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大逃杀: 血案盖棺,隐患待除
冰川思享库02-14

 

“层层外包”和缺乏专业管理团队,迫使当地一些中小型远洋渔船不得不依靠古老而落后的“乡党”来构成渔船的不同层级,依靠陈旧野蛮的方式维系海外孤舟上的劳动纪律和秩序。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 陶短房

2018 年 2 月 8 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大半年前(2017 年 3 月 23 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刘贵夺、姜晓龙、刘成建、黄金波故意杀人、劫持船只 李承权故意杀人死刑复核刑事裁定书》(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可查看全文)。

这纸过时文书的公诸于世,让已渐尘封的、对被许多人称作“太平洋大逃杀”的“鲁荣渔 2682 ”号血案的惨痛记忆,再度变得清晰起来。

▲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刘贵夺等人的死刑复核刑事裁定书

失而复见“幽灵船” 船员纷纷成幽灵

“鲁荣渔 2682 ”号隶属于山东省荣成市鑫发水产公司,是一艘大洋鱿钓船,也是中国北方最大的国家中心级渔港 —— 荣成石岛渔港第一艘大洋鱿钓船。这艘渔船长不到 40 米,主机功率 330 千瓦,2010 年 5 月投入出海捕捞,同年 12 月 28 日,该船由船长李承权等 33 名船员操纵,从石岛港起锚,前往遥远的东南太平洋秘鲁、智利外海,从事艰苦的远洋鱿钓作业。

2011 年春节和“五一”,这艘远洋渔船上的全体船员使用号称“一寸光阴一寸金”的海事卫星电话向家人报了两次平安,此后便杳无音信。而对于渔船的上级管理部门 —— 鑫发公司而言,“鲁荣渔 2682 ”号则是在 2011 年 6 月 18 日失踪的:在此之前,船上通讯设备和公司及海事部门保持规定的定期联络,每艘远洋船只都有的定位系统正常。

而在这一天之后,“鲁荣渔 2682 ”号就变成了一条“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幽灵船,通讯中断、定位系统关闭,处于失踪状态。由于有多艘在同一海域作业的渔船报称在这天之后见到过该船,因此许多人相信它并未沉没,而由于洋面开阔,沿海国家海军强大,东南太平洋渔场历来都不是海盗活跃的海域。

▲从中国渔政船上拍摄到远处的“鲁荣渔 2682 ”号

约 20 多天后,“幽灵船”神奇地和北京地面卫星站短暂恢复联系,在询问下,“鲁荣渔 2682 ”号报告称,他们“处于夏威夷附近海域,正向国内返航”,但随即该船再成“幽灵”,信号消失在茫茫大洋中。

2011 年 7 月 25 日,正在朝鲜半岛东部海域作业的“鲁荣渔 1927 ”号向鑫发公司报告,称他们在附近海域发现了失踪已久的“鲁荣渔 2682 ”号,并称后者“机舱漏水、失去动力”,请求救援。“中国渔政 118 ”号随即出海救援,7 月 29 日与“鲁荣渔 2682 ”号汇合,并将这艘千疮百孔、出海半年多的远洋渔船拖带回港。8 月 12 日上午,两船回到久违的石岛港。

这一天的石岛港大雨滂沱,11 辆闪着警灯的警车静静等候在雨中,每一名刚踏上祖国土地的“鲁荣渔 2682 ”号船员都被立即戴上手铐,一人押上一辆警车带走。

出去 33 人,回来 11 人,三分之二的船员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难道船未成幽灵,这离奇消失的 22 名船员,反倒成了茫茫大洋上的幽灵么?

廿一世纪达曼戈惟海蛎子是无辜

19 世纪法国著名作家普罗斯佩 · 梅里美在其不朽名著《达曼戈》(Tamango,1829 年出版)中讲述了一个悲惨的故事:黑人奴隶掮客达曼戈在和白人贩奴者交易中自己也被绑架上贩奴船,贩奴船航行过程中达曼戈领导船上黑奴暴动,杀死全体白人后夺取船只,却因不谙航海、自相争夺生活资料而纷纷葬身大海,最后仅达曼戈一人幸免于难,飘上北美海岸。

与之相比,“鲁荣渔 2682 ”号上演了一出更血腥、更猥琐、更惨无人道的“ 21 世纪达曼戈”悲剧。

《达曼戈》中,黑奴在船上饱受白人船长、船员虐待,被迫哗变后杀死了全部白人,而“鲁荣渔 2862 ”号船上同样发生了哗变,导火索则是对工资、待遇、伙食、管理等的不满,和对长期劳累、辛苦、孤独远洋捕捞作业的反弹。但部分最初的“反抗者”却在航行过程中死于昔日同伴刀下,部分最初的“受害者”、“被迫害者”却同样在航行过程中沦为凶手。

《达曼戈》船被“反抗者”控制后虽发生多次火并,但冲突主要围绕着对食物、水的争抢,绝大多数“反抗者”是在饥渴交迫中被大自然夺去了生命,而“鲁荣渔 2682 ”号上变成“幽灵”的 22 人经法庭证实死亡 20 人、失踪 2 人,他们竟全部死于“同船人”之手,而船上幸存的 11 人无一例外参与了杀人,活着回到石岛港的“船员”,恐怕只有附着在船底的海蛎子是无辜的。

▲达曼戈

第一次杀戮发生在 2011 年 6 月 17 日 23 时许(即船只失联前不到一天)。当时船上船员刘贵夺、包德格吉日胡(简称包德)等 14 人因不满工资待遇和工作环境,经多次策划密谋,达成了“待渔船补给燃油后就劫持渔船返航回国”的攻守同盟。

17 日当天稍早,加油完成,当晚刘贵夺等 7 人持刀、绳闯入船长室,胁迫船长起锚回国,遭到船长李承权的顽固拒绝,随即他被铁棍等物击昏。闻讯赶来的船伙食长夏琦勇持刀赶来解救船长,结果在厮打中被参与劫持的姜晓龙、刘成建杀死,葬身鱼腹。

第二次杀戮发生在 7 月 20 日晚,在刘贵夺的指使下,原参与杀人者胁迫冯兴艳等未参与第一次杀人和劫船者“入伙”,采用残忍手段,相继杀害了被怀疑试图反抗劫船的轮机长温斗、二管轮温密兄弟,随后又仅因怀疑二副王永波和船员岳朋、刘刚、姜树涛经常扎堆聊天是“密谋有所不利”,将他们一一用刀砍死或逼迫跳海。

第三次杀戮发生在 7 月 21 日晨,陈国军、薄福军、吴国志三人被刘贵夺、包德等勒索后依次杀害。在第二次或第三次杀戮期间,船上唯一大学学历、虽事先知道密谋但始终坚持“不动手”的马玉超失踪。

7 月 24 日,刘贵夺和包德间发生火并,前者拉拢了此前一直被拘束、受控制的船长李承权等 3 人,由后者出手杀死了包德等 6 人。是为第四次杀戮。

▲被捕的刘贵夺

第五次杀戮发生在 7 月 25 日凌晨,因机舱漏水、内燃机失灵导致船上一时混乱,未参与劫船和历次杀戮、一直受到控制挟持的大副付义忠等 4 人趁机抢救生艇逃走,但因洋流关系,救生艇被打回“鲁荣渔 2682 ”号附近,昔日和付义忠过从甚密的船长李承权下令“往死里打”,船上 11 人遂用钓鱿鱼用的、重达 2 公斤的铁坠攻击救生艇,导致艇上 4 人中三人被迫跳海丧生,一人被捞上渔船后遭残忍杀害。在此期间始终未参加劫船和历次杀戮的大管轮王延龙失踪。

由于机舱进水、船只丧失动力,此后“鲁荣渔 2682 ”号被迫“回到人间”,然后便出现了前面提到的“雨中石岛港”一幕。而渔船在夏威夷近海的神秘“复活”,则是刘贵夺等闹出人命后不敢回国,胁迫被控制船员向国内亲属“要钱”,试图借此筹措偷渡日本款项的冒险举措,而大多数被胁迫勒索者不论就范与否,后来都遭到残杀。

“百年修得同船渡”,何至如此?

▲新京报 · 动新闻视频还原的“太平洋大逃杀案”

正邪每在一念间阻水为牢酿苦酒

山东是中国北方远洋渔业最发达、近年来发展最快的省份,2009 年共有 19 家远洋渔业公司,远洋渔船 175 艘,年产量 8.4 万吨,产值 8.5 亿元,其中绝大多数来自荣成。

而 2018 年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7 年荣成市共拥有农业部远洋渔业资质企业 19 家,占全省三分之二,共拥有专业渔船 317 艘,2017 年共外派各类远洋作业渔船 252 艘,作业区域遍及除北冰洋外的三大洋,全年共完成远洋渔业总产量 31.9 万吨,产值 39.8 亿元,和 2009 年时全省的同类数据相比,足可看出其惊人的增长。如今荣成远洋渔船规模、捕捞产量、收入名列全山东省县级市首位。

然而,如此庞大且持续高速增长的行业,却面临着渔业人口流失、“有船无人”的严峻局面:远洋渔业作业条件艰苦,生活单调枯燥,劳动强度大,收入却并不算特别高。

笔者曾在西非塞内加尔的达喀尔从事过渔具渔需业务,接触过不少来自“中水”的中国远洋渔船和船员。这些捕捞金枪鱼等高价值鱼类的“国字号”远洋渔船,多系团队作业,一般由多艘大吨位渔船、冷冻船、加工船和后勤船组成船队,且在渔场附近设有前方基地;骨干员工都是长期雇员,收入待遇高,工作稳定,生活保障和工作条件较好。

即便如此,他们也常常因为过长的出海时间(有时长达两年),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状态。曾有一名“中水”员工对我坦言,“回家如同回到地球,通话仿佛联络人间”。上世纪末,“中水”南方某分公司的西非远洋船队,出外勤时每人每年只有 12 分钟和家人通话时间,且只能“尽量保证”。

与之相比,地方企业的远洋渔船、尤其鱿钓船等中小型远洋渔船,往往采取单船出海、无依托作业,依靠渔场附近的“第三方”代理公司,提供各种后勤保障和上下游服务,“纸面收入”虽较“国字号”略高,但“层层转包”,基本收入无保障且不能及时兑现(许多采用一年一结或几结且系打入国内卡中),福利、劳保不健全,管理不规范,工作岗位不稳定,工作条件和环境更恶劣。

当地人、尤其文化高、有相关资质者都不愿意“上船”,迫使小小的荣成远洋渔业不得不依靠“层层外包”和外地(主要是内地)劳工,且许多劳工根本不具备相关工作资质,甚至不会水。这种最初由台湾远洋渔船引入的“模式”,在荣成如病毒般迅速繁衍传播。

“层层外包”和缺乏专业管理团队,迫使当地一些中小型远洋渔船不得不依靠古老而落后的“乡党”来构成渔船的不同层级,依靠陈旧野蛮的方式维系海外孤舟上的劳动纪律和秩序。

▲“鲁荣渔 2682 ”号事情发生经过

“鲁荣渔 2682 ”号即是如此:船长、大副、二副都是大连人且搭档多年,关系密切,他们通过乡党关系拉来 7 名大连籍船员,这些船员几乎都担任了渔船的各级管理(轮机长、二管轮温氏兄弟和第一个牺牲者夏琦勇是大连金州人,另有四名高级船员系二副王永波的亲戚)。

这些人都是多年“船把式”,文化水平不高但熟悉相关业务,他们因享受“特权”和手握管理权限,和低级船员间矛盾尖锐,但“没了他们船就开不动”。

其余船员则因来自不同中介公司而构成黑龙江(首犯刘贵夺和姜晓龙、刘成建等最早发难、最后幸存者都是黑龙江同乡)、内蒙古(最早的两个暴动组织者之一包德等 4 人是内蒙古人,还有 3 名来自靠近内蒙古的辽宁朝阳等地船员)两大帮派。耐人寻味的是,从船长到低级船员,船上鲜有山东本地人。

他们大多数没有船员证(船上 33 人只有 15 人有船员证,大多是“大连帮”),到作业海区后每天工作至少 18 个小时,且合同虽标明“保底年收入 45000 ”,实际上收入分“基本工资”和“提成”,如果达不到“指标”,低级船员每月保底工资只有 1000 元人民币,由于许多低级船员是初次出海的新手,技术不熟、经验欠佳,每天累死累活,月平均收入计算下来也只有 3000 元左右。

如前所述,出海半年,普通船员只有两次和家里短暂通话的机会,除此之外既无电话也无网络,33 个人分成待遇迥异、乡音各异的几个阶层、群体挤在空间有限的船上,娱乐手段有限、精神压力巨大,“大连帮”简单粗暴的管理方式,则让矛盾更加严重。

平心而论,这种“层层转包”和“乡党管理”的模式,在中国各类海外经营项目、企业中普遍存在,也因此酿成了不少悲剧。而在中小型“独行式”远洋渔船这一特殊环境里,“阻水为牢”让矛盾一旦激化,便难有转圜缓解的余地。

最初的暴动系“黑龙江帮”和“内蒙帮”这两个自觉受到不公正对待的“乡党”组织,被打伤和控制的船长、大副、二副都是“大连帮”,第一个被杀的伙食长也不例外(他是唯一出手救船长的船员,同样也是“乡党”的表现),得手后船长慑于“出了人命”不得不帮助设定了回国的航线和自动驾驶仪,但他和全体“大连帮”仍被“黑龙江帮”和“内蒙帮”严格控制。

第二、第三次杀戮的性质相似,都是“黑龙江帮”、“内蒙帮”这两个最初发难的“乡党”清洗“大连帮”,可视作暴动的延续。

▲船员在“鲁荣渔 2682 ”号上写的“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乱战”始于“黑龙江帮”和“内蒙帮”间的猜忌:“内蒙帮”的包德在刘贵夺改变最初“回国讨说法”计划(杀了第一个人后畏惧法律惩罚),转而企图偷渡日本后,担心“黑龙江帮”暗算自己,试图先下手为强。不料身为内蒙古人却因劳务公司等关系一直和“黑龙江帮”混的黄金波将消息出卖给刘贵夺,刘随即拉拢、胁迫原本是受害者的船长李承权,令李承权和另两名大连船员崔勇、段志芳成为同伙,并逼他们在杀死 6 名“内蒙帮”成员时出手“沾血”。3 人“入伙”的动机,一是保命,二是得知第二次杀戮受害者、二副王永波系包德所杀,而 3 人都是王的密友。

而第五次杀戮则是 3 名“沾血”大连人对 4 名“未沾血”大连人出于“保命兼破罐破摔”的疯狂肆虐,另两名此前“未沾血”的大连人则在 3 名“沾血”同乡的叵测胁迫下,参与了这最后一次行凶。

▲太平洋大逃杀亲历者口述:常梦见被追杀没想过能活下来

血案虽云已盖棺隐患依旧未根绝

2013 年 7 月 19 日,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鲁荣渔 2682 ”号血案作出一审判决,刘贵夺、姜晓龙、刘成建、黄金波、李承权 5 人被判处死刑,另 6 人分别判处死缓、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除刘成建外的 4 名被判死刑者提出上诉。

2015 年 1 月 21 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7 年 3 月 23 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了山东高院维持一审死刑判决的刑事裁定,至此,“鲁荣渔 2682 ”号血案 —— 或曰“太平洋大逃杀案”算是盖棺论定了。

但隐患并未根除:随着中国沿海渔业资源的枯竭,禁渔期制度的不断收紧,远洋渔业的比重越来越大,船多人少、层层转包、乡党管理、菜鸟上船,以及收入待遇问题、劳动强度问题、“与世隔绝”问题 …… 仍然不同程度存在,且远不止在渔船和远洋渔业领域。

在“鲁荣渔 2682 ”号血案发生后,山东省、荣成市有关方面曾多次总结教训,推出了诸如远洋渔船船员定期轮休、“特殊船员”随时送回国内,以及加强基层党建、改善船上生活环境和文娱条件等措施。这些措施当然会起到一些效果,但在劳动环境、管理模式、市场大势等因素制约下,效果也只能是有限的。

如前所述,“单船作业”和缺乏远洋前进基地,是地方远洋渔业、尤其中小型远洋渔船最危险的症结之一。今年 1 月 18 日荣成市海洋与渔业局公开的信息显示,迄今这个全国最大远洋渔港已有、在建的海外综合性远洋渔业基地仅有加纳、斐济、乌拉圭、印尼和斯里兰卡五处,“鲁荣渔 2682 ”号案发地、荣成石岛籍鱿钓船密集“扎堆”的南美洲东南太平洋外海,至今仍要依赖“第三方”代理公司。

2017 年 12 月 19 日中国农业部提出,至 2020 年,全国远洋渔船总数稳定在 3000 艘以内,远洋渔业企业数量在 2016 年基础上保持“零增长”,实现渔船专业化、标准化、现代化,培育一批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化远洋渔业企业。

或许,从根本上改变中国远洋渔业的结构和运营、管理模式,才是杜绝类似悲剧的根本办法。

(封面图片来源:微信公众号“ ONE 实验室”)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02-14
期待拍成电影…是一部很高的电影题材
彼得赫德王子
02-14
这是第一次在报道里看到相关的图片和视频,之前两次看到的报道都是纯文字,但是就是那些相关人员的口述和案情描述,足以让我看后后脊背发凉…那艘船,俨然一个人间地狱。。。
妖精吃俺老孙一棒
02-14
人性的黑暗森林案件,终于盖棺定论,那些冤死的人啊,愿天堂没有黑暗森林。
jiurou
02-14
期待有国外从影人员看到这篇报道,然后拍成电影了,千万不要经手国内,不然会像狼图腾一样变成那种风格
liuyxan
02-14
人性真的很黑暗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