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考古新发现!疑似“上城”古城墙遗址被发现!

 

3 月 10 上午,在河源老城区上城街道办 [ 教师进修学校门前 ] ,政府相关部门发现疑似古城墙遗址,目前市文博单位相关考古人员已进入现场开展相关工作。考古结果待官方发布为准。

图片来源:河源全搜索(新浪微博)

若该城墙确定为上城古城墙遗址,将是继去年末老城环城东路发现一段明代河源古城墙遗址之后的又一大发现,对今后研究河源古城的人文历史和建筑历史有着非常重要的考古科研价值。

发现疑似古城墙遗址位置

- 河源客家文化学院 -

/ 简要回顾「河源县城」的建置过程 /

秦灭掉六国后,赵佗出任第一任龙川县令,此时的河源是龙川的一部分。

南齐永明元年(483 年),至今有 1535 年、是广东较早建立的县。河源从龙川分出,成为一个独立的县。

河源自从设县以来,县城经历了多次破坏和重修,但无一例外地都是沿着桂山山脉走势、东江与新丰江而修筑的。

元朝末年,兵匪、土匪蜂拥四起,槎城在浩劫中多次遭到破坏,城墙被毁房屋被烧,九百多年的古城被破坏得体无完肤。

到了明朝洪武初年,槎城中郭和下郭沿东江筑城,周长 1400 多米,民众分别居住在两郭之中。

隆庆年间突发大水遭遇洪灾,槎城被冲毁。时任兵备副使的王化从、乡贤李学颜等人提议 " 仍然沿着桂山山脉主体来修复老城 ",历时二三十年修城工作终于完工。

新修的城周长有 2300 多米,城墙高约 5 米。然而新城刚刚修好又遇突发洪水,大水消退之后民众才迁居入住新城。

至此,槎城的双城格局初具雏形。在东边靠近东江、地势低处建成下城(又称作旧城),在西边地势较高处建成上城(也称为新城)。

清乾隆年间,知县陈张翼巡察两城,他一面感叹桂山巍峨雄壮、槎江相映交汇、梧桐郁郁葱葱、莺飞燕舞、山环水绕的美景,让他心中难以平静的却看着那弥漫出古韵悠长今被废弃的老城。况且上城的东门是朝内的,东来的灵气就从背后流走了,这于风水不合、于槎城不利。

思索良久,他召集乡绅商讨城门改建事宜。经过严密的计划,集合大家的智慧,立足于身后万代的荣昌,方案终于定了——改建上城东门的城楼、新建下城西门的城楼并将它修建成为独具特色的鼓楼,修建下城东门城楼,改名为正东门,将城门涂上颜色以吸收东面的灵气。

至此上城东门到下城鼓楼为东北走向,大约 80 多米。途经水光山色的鳄湖、历史悠久你的迎秀桥、弯弯曲曲的小虹桥、精巧修筑的桥梁堤岸,这样以上城为主体,以下城为门户,共同演绎出双城一气贯通、两城双轨并行的磅礴气势。

上城有东南西北四个城门,但是东南方向的城门按槎城的风水是不宜打开的,所以置身城门外看见这紧锁的深院尤为显得神秘不已。

城内从北往南是正街,正街右边是察院行台,左边挖有四口井;由县衙到东门的是东街,到西门的是西街,北门外化龙桥正街为观北街。县衙前街南门东侧是关帝庙,往北是游击署。

居城不忘筑城人。县邑中不少名人杰士,他们对槎城的发展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他们被河源人世代铭记着,明代李焘便是其中之一。

李焘(1544-1625 年),字若临,号斗野,河源人士。他四岁时就开始读古书,明朝隆庆二年(1568 年)考中进士,年仅 24 岁。曾任 " 福建泉州府推官、浙江金华府同知、南京兵部职方司员外郎、湖广衡州知府 " 等职。

[ 同治 ] 河源县志 双城一气图

据县志记载,周公开凿水渠护城,年久失修现在已经堰塞只剩城墙的墙基了。由于没有湖泊储蓄洪水,元末明初,槎城频遭水患。河水暴涨,房塌人亡,不计其数。为了解决这一问题,知县郑邦福、乡贤林国相与乡绅们商讨破土挖湖蓄水。在外做官的李焘闻讯也出谋划策,并利用职务之便将方案提请给当时的广东总督陈渠以获得凿湖的经费。在乡绅与民众的共同努力下、在政府的帮助下,鳄湖修凿成功。

鳄湖又称 " 制府湖 ",这正是为了纪念提供凿湖资金的广东制府(制府是明清两代对总督的尊称)陈蕖。鳄湖修成后,减少了城里的水患,如果遇到持久的大雨,江水泛滥暴涨,则湖水外泄江中;假如江水平缓,则江水入湖。这样一来洪水便不会危及民宅、城池了。

- 河源客家文化学院 -

若新发现的城墙为「上城」古城墙遗址,那么河源人对老城的记忆又多了一处珍贵的载体。

以河源现有遗存的遗址、古迹数量与质量作为基础,再加以保护修缮,城中可以修复如北直街、太平街等好几个街区,又以李屋、邝屋、丘屋等老建筑为文化点,加上原已经保护的龟峰塔等,已接近省级历史文化名城的条件了。

来源:河源客家文化学院

值班主任 刘远朋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相关标签

鼓楼 南京 新浪微博
评论