。

以前他总觉得,男人嘛,年轻时总要吃点苦,拼搏一下的。

可是当生活全部被工作填满,每天除了加班还是加班。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加班的机器,还没人理解的时候。总怀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我们到底是为了活着而工作,还是为了工作而活着?

03

原本这些都可以忍忍。

直到几个月前,从小带小张长大的奶奶,癌症晚期病危。

那时公司很忙,正在招投标,几千万的案子。领导死也不肯放:你要是走了,活儿谁做?你不能没一点责任感吧。熬过这两天,年底给你分成!

小张有些犹豫,因为他真的穷疯了啊。隔壁那个喜欢的女同事,前两天据说去相亲了;爸爸身体越来越差,上周又住院了;自己身上这件外套,已经穿到袖口发白了。

只要两天就好,我没日没夜的忙两天就好。奶奶应该会等我的吧?

可是她终究没等下来。

据说去世的那天,奶奶床边围满了人。她眼睛已看不清了,嘴巴却还是一张一翕。父亲凑过去,只听见她用微弱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问:孙子回来了吗?

父亲含着泪:在路上了。

她眼神里的光瞬间熄灭。又吐出一口长长的气:奶奶等不到啦。

接到电话的时候,小张正在做项目最后的收尾工作。听见父亲在电话里说奶奶已经走了的时候,他感觉自己浑身血液都凝结了,身体也动弹不得。

奶奶走了。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一个奶奶,她就像一颗消失在风中的尘埃。

第二天晚上,他风尘仆仆的回到老家。在灵堂里,母亲递给他一条围巾。上面的针脚错乱,歪七扭八。

母亲告诉他:" 其实一个月前,奶奶就不行了。那是她浑身痛得都受不了,眼睛白内障也快看不见,还每天在病床上摸索着非要给你打的。

她说怕自己撑不到冬天了,怕你会冷。你长大了,她不能再给你暖手了,就给你暖暖脖子吧。"

小张紧握着围巾,嚎啕大哭。

04

生活没了,奶奶没了。可能的爱情没了,给爸妈的陪伴也没有。

这一年的没日没夜和累死累活,原来就值 400 块?

小张站在办公室门口,半天没醒过神。

上次说好的年底分红,总该兑现吧?毕竟上司承诺会被奖金压在年底一起发。

毕竟他都打算好了:

老家的冰箱用了十年,制冷都不太好,早该换了;

老爸一直用的手动剃须刀总刮出血,这次买个电动的;

妈妈手机早过时了,她眼神不好屏幕还很小,这次换个智能大屏的 ……

还有过年回家一波波互相吹嘘的同学聚会,爸妈的催婚,表弟表妹的红包,给亲戚们的年货 ……

400 块钱,能买得到个冰箱门吗?

于是他转身,又推门进了办公室。

领导正在抽烟,看见时他愣了愣。和颜悦色地说怎么啦,还有什么事吗?

他红着眼弱弱地说:老板,上次我奶奶去世的时候,你承诺加班给我的分成还没有发。

领导有点不耐烦了:不说了今年情况不太好吗?上次的盈利都拿去周转了,不会少了你的,又不是不给你。

他较真了。那什么时候给?这点钱我实在没法回家过年。

领导怒不可遏。指着他鼻子吼道:你这什么态度?又不是你一个人拿年终奖。别人都没说话,你横什么横?我们这么大一个公司能差你几万块钱?不想干就滚!

小张眼睛红了,感觉浑身的血在往脑袋上涌。他又想起隔壁那个笑起来甜甜的女同事,想起奶奶织的围巾。想起爸妈每次坐一晚上火车来看他,却还是在家等他加班等到十一点。想起入职的时候,自己发誓要好好干,要在这个城市混出个人样。

现在却只能拿着 400 块回家。被那些曾经瞧不起的人继续瞧不起;被那些希望自己过得好的人,一眼看穿窘迫;在需要享受人生、孝顺父母、沉迷爱情的时候囊中羞涩。

他没有努力吗?除了睡觉,就是加班,要不就在加班的路上;他没有能力吗?几千万的项目一个人担,从头至尾都是他一人完成,重感冒还在打着吊针改方案。

可现在他得到了什么?过年回家的 400 块!

小张疯了。他顺手抄起旁边的扫帚就冲了过去。不顾老板的尖叫求饶,重重地往他身上打,就像老子打自己家儿子那样。

接着把 400 块丢在他脸上:

" 这是给你的医药费。cao 你妈,老子不干了!"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