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不适合结婚,分次手就知道了
陈大力02-13

 

也许你会说世间爱情太稀有,但我相信,看了这篇她兜兜转转的经历,你会有点不一样的感触。

那个不到 25 岁就结婚的姑娘后来还好吗?

作者 | 林宛央 微信 | 宛央女子

我记得那是一个黄昏,深秋,红色枫叶吹落在阶梯上,我抱着膝盖坐在那里,把头埋进臂弯,哭了。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叫了一声 " 喂,同学 ",然后递给我一张纸。

那是我第一次见他,可我只是接过他的纸,说了声谢谢。

很多年后,他和我说:" 姑娘,我鼓起勇气去撩你,你好歹给我点面子,象征性地问一下我的名字,搞得我像个送纸的一样,太丢人了。"

是,如果我能提前预知我们现在的样子,我想那个时候,我会抬起头来,问一句:" 你是谁?"

可是啊,当年的我们,谁都料不到,13 年后,那句 " 你是谁 " 的答案,变成了 " 我是你老公 "。

是的,我和老冯认识 13 年了。

13 年前,我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孩子,从乡下考入城里的重点高中,陌生的环境以及无数比我优秀的人,让我逐渐变得自卑。

而老冯呢,高中三年,他的名字永远出现在校园优秀学生榜里。

这样的两个人原本不应该有任何交集的,如果不是因为我的作文写得还不错,偶有文章会刊登到校报上,也许,我们便永远不会相识。

我一直以为老冯第一次见我,是他 " 好心 " 为我送上纸巾那个黄昏。后来我才知道,早在那之前,他已经知道我的名字,那次看到我哭,是想借着这个机会要我的作文练习册,因为他最头疼的就是写作。

后来,我们渐渐熟悉,文理分班后,我选择了文科,他选了理科,文理教学楼离得特别远,我们的交集也越来越少,只是每年圣诞和元旦的时候,还是会收到他的礼物。

但也仅此而已。

再后来,我们毕业,我到东北去念书。大一快要结束的那个夏天,收到一通电话,电话里那个人说:" 我是你高中同学,现在就在你们学校门口,你能出来一下吗?"

我当时特别怕遇到坏人,还叫了班里的男同学陪着我一起,走到校门口,我看见了老冯,他拎着一个特别大的玩具熊,就这样满身是汗的站在了我面前。

我说不清我心里当时的感觉,但应该是欢喜的吧,后来,老冯一直嘲笑我,说我那个时候一个劲儿地对他解释,说陪我一起来的不过是普通同学。

我们一起吃了饭,然后我才知道,他也在东北读大学,不过和我不是一个城市,车程大概四个小时吧。

但年轻的时候,是不觉得远的,我们见得很频繁,每个月,或者他约我,或者我约他,总能见上那么一两次,因为也没别的地方可去,加上吃最能化解暧昧期的尴尬,那小半年里,我们几乎吃遍了两个城市(高级餐厅除外,因为那时真的没什么钱)。

一直到现在,我还是会怀念当初某条街某个小馆子的某样食物,一直念叨着要再和他去吃一次。

真正开始谈恋爱是在第二年的冬天。

他带我去看电影,从电影院出来后,雪落了一地,我们走在雪地上,谁也没有说话,周围安静得仿佛能听到心跳声,我想那就是心动的声音吧。不记得我们走了多久,他慢慢地拉起我的手,放进他的口袋里。

又是一阵沉默,然后我听到他说:" 对不起,现在才有勇气,说一句我爱你,很早以前就喜欢你了,试过忘掉,但做不到,今天,终于可以站在你面前,坦坦荡荡说出心里话,你答应也好,拒绝也好,我都不后悔。"

心里好像有个什么东西,融化了,我轻轻地靠近他,用双手圈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落下一个吻。

漫天冰雪,比身而过,长春的雪地里,我和老冯都决定从此捧心相待,以后,他身上的那颗心是我的,我身上的是他的,人生的沉重和欢喜我们一起背着。

就这样,我们谈了三年的异地恋。

逃了多少课,买了多少张车票早已记不清,但那些年夏天的星,那些年冬天的雪,像钉死在记忆中一样,我和老冯都逃不掉。很多年过后,细节逐渐模糊,但他在飘着雪的车站里,捧着热气腾腾的烤红薯拥我入怀的味道,我想我永远都记得。

可我们终究还是迎来了分手。毕业那一年,我们都忙于找工作,一次次的被拒绝,终于我们都感受到了生活的压力,那一年,我们的争吵格外多。

一次次的推搡,一句句的不耐烦,一声声地抽泣,一顿顿不欢而散的饭,以及那些七零八落,掉满一地的无奈心事,把我们都变成了最讨厌的人,慢慢地我们不再体恤对方,而是相看两厌,歇斯底里,最终两人都心惊胆颤,只能分手。

这世间不是所有的分手都要血肉模糊,更无奈的是我们发现从前的甜蜜抵不过此刻的一地鸡毛。

原来所谓无疾而终,不过就是两个人,已无信心共担风雨。于是撂下最狠的话,决绝地告诉自己永不回头。

可是分手后,我和老冯都失眠了。

有一天,他工作,到新疆出差,半夜,车子坏在荒无人烟的路上,漫天繁星,秋风在无边无际的天地之间摇荡,他拨通我的电话,天南地北的月落无声中,只听到那一句:突然很想你。

而我在遥远的南方城市,一夜无眠。

想起很多个清晨,他对卖鸡蛋灌饼的老头儿说:两张饼,她的那张加个香肠;想起很多个黄昏,凉风乍起,他为我披上他的外套。

想起分手后的第一场大雨,我站在长春街头,像落了难的孙悟空,对每辆开过的出租车,大喊师傅。可是那么多的司机中,却没有一个恰好叫老冯。

我只能,我只是,真的也想你。

那么放下一身戒备,搭上此生运气,也要和你在一起。

分手后的差不多半年吧,当我们无法抵挡对彼此的思念,我们决定继续在一起。我们放弃原来的工作和城市,去到一个新的地方。

老冯曾对我说:有我的地方,无论哪个城市,都可安家。我亦曾对老冯说:不管他去哪里,回头望望,我一直在那里。

复合后的第一年,我们过得很艰难。

老冯住在公司安排的宿舍里,而我和闺蜜租住在城中村里,环境脏乱差到和周星驰的《功夫》里你所看到的场景一模一样,哦,现在有个新名字形容这样的房子——棺材房。关于这一段贫穷的经历,我在另一篇文章《还好我没放弃,所以现在又美又有钱!》里写过,大家可以看一看。

每次老冯去看我,站在那个转不开身的地方,都会抱着我说:" 我一定会努力工作,带你去住更好的地方。"

那个时候我们特别穷,没车也没房,老冯常常骑着一个破自行车带我到各处去溜达,我们总是在超市快要打烊的时候进去逛,不是因为忙,而是因为那个时候的水果和蔬菜是最便宜的,而我会在回家后,用买到的这些菜叶子,为老冯做一碗全天下最好吃的面。

我们的第一套房子,就是老冯骑着自行车带着我跑遍东南西北去看的,签完购房合同的那一天,我俩高兴得睡不着觉,跑到盖房子的地方,坐在一片荒芜中,彼此拥抱着,想象着以后住进来的样子。

穷成那样,我们竟然谁也没抱怨,我那时候看到别的姑娘开着跑车拉风地从我面前飞驰而过,竟然丝毫不羡慕,对我来说,一抬手就可以抱到那个骑着单车的老冯,是最最幸福的事情,一直到现在,我仍然怀念那些坐在他单车后面安心地可以睡着的时光。

后来,经济状况开始越来越好。在城中村住了半年后,老冯离开公司宿舍,开始租环境好一点的房子,搬去老冯那里的第一天,老冯向我求婚了,没有烛光晚餐,也没有超大钻戒,一点都不浪漫的老冯对我说:" 我不想让别人觉得你是个随便的姑娘,更不想你在爱我这件事上没有安全感,所以我们结婚吧。"

而我特别不争气地只知道点头。

那个冬天,我和老冯结婚了,领证的那一天,我俩紧张地一路上没有说话,直到拿到了结婚证,看到两个人相依而笑的照片,仍然觉得像是在做梦。

那个晚上,老冯送了我一个礼物——一个笔记本,上面贴满了异地恋时期,我们两个人的往返车票。他说,他想记得我怎样爱过他。

可是老冯不知道的是,我也一直在偷偷给他准备礼物,从认识他的那一天起,我就为他写了日记,十三年,我写了大大小小好几个本子,我也想记得他怎样爱过我。这个礼物,我一直没送他,我想等到我们拥有自己小 baby 的那一天,再交给他,我知道这一天,很快会来。

三年前吧,电影《匆匆那年》上映的时候,我在微博里写:匆匆 16 岁,我们初见,匆匆 20 岁,我们牵手,匆匆 25 岁,我们结婚。一晃,匆匆 10 年,说过对不起,始终没放手。谢谢我的陈寻一直都在。

电影的官方微博转发回复说:谢谢你的那个陈寻,让我们还能感受到爱情的温度。

因为这条回复,很多人问我:是什么能让你和你的 " 陈寻 " 坚持走到最后?

难道没有矛盾吗?难道没有诱惑吗?难道没有想放弃的时候吗?

当然有,可是最后我们能坚持下来,我想最重要的原因是所求不多吧,或者说珍惜,我们都把对方当成最重要的人珍惜,我们也珍惜在一起的每一段时光。

我和老冯一直有个约定,每年冬天第一次落雪的时候,一定要在一起吃个火锅。并不是为了纪念什么,而是我们都想提醒对方,不要忘记当初我们为什么相爱。

婚姻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我们常常行至中途,便会忘了来时路,但我希望你们一直往前走的时候,也能记得回头看看当时的自己,那个回头的瞬间,你就能找到很多珍惜的理由。

我的一个朋友说,人生最美好的事情,是你睡醒了,发现最爱的人,就在你身边。

正拥有这种美好的人,你们可千万千万要珍惜啊。

你一定以为这太不像真实发生的事情了,但是认识宛央很久的我知道,她一直都是那种愿意相信也愿意付出的姑娘,正是因为她比一般人更懂珍惜,所以她才会有现在的岁月静好。

如果你也因为这篇文而感觉到一点点美好,那么我真诚地希望你靠近这个姑娘,去看看她的人生,我相信你会因为关注她,而更懂爱,更懂生活,更懂自己。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Mol-Donkey
02-13
不喜欢这种鸡汤文,看完了只能凉凉……生活一样,却没有这种幸运
GOAL!
02-13
这种毒鸡汤还是歇歇吧
〃Вìn尐
02-14
你究竟在说什么
水鹿菌_安静的狗带
02-13
作死真的会死
Wanderlust
02-13
所谓爱情,就是这么脆弱却又坚硬ツ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