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底,还是得去台州的村镇寻找年味!
台州旅游02-13

 

这年是越来越近了

而年味似乎还缺那么一点儿

那就跟着小编的脚步

去台州这些村镇看看吧

或许能唤起你思绪之外的年味

传承许久——村里的年俗

十里不同风的台州,每年迎接新春佳节的方式都不尽相同。如今都市的年味不可避免地淡去,但在台州的乡镇村子,许多年俗活动延续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仍是一代一代人对年最深刻的印象。

玉环 鸡山乡 打八将

鸡山乡由 52 个岛屿、岛礁组成,因着靠海的地理条件,它的诸多活动都围绕着海渔文化。在鸡山人心里,一年中最大的活动就是正月里的 " 打八将 " 了。作为市级非遗项目,它已有 130 多年历史,是庙会般的存在,每年正月初八至十二都会举行。

▲打八将—游山

▲打八将—穿阵

▲打八将—夜巡

▲打八将—摆谢

黄岩 布袋坑 过大年

要说黄岩年味最浓的地方,不得不说布袋坑。那里村庄古朴,每年临近春节都还延续着捣年糕的习俗,老老少少,围成一团。村里的妇女负责蒸糯米,壮小伙儿则负责捣搡主力,一捣一搡,蒸汽腾腾,还有做馒头、磨豆腐、做麻糍、做米酒 …… 就这样延续出了过大年的氛围。

仙居 湫山乡 板凳龙

由村民自制的 208 节 400 多米长的板凳龙,在锣鼓唢呐声中穿梭于村头巷尾," 蛟龙出海 "、" 穿花 ",盘龙凌空而舞,犹如绚烂的银蛇划破天际,场面蔚为壮观。它是仙居湫山乡人最喜爱的年俗活动之一,每年都会在各个下辖村举行,从腊月二十八开始 " 迎灯 ",到正月十六 " 落灯 " 结束。

千丝万缕——村里的面

对于台州的一些乡村小镇,除了传承了许多年的年俗活动,也有一些民间的手艺传了下来,比如面,它的制作看似普通却不普通。每年冬季,当它在村子里挂着晒起来,那也意味着,年近了。

黄岩 里岙村 绿豆面

绿豆面的制作在里岙村是一件大事,需得全村人出动,柳糊、和面、揉面、拗面、洗面、剪面、晒面,这一个个步骤没有一个是简单的,它通常都需要十几个人一同协力,要把握节奏,掌控时间。村里人似乎谁都会拗面,但这里面,是岁月的积累与心力的倾注。

临海 白水洋镇 垂面

台州临海的白水洋镇,也有着年末做垂面的习俗。若是想要白天就晒好面,须得凌晨三点多就起来和面,和面也讲究时间节奏,还要计算醒面的时间,完了切条、抻大条、挂面、开面。从粉状到丝状,是镇上人按部就班的时间掌控的成果,来之不易。

玉环 坎门 敲鱼面

而玉环坎门制作的面则与海鲜有关了,名为敲鱼面,取材一斤左右的青鳗,洗净刮出鱼肉,攥成团后,用小棍在平整坚硬的大理石板上敲打,融入揉好的面中。这敲打声,陪伴着一代代坎门人长大,是浓浓的乡音。

三门 亭旁镇 豆面

春节前夕,正是番薯上市季节,三门亭旁山区的高海拔梯田盛产番薯,勤劳的亭旁人将部分番薯制成番薯豆面,因着得天独势,这手工豆面口感尤其好,已经成了亭旁人春节招待亲朋的佳品。

匠心独制——村里的老手艺

说起传承,说起手艺,台州村子里那些年俗活动用到的手工艺品,也是台州年味的散发源。一门老手艺,承载着匠人们的择一事衷一事,承载着千载年来的匠心。

温岭 上王村 王氏大花灯

用于元宵迎灯的王氏大花灯在年前好几个月就已经由数十人开始制作,耗时耗力,但依然有人乐于此中,也依然有人爱看它亮起。从它高高的塔身所散发的光芒里,无论是刚回来的,还是这一整年都在此地的,那平时不曾汹涌的情感,每到年关都会成为烈焰,灼热眼眶。

仙居 皤滩古镇 针刺无骨花灯

同样承载着归乡人浓浓情感的,皤滩的无骨花灯算一个。作为从历史走来的匠心,它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它也是皤滩人回到家乡最熟悉的盏盏灯光。若是还未归,人隔千里路悠悠,未曾遥问心已愁,请那花灯代问候。

仙居 湫山乡雅溪村 手工制灯笼

雅溪村是仙居最西部的一个小山村,此前由于手工制作灯笼还出了名。雅溪灯笼,在传统的做法基础上进行改良,省去了不必要的工序,也省去了时间。这不是将传承破坏,而是用现代人的思维将之传了下去,据说雅溪村人人都会制作灯笼,这里的灯笼还销往了全国各地。将传承用另一种方式诠释,赢得更多人的喜爱,也未尝不可。

台州许多地方的年

用传承的年俗

用匠心的独制

用百家的信念

将那份年味一直留于此

不知你看完后对年味有什么理解

可以评论区说说看噢 ~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