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情况?玉林这个乡村竟“藏”着唐宋年间遗留下来的……
玉林新闻02-13

 

在兴业县卖酒镇党州村,有着这样的传说,在唐代永淳(公元 682 年)至宋代开宝七年(公元 974 年),党州是玉林北片的州府,下辖善劳、扶安、善文、宁仁、安仁、古符、福阳、怀义八县,同时,也有不少史料记载党州从唐代建立到宋代废止,历时 298 年。

近日,记者在党州村的老人们带领下,探访了有着种种传说的党州村,查看了该村几个据说是唐宋年间遗留下来的遗迹。

古城遗址 随手能挖出古瓦片

▲居民在城基随手挖出的古瓦片。

在党州村北面的山坡上,有一道几米宽约两米高的黄土路,路面泥土结实,长几百米,传说是党州城墙的城基。老人们随手在遗址边上一挖,就挖出了很多残破又坚硬的瓦片,说这就是当年城墙的瓦。在党州村流传的州府搬家故事称,城基两面原来都有城砖,在宋代初年搬迁州府时,官府命人把城砖和城内能搬得动的东西全部拆了,之后党州至玉林沿途各村的人,排成长龙,一人传一人,一手传一手,把城砖和其他物品搬到了玉林。老人们说,在城墙东部,还存留着一个城楼的基脚,大部分老城基因为村民建房,就剩下这一段了。上个世纪 50 年代,还有村民曾经在城基边挖出过城砖和元宝银、铜钱等,还在村附近的平头岭发现过古代冶炼军械的炉灶。

党州村内现在的地名,有 " 东安、南昌、西庆、北辰、太平 ",据说唐宋时便有,是当时城门的名字。卖酒初中退休老师、党州村村民莫学贵说,这些名字就像鬰林城里的东成、西就、南观、北辰一样,带有明显的城市气息,并非一般村里带着泥土气息的地名。据文献记载,党州古城西北至东南长 800 米,西南至东北长 600 米,呈 7 字形。

在城墙遗址边,有一个三层的塔,叫三塔,又称宝塔,是村民在 2008 年新建的。塔上镶嵌着一块石板,上面刻着 " 圣旨 " 二字。塔边一米处,残留着一个四方的残壁," 残壁原来是一个也是三层高的塔,是唐宋时期留下来的,上面有‘圣旨’石碑和修塔铭文,上个世纪 50 年代,塔上长出一棵树,把塔涨坍塌了,‘圣旨’石碑也摔成了两截,在修建新塔的时候,我们又把‘圣旨’石碑镶嵌到了新塔上,残壁就是旧塔原址。" 村里老人说。" 圣旨 " 颁布的是哪一位皇帝的旨意呢?村里没人能够说得出来。

古时旧名遗迹 保存至今不少

▲村民们在坍塌的旧塔前建了新塔。

在党州村老人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位于党州江边的一处悬崖上,这里杂草丛生,人迹罕至。悬崖上有着 36 级阶梯,虽然岁月久远,有的阶梯已经被风雨磨平,有的还很明显有着人工开凿的痕迹。村民们把这个地方叫做 " 三十六级石阶 ",相传是唐代设立党州后,州城四周都是崇山峻岭和原始森林,交通不便,为了和州府管辖的各县来往方便和保护在高架垌的官府粮仓,在此开辟了石阶。

党州古城遗址附近,有两个叫做寨岭和中岭的山,据说是旧时为保护地方安全驻兵所在地,一左一右保护着州城的安全。有兵就有马,中岭寨附近比较平坦的野地也成为当时养马的场所,附近的江叫做养马江。州城的官员和亲属,常到城东面的野地游玩和狩猎,人们则把这个地方叫做 " 东玩垌 "。随着州府的迁移,驻兵营寨的荒废,养马垌也被开垦成农田。千百年后,养马江和养马垌、东玩垌这些名字却保留至今。

在封建朝代的州府,一般都建设有城隍庙。党州也不例外。党州村现在的城隍庙,最早建于唐宋,位于一个叫城隍塘后面的地方,只有四十平方米,到了清代道光年间,乡民在一山坡上又建起了一座三进殿堂的城隍庙,1926 年时候,农会运动浪潮中城隍庙被拆除,拆下来的石墩等材料用来兴建尚义小学和保存至今的农会。现在党州村新建的城隍庙,也还保留这十几个当年的石墩。现在的党州村,各种明清民老建筑也随处能见。

党州城 史料只有零星的记载

▲宝塔上的 " 圣旨 " 石碑。

党州历史上作为州城存在和最后废除,史料上也有简单的记载,如《新唐书 - 地理志》载 " 党州本鬱林郡地,永淳元年,开古党垌置县八 ",清代乾隆版《鬱林州志》称 " 唐永淳元年开古党垌设置党州。" 清代光绪 20 年版《鬱林州志》记载 " 唐永淳元年开古党垌立党州,领善劳、抚安、善文、宁仁、安仁、古符、福阳、怀义八县 ……"" 宋开宝七年,并牢州之宕川、定川入南流县;又并党州之容山、抚康、善劳等入南流县,隶属鬱林州,而党、牢二州废。"1993 年版的《玉林市志》的大事记也有相同的简单记载。

为何唐朝要把党州作为玉林北片的州府所在?莫学贵等众多老人认为,唐朝武功鼎盛,南流江之北的玉林北部山区,纳入了唐朝的版图,但当时玉林北片土著(史书称土狼)时有反抗,为了围剿和安抚土著,就在党州这个交通要道设立了州府。到了宋朝初年,岭南局势稳定,在开宝七年撤销已经有 298 年的党州和各县,合并入南流县。于是,在党州村一直流传着排队搬州城的传说。

解放前曾任蒲塘中学国文教员、后任鬱林日报社长、1947 年出任鬱林县文献采编的陈衍英先生曾多次考察党州,写过《党州古城考》发表于 1947 年的《鬱林日报》,他认为党州古城,在唐宋之间,有着极盛一时的黄金时代,可惜史书上没有大书特书,致使这个古城的史迹被埋没,让后人对党州当时的人物、政治、军事、商业、文化无从了解,仅靠民间的一点一滴传述,不免有传奇荒唐的色彩。

玉林市博物馆副研究馆员于少波说,党州古城历史上的确存在,但遗留下来的史料零星不全,党州古城到底是一座什么样的古城,曾经发生过什么样的故事,这还有待专家们探索研究。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