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长长的思念——摄影师邓勃十年春运路
新快报·ZAKER广州02-14

 

我的照片本来就是一种记录,一种时代现实的留影,我从不把它们佯装成艺术。

我用快门留住曾经的痕迹,我著书意在保存岁月。

我用相机为苦难的人生和命运撰写历史。

邓勃 · 十年春运 ( 2000-2010 )

思念无法走过

那么遥远的距离

只有回到家里

才能倾听到母亲的呼吸

为了听到母亲

轻声的呼唤

你能明白

我为什么回乡的表情

如此坚毅

我有这样一个盒子,每回打开它,那一个个的瞬间,让我不由潸然泪下。它装着我的 2000 年到 2010 年的春运。

苍老、美丽、悲伤、麻木、迷惘还有流血的面孔冲我而来。

当年,光线穿过光圈孔,触及胶片,在感光的那一刻,影像定了格。

翻开这一张张的图像,心头也跟着沉重起来,我翻卷的是一幕幕褪色的命运。车轮滚滚,云烟漫漫,留下了多少瞬间的辉煌和悠远的浩叹。

十年,人类历史不过只是一瞬间。

摄影为我们延伸出穿越时空的千里眼和透视物象的火眼金睛,历史行程的记录载体由文字书写发展到视觉再现,是一件伟大的事。

我始终认为,做为一个摄影人不能忘记自己要用相机去拍摄对公众、对国家有益的东西。这种潜意识下,我对准了回家过年的农民工。

春运年年都有,而车厢内的人,早已在沧桑变幻中模糊了容颜,飘渺如烟的岁月,也如同流水落花一般,再难复回 ……

照片所捕捉的瞬间,已一去不复返,再也无法重现。

摄影有种近乎忧郁、短暂却也永恒的特质,所以,摄影才会如此迷人。

这是一个影人所说。

我试图,或许也成功地捕捉了某个不断变化的世界一瞬,但我很少感到愉快。

出生于奧地利泽洛塔夫在纽约长大的著名摄影家维加(1899-1968)曾说:" 人群中充满着奇妙,一个摄影家只需等待那个令人屏息的时刻降临,把他所要获得的东西抓拍在胶片上 …… 而过了那一眨眼的功夫,那些东西就消逝了,再也无法唤回。"

诗人罗琴柯的一首诗:" 告诉我,坦白的说,应该为列宁留下什么:一座艺术的铜像,/ 油画像,/ 铜版画像,/ 水彩画像,/ 他的秘书的日记,/ 他的朋友的回忆 ……" 最后他说,最好的纪念碑就是:" 一叠他工作和休息时的照片。"

我不是摄影家,我是目击者。在人群中,我用最自然、最真实的方式看待拍摄对象,我不喜欢矫饰。

有人问我为什么一直苦苦坚持,也许是因为我的内心太柔软,看到别人求助的眼神会很痛苦,会感到折磨。要让自己的痛苦少一点,那么我就得行动,在职业范围内给他们一些帮助,换得内心的宁静和宽慰。

从职业层面讲,你就应该容易被那些事情打动。作为记者更需要有激情,如果你对所有的受难和痛苦都冷漠,你就不配当记者。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颜中辉 
02-14
相比以前 现在条件好太多了
大怪
02-15
1992亲身经历过,难忘春运一刻[流泪][呕吐][晕]
文吉Z
02-15
现在真是国富民强啊,改善太大了,没有经历过没法相信这一切的发生。
Como·Remi✘
02-15
那时候上火车跟赶着投胎一样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