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次,常馨月站上跳台滑雪场 她的使命:为北京冬奥探路
杭州网02-13

 

     花样滑冰的优雅旋转,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的飘逸身姿,单板滑雪的炫酷滑行……冬奥会这场冰雪盛宴,从不缺乏美的元素。

     而冬奥会上最美的那一道抛物线,属于跳台滑雪,没有眼花缭乱的动作,没有高低起伏的赛道,只有滑行、起跳、飞行、落地。极致地简单,极致地美,同时也极致地危险。

     昨天晚上,在平昌冬奥会女子跳台滑雪的决赛场地,第一次有了中国姑娘的身影。常馨月的那一跃,书写了历史。

常馨月历史一跳。

     勇敢者的游戏

     起源竟是一项残酷刑罚

     在平昌的阿尔卑西亚奥林匹克公园,不论身处何地,一抬头便可看到高耸在山顶的那个跳台,静静地俯视山下这片土地。顶部巨大的五环标志,静静地诉说着这个项目的悠久历史,也见证着勇敢的飞人们一跃而下。

     从近百米高的跳台上起滑,沿着倾斜滑道每秒滑行 30 多米,获得高速度,在断崖式的跳台端飞出,空中抛物线飞行 4-5 秒,时速达到 110 公里每小时,最终落于着陆坡,滑行至停止区。整个过程不过十几秒。

     这就是跳台滑雪。不论是飞行的高度还是时速,都让这一运动毫无争议成为了勇敢者的游戏。每每猎鹰起飞,他们都是冬奥赛场最美妙最惊人的一道抛物线。

     而这项运动的起源同样惊人。相传古时的挪威统治者想出一种处罚犯人的刑罚,就是把犯人两脚各缚一块雪板,从有雪的高山往下推,让他自行滑下,当通过断崖的凸处时,身体就会抛向空中,落在山下摔死。

     跳台滑雪从 1924 年第一届奥运会就成为了正式项目,但是始终只允许男运动员参赛,在过去的 90 年里,女性只能作为这一项目的看客。

     众多的女子跳台滑雪运动员据理力争,甚至将温哥华冬奥会奥组委告上法庭,终在 2014 年的索契圆梦,女子标准台(高度为 90 米左右,男子还有大跳台,高度 110 米左右)加入了冬奥大家庭。

     跳台滑雪,运动员每场比赛飞行两次,裁判员根据选手的空中姿势打分,再加上从起跳到落地的飞行距离,就是选手的最终得分。

     要想获得理想的飞行距离,起跳是整套动作的关键,掌握起跳的最佳时机是衡量运动员技术水平高低的主要标准。

     这一跳书写中国冬奥历史

     "2022 年,不会就我一个人 "

     此前搜索常馨月,只有一张穿着蓝色比赛服,戴着头盔,握着滑雪板的照片,眼神坚毅,紧抿的嘴角微微上扬,透过照片便可以感受到这个书写了中国冬奥历史的吉林姑娘的霸气与坚韧。

     " 我喜欢飞。" 这就是常馨月爱上跳台滑雪的原因。7 年时间,她从一个短道速滑选手,转型成为一个空中飞人。虽然她 2013 年便进入了国家队,但却错过了女子跳台滑雪进入奥运大家庭的首届冬奥会。" 上届索契冬奥会我没能赶上,但这次我们实现了突破。"

     今年 1 月底,常馨月凭借在日本举行的世界杯分站赛最后一跳的出色发挥,夺得参加平昌冬奥会的最后一张入场券,成为中国跳台滑雪历史上第一次闯入冬奥会的女子运动员,取得历史性突破。

     昨晚的阿尔卑西亚奥林匹克公园,常馨月开始第二跳时,开始飘起了雪花,渐渐连跳台也看不清了。但还是可以看到那道划破风雪的抛物线,稳稳落地,她表情淡定。

     走到混合采访区才发现,那个拥有巨大能量能飞起来的姑娘竟然如此瘦弱。" 很享受,能站在这里,我已经很兴奋,我无所畏惧,做好自己就好。" 回答关于项目的问题时,常馨月习惯微微皱起眉头,是的,她无所畏惧。

     " 在这里也学习到了很多国外选手赛前赛中赛后的一些经验。对于我自己来说,没有什么需要多想的,还是很淡定的。"

     今天是常馨月的 24 岁生日,而她的零点是在冬奥赛场上度过,在跳台下度过,常馨月也觉得很有意义。回答这样的问题时,常馨月才会露出羞涩的笑容:" 很开心吧,能够有这样一个有意义的生日。"

     因为中国的跳台滑雪开展较晚,训练场地有限,所以常馨月常常都是在国外训练比赛。昨晚比赛结束后,她终于能够回家,和家人一起过年:" 最想吃妈妈做的饭。"

     昨晚,常馨月两次飞行分别获得了 69.6 和 85.3 分,总成绩排名第 20。这个成绩与欧美或者日本的顶尖选手仍然有很大差距,但常馨月与中国的跳台滑雪之路才刚刚开始。

     2016 年,中国跳台滑雪国家队成立,当时定了一个目标,争取在 2022 年北京冬奥会时,有选手进入前八。常馨月也对 4 年后充满了期待:" 这只是中国跳台滑雪的开始,我们走在了对的道路上,正在慢慢变强,等到 2022 年,绝不会只有我一个人站在跳台。"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