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被欠工程款数十万,病逝前仍未讨回救命钱
ZAKER潇湘02-13

 

弟弟陈运生已经离世几天了,陈国良还是未能给他讨回被欠的工程款,这成了他春节前最大的遗憾。

一年前,陈运生在湖南省第二工程有限公司长沙远大路某楼盘项目部完工,而项目部一直有数十万的工程款未付。一年时间里他多次讨要未果,两个月前他被查出肝癌,便委托弟弟替他讨回救命钱。

陈国良说,此后他自己多次找到项目相关负责人,但一直被以各种理由推诿,后承诺年前能够支付完成。2 月 5 日,陈运生在家中去世,而直到 2 月 13 日,他被欠的工程款仍未能讨回来。

弟弟被欠款 1 年多又罹患癌症,哥哥受托讨工程款遭推诿

早在 1 月 30 日,株洲市民陈国良就向潇湘晨报记者反映,其哥哥陈运生曾在湖南省第二工程有限公司长沙远大路某楼盘项目做土方工程,并于 2017 年 1 月完工,但一直未结清工程款。

根据陈运生和项目部签订的土方施工合同,付款方式为按照每月工作量付 60%,其余按工程完工一个月内结清。陈国良说,而实际上,根据结算,项目部总计应支付 1519102.04 元,累计已支付 1199102.04 元,剩余 32 万元待支付。

陈运生自去年 2 月起每月都会前往项目部讨要尾款,但都无果而终。施工过程中的挖机和工人都是请来的,自己一直没有拿到钱支付工钱,让陈运生压力很大。

直到 2017 年 12 月,陈运生突然发烧," 最开始以为是感冒了 ",但到医院检查后,医生告诉他,他已经是肝癌晚期。

此后,陈运生住院治疗,治疗费用也成了很大的负担,因无力再讨钱,他找来了哥哥陈国良。陈国良第一次看到,60 岁的陈运生在不停地抹眼泪。

在受到哥哥的委托之后,陈国良多次前往项目部,并告知陈运生的病情,终于要到了 5 万元的工程款,但 27 万的余款还是迟迟没有支付。

陈国良说,自己找到了该项目的项目经理郑书伟,其要他找项目现场负责人肖永林和杨先红,但后者又回复称自己做不了主。陈国良认为,自己是被项目部在 " 踢皮球 "。

原承诺年前结清,但至死未拿到工程款

1 月 30 日下午,记者在湘雅三医院见到了陈运生。病床上的陈运生身体蜡黄,双脚浮肿,说话都很吃力。

陈国良称,陈运生一月初便被紧急转移到湘雅三医院来,经过抢救,现在勉强靠药物维持,光治疗费用目前就已花费近 20 万。

陈国良说,在哥哥病危之后,他更加频繁地联系该项目部负责人,但对方多次不接电话,陈国良甚至找到了湖南省第二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永迪,但仍未拿回用于救命的工程款。

1 月 31 日,因病情加重,也无力支付医疗费用,陈运生的家人将陈运生送回了株洲攸县老家。潇湘晨报记者在当天也联系了李永迪,李永迪表示,此事可以联系项目经理和财务部,按照合同和协议执行。

该项目经理郑书伟则在短信回复中称 " 该支付的工程款公司绝不会拖欠 ",并表示并非在踢皮球,而是在完善结账手续。

但时间长达一年相关手续为何还未完善好?郑书伟表示具体情况要联系杨先红和肖永林。记者先后拨打了二者的电话,杨先红电话未能接通。

肖永林则表示,他们相当同情陈运生,所以之前拿出了 5 万元,但是现在整体没有完工,项目部和甲方(开发商)的决算还没有结清,所以没有办法给钱,但在过年前一定会给他结清。

2 月 5 日,陈国良给记者打来电话,陈运生被送回家后情况继续恶化,并于当日去世。陈国良说,临死之前,陈运生还嘱托,他本人还欠了挖机师傅的钱,一定要讨回工程款来还钱。

律师:承建方与开发商是否结算与包工头无关

2 月 13 日,离春节只有两天时间,陈国良又多次联系了项目负责人,但对方表示仍无法付款。家里来了一些讨债的,但陈国良也无力支付,这让他对哥哥充满了愧疚。

湖南省第二工程有限公司官网介绍,该公司成立于 1980 年,公司注册资金 1.2 亿元,产值过百亿元,拥有各类施工设备 500 多台,年施工能力 200 亿元。工商信息显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李永迪。

潇湘晨报记者再次联系了湖南省第二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永迪、项目经理郑书伟、现场负责人肖永林等人,但均未获得回复。

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刘明表示,包工头与承建方签订了劳动合同,合同中并未约定付款方式与开发商有关系,因此承建方与开发商是否结算与包工头并没有关系,因此湖南省第二工程有限公司项目部欠款行为已经违约,包工头可以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同时,包工头存在挂靠行为,被包工头叫来的劳动者可以向挂靠公司索要工资,如果没有挂靠,因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劳动者也可直接向承建方讨要被欠工资。

潇湘晨报记者 曹伟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