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一老伯赶狗被咬 获赔 5000 元
上海法治报02-13

 

撞见他人饲养的犬只在自家汽车轮胎上撒尿,李老伯着急劝阻不想却反被咬伤因此感染。针对赔偿事宜,双方却始终协商不成,李老伯一气之下将狗主人告上法庭。近日,徐汇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法院认定狗主人应对李老伯所受损失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但对精神损害赔偿不予支持。

去年 7 月 15 日 10 时 08 分许,曹小姐牵着自己的两只小型爱犬途经徐汇区虹桥路,其间,其中一犬只在李老伯的汽车轮胎上小便。撞见此景的李老伯赶紧从房间内冲出来上前阻止,意外在此过程中被犬只咬伤。李老伯伤后到医院就诊,被诊断为犬咬伤并感染,医嘱禁高温作业。

李老伯称,自己原本从事的工作是车辆检验,因为工作的性质需要在高温下作业,此次被狗咬伤,需要打狂犬病疫苗,医生要求禁止高温作业,因此自己休假产生了误工损失,此后自己还被辞退。李老伯认为,曹小姐无证养犬,且对犬只看管不严,造成自己损失,且狂犬病毒潜伏期可达 20 余年,造成自己巨大的精神压力,起诉要求曹小姐赔偿相关损失。

庭审中,曹小姐辩称,事发时自己用犬绳牵着两只小型犬,李老伯冲过来和自己理论,自己的犬只并没咬到李老伯,另外,该伤口与自己饲养的犬只的牙齿形状也不符,故曹小姐不同意承担赔偿责任。曹小姐称,即使是自己的犬只伤害到了李老伯,也是由于李老伯快速从房间里冲出来,吓到了犬只,对此李老伯亦存在过错。

法院审理后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侵害他人身体的应承担赔偿责任。根据法律规定,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者减轻责任。

本案中,根据李老伯提供的证据,可以证明李老伯因与曹小姐理论其犬只在汽车轮胎上小便一事时,被曹小姐的犬只咬伤。曹小姐否认其犬只咬伤李老伯,但其主张并无合理依据,法院不予采信。曹小姐饲养的犬只造成李老伯人身损害,李老伯不存在过错,故曹小姐应当对李老伯所受损失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另外,考虑到李老伯伤情较轻,经济赔偿足以弥补损失,因此对于李老伯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法院不予支持。据此,法院酌定曹小姐赔偿李老伯医疗费、误工费等合计 5000 余元。(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