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套房、存款百万,流感差点让他倾家荡产
九个头条02-14

 

1

北京一套房存款百万的中产

因一场感冒差点倾家荡产

------

一篇《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刷屏了。这篇日记体的文章,讲的是一个北京中产家庭因为一场流感几乎破产的经历。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位金融从业者,多年的打拼,在北京买了一套房,存款过百万,这样的身家,可以说至少碾压 80% 以上的中国家庭。

本来一家人就等着欢欢喜喜过个年,但这个时候,岳父流感住院,病情急转直下,一度送进了重症监护室。

年关难过,重镇监护室每天的费用少则八千,多则两万,这个家庭开始不断掏空财富来面对难关。

为了支付高昂的医疗费用,主人公开始 " 白天投资茅台,晚上杠杆炒币 ",但远水救不了近火,找过去欠钱的人想要回 10 万元,人家送两个字:" 没钱 "。

一家人坐在一起算账,把所有的理财产品、股票卖掉、再把岳父岳母的养老钱拿出来,顶多能支撑 40 天,正想着先把东北老家的房子卖了,医疗费用又急剧增加,动不动一天就 6、7 万,更烦心的是,有时候有钱,也买不到最好的药。

比如他曾经跑了好几家医院才买到 " 达菲 ",比如到处求人去买 A 型血,结果高价买了 2000CC 血送到重镇监护室,医生说这还不够两天用。

最终,岳父还是走了,因为一场流感。

而这场流感,也将这个中产家庭几乎处于破产的边缘。

中产焦虑,不是没理由的

这些年流行的 " 中产焦虑 ",不是没有理由的。

有人说,这就是作,你们衣食无忧,动不动还出国旅游,哪来什么焦虑啊?中国还有几千万绝对贫困人口,和他们比,你们还不知足吗?

那是因为危机没有到来,危机不是存在。

一场病消灭一个中产,一套房子毁掉年轻的人生,一个学位闹得精疲力尽 …… 他们要拼尽全力,才能够在大城市里过着平庸的生活。生活稍微对他们残忍一点,他们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这其中,医疗,是中国中产阶级以下所有群体,最担心的危机。我们这里不说医保制度、不说医疗改革这些敏感的问题,只说一个数据,大家就能有所体会。

2016 年,国际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Lance 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报告指出中国 2005 年至 2015 年,在这 10 年中,中国大学培养了 470 万名医学专业毕业生,而医生总数只增加了 75 万。也就是说,将近 400 万的医学生没有选择从事医生这个工作。

该研究还发现,农村地区医生缺口达到 50 万人。有数据表明,中国医务工作者在 2006 年是 670 万,2014 年是 1020 万。但执业医师仅 240 万人,执业助理医师 50 万人。其中还包括 14.5% 的传统中医人员。

这是《柳叶刀》的统计数据,不过我还听过一个数据,是卫计委统计的,说中国超过 5 亿人有家庭医生。

我想,他们说的,肯定不是同一个社会。

努力赚钱,锻炼身体,买点保险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逃避这些危机是没有用的,谁也不能保证,自己的一生,永远都一帆风顺。我们唯一能做的,是努力赚钱,锻炼身体。除此之外,购买保险也是必要的手段。不要有侥幸心理,多少都买点,不然真的是在 " 裸奔 " 了。

越来越多的人已经认识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保险之一,就叫做移民。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曾经采访了一位移民海外的上海人,他说:" 如果你想赚大钱,没错,你应该留在中国;如果你只想要幸福的生活,为什么不另寻一片天地呢?"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正变卖高价房产、套现股票,离开熙熙攘攘的人群。他们可能在别的地方不能获得更好的工作,但是能享有没有污染的空气和水源、更安稳的社会、更安全的食品、更高质量的子女教育。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