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了“ MC ”,天佑还能饮酒醉吗?
AI蓝媒汇02-13

 

作者 | 胡博娅 来源 | 蓝媒汇

天佑最近一次走进主流视野是在 2018 年浙江卫视的跨年晚会。那一天,作为压轴歌手的天佑演唱了《一人我饮酒醉》,据说出场费 500 万。不过在一次直播中,天佑否认了这一说法—— " 兄弟我要有那两下子我还天天坐这给你直播个屁啊!"

跨年那晚,天佑的压轴表演没有掀起太大水花,更别提获得什么好评。那段时间,娱乐圈最大的瓜是李小璐和 PG ONE 的夜宿风波。

时至今日,夜宿风波的一系列结果已经明朗,嘻哈刚热乎一阵,这下子彻底凉了。

现在则轮到了喊麦。在 GAI 离开《歌手》节目的一周多以后,天佑也改名了。

去掉 MC 标签

1 月 28 日,天佑将他的微博名称 "MC 天佑吖 " 改为 " 天佑吖 ",几天后又改成 " 李天佑 ",个人简介也从 "MC 麦手 " 改为了 " 直播红人 " 再变为 " 歌手,演员 "。结合不久前嘻哈的境遇,似乎已经敏锐的感受到了什么。喊麦和嘻哈,从惯常互怼的关系,一下子变成了难兄难弟。

在那之前,YY 官方通过微信等社交平台给各大主播和公会发布了紧急通知:所有主播昵称和直播标题都不允许带 MC、喊麦、文玩、交友、两性、校园等字眼 …… 同时列举了 77 首禁止主播演唱的喊麦歌曲。一旦发现违规,将严肃处理,处理手段包括但不限于永久冻结直播间,封禁违规账号。情节严重者,将移交司法机关追究法律责任。

按照之前各大卫视和各大平台的一贯的自审机制,天佑连同喊麦,短期内可能无望再出现在主流视野。

如果说互联网也有蝴蝶效应,那么这个来自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娱乐圈的蝴蝶扑腾的这一下,威力真的不小。

碰瓷娱乐圈

在这之前,天佑身上的巨大流量和 " 网红 " 噱头引起了各大平台和卫视的兴趣。这也自然而然地让天佑和娱乐圈有了正面交集。只不过,天佑始终没有挤进去这个圈子。

即使你不玩 YY 和快手,也不会没听过 MC 天佑这个名字,即使你没听过 MC 天佑,也应该听过那首洗脑的《一人我饮酒醉》。这个被称为 " 喊麦之王 " 的年轻人最近几年在网络上蹿红,在去年和前年红到了顶峰。2017 年 11 月,网曝一份网红主播出场费明细表,天佑的日代言费高达数百万,通告费也达到了 20 万,网剧和电影拍摄为 80 万。这还仅仅是一个参考价目表,天佑一年内直播、代言、接商演的收入已经堪比一线明星,更不是鄙视他的城市中产们所能想象的。

天佑赚钱了,看不惯他赚钱的人有很多。有人一语中的地描述过他对于天佑的看法——可以理解会有他这样的人存在,但不能接受有他这样的人存在。底层非主流网红变明星的神话不能让 MC 们获得主流社会的认可。

在天佑们特定的圈子里,人人唱着 " 称王称帝当大哥 " 这种挨不着边的歌词,而在另一个层次的世界里,天佑代表着一个异类,天佑的红,天佑的财富,天佑的不服气,都是这个世界越来越让人看不懂的佐证。

不仅是别人,出了直播间,天佑自己也没法高看喊麦一眼。不管是不是真服气,一碰上娱乐圈,他能做的,就是管管佑家军,别去明星那捣乱,也别给他添乱。佑家军再牛 X,微博也还是流量明星们的地盘。

被人视作奇葩的天佑让人想起了三年前同样奇葩的网红庞麦郎。《我的滑板鞋》的走红没有给庞麦郎带来长期的回报,甚至在 2017 年的演唱会闹出了只有 7 名观众的笑话。网红的快速迭代让这些走红的人时常焦虑,不挤进主流娱乐圈,单靠网红身份和几首神曲,过气是早晚的事。

而和单打独斗的庞麦郎不同,天佑还是有自己的团队的。天佑的助理刘璐瑶就说过," 其他 MC 只是 MC,天佑是网红,是明星,是老板。" 老板的身份给了他底气,网红明星的身份给了他上主流节目的机会。

2017 年 9 月的《明日之子》,天佑助阵毛不易唱了一首《如果有一天我变得很有钱》。面对主持人问他是否为了这个比赛筹备很久时,天佑没有说喊麦是 " 国粹 ",将自己的喊麦定义为 " 本身就是很奇葩的东西 ",要和毛不易合唱一首令他 " 很紧张 ",于是他 " 熬了三宿,每天晚上都修一修、改一改 "。这期节目里,天佑戴着鸭舌帽和一副中规中矩的眼镜,黑色卫衣,宽大的红色外套,看不出直播间里的 " 社会摇 " 气质。

这次节目还引来了一次小风波,评委杨幂在天佑表演时一直捂嘴笑,点评时忘记了天佑的姓名,直呼他为 " 喊麦哥 ",这引起了天佑粉丝的不满,说杨幂是 " 狗眼看人低 ",不懂得尊重别人。

粉丝愤怒了,天佑看起来却是镇静的。当天的微博上,天佑告诉粉丝不要去 " 各位老师那捣乱 ",甚至还感谢节目组给了自己喊麦的机会。

显然天佑深悉其中的利害关系。怒怼杨幂,那是不现实的。且不说能否怼过,主流娱乐圈的这条路算是断了。于是只能表现出大度,还能卖个谦卑的人设。

只是那些期待天佑冲冠一怒去撕逼的人很失望,怎么上了个节目,就变得这么会说话了?这口吻不像个 MC,反而像个虚假的艺人。

天佑这次认怂,大概还跟去年夏天的 " 怒怼吴亦凡 " 事件有关。天佑徒弟南夕参加节目时,一上来就声称自己不是 rapper,是个喊麦的,她的喊麦引来的是其他选手尴尬的表情和吴亦凡的否定。在南兮喊完一曲后,吴亦凡礼貌性地点评几句,说她 " 头发不错 ",随后告知她与节目不符。在后来与天佑的连麦直播中,南夕向天佑诉苦,说她对 rapper 们讲 " 我师傅是全网拥有 5000 万粉丝的 ",并告诉师傅 " 就是那帮唱说唱的问我谁是天佑 "。天佑随后戏言 " 我一个大嘴巴子抽过去 "。就是这句戏言,被媒体炒作成 "MC 天佑怒怼吴亦凡 "。不出意外,吴亦凡对这事表示无视。

天佑后来在一次直播中聊到了和明星碰瓷这些事。他把自己比作小狼狗,把明星们比作狮子,狮子和狗 " 身上的毛发都不一样 ",粉丝们一次次为天佑刷存在感,但却得到个 " 有人搭理咱吗?连个回话都没有,我 X" 的结果。" 和人家相比就是狮子与狗。 " 这种不被认可没人搭理,让天佑发出了这番牢骚。

其实,当年天佑也是个怼天怼地的角色,带领同门和粉丝与其他公会的 MC 对战,一晚上砸个几十万几百万的,几乎是他刚出道时的日常状态。

在《吐槽大会》上,天佑说,老有人说喊麦没文化,但喊麦主播有一点比其他明星强,那就是从来没假唱过,打了在场明星的脸。

金星在 2016 年的一期《金星秀》吐槽喊麦 " 没有技术含量 "、" 俗 " 等等,这番言论惹毛了天佑,随即天佑在直播上代表喊麦主播喊冤:" 我们是网络主播不假,我们低俗不假,但我们没坑谁,也没骗谁 ……"。

直播间里,天佑言语带粗,讽刺金星变性人的身份,称 " 你嘴毒,我嘴更毒。" 并宣告:" 咱俩要坐对面唠嗑,你还不一定唠得过我,你把你的剧本往后扔一扔 …… 如果有一天我天佑混出小小的名气,我会上你的《金星秀》,咱俩对口说一下 …… 我这一趟回来就算失败,也算是给老百姓争光啊。" MC 天佑和金星的隔屏撕逼成功引起网民关注。

下了直播,天佑立刻换了一副面孔,向金星服软了。只不过不知多少人会记得,刚刚在 YY 崭露头角时,天佑的签名是 " 你想让我低头?那除非你跪下。"

这给人的感觉是,他最终明白了一件事,在直播间逞能斗狠,能让他俘获底层的心。可娱乐圈不吃那一套,他就只得用微博上那套话语来表态。感激粉丝,不关心纷争,是他不常更新的微博刻意给人留下的直接印象,换句话说,在微博,你窥不到真实的天佑。

MC 被限 天佑们何去何从

名落不着。钱,天佑绝对赚到了。仅代言一项,天佑身上就背着一串庞大的数字,观致汽车的 2500 万天价代言足以令人惊叹。此外,在一份网传网红出场费明细表中,天佑以最高身价位列榜首。他的广告代言分为日、周、月代言,分别标价 20 万、120 万以及 300 万。这串数字表明天佑有足够闷声发大财的资本,就算挤不进去娱乐圈,摘不掉 " 俗 " 的标签,钱,还是有得赚。

只不过最近几天的公告,让这份钱途也蒙上了不确定的阴影。MC 们还能在平台上直播,但播起来的随意程度亦不比以前。没在主流社会待过几天的喊麦者们,太知道身处底层的滋味。好不容易有了今天的 " 地位 ",想必他们自己也会开启严格的 " 审查机制 "。假使如此,主流化了的天佑还是那个能满足非主流底层幻想的天佑吗?还能坐拥庞大的流量吗?

可以预见的是,像腾讯视频的《明日之子》、《吐槽大会》和浙江卫视这样的正经平台,天佑很难登上去了。大品牌的代言和商演,也基本黄了。不单是天佑一个人的钱途黄了,整个喊麦界的钱途也大受打击。想复制天佑成名经过的通道,渐渐被堵上了。借着几年来直播的野蛮生长,MC 们走红了一把,乃至赚得直逼明星。而这次以后,大概只能一直待在地下了。

面对纷争,天佑还说过这样的话:" 现在什么事都得让我表态,我是新闻发言人吗?好累啊,真的好累。我只想做回那个喊麦讲段子、调戏女主播的天佑,那个简简单单的 MC 天佑。"

" 喊麦之王 "、赵本山女儿球球绯闻男友、曾经的校门混混,还有一直被他加在名字前的 MC 前缀,都是天佑身上的标签。MC 毫无疑问是最重要的一个。

只是在 MC 这个标签被抹去之后,像天佑的这些喊麦主播将何去何从。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